恶汉的懒婆娘+番外

【文案】

这是一只树懒和一头láng穿越后的爱情故事。

一个是吃饱睡睡饱吃的懒丫头,一个是高大腹黑的邻家坏哥哥。

懒丫头东躲西藏,坏哥哥磨牙霍霍:你是我的,哪都别想逃!

于是,懒丫头刚刚找到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

就被坏哥哥五花大绑,吃了个gāngān净净!

书名无能,其实这是篇甜宠文,男主色láng,女主蠢萌,⊙﹏⊙b汗

某男的爱情宣言:忠犬算什么,我给你当忠láng!

(每日更新jīng彩纯爱同人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25645.com/ 256文学。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正文】

☆、楔子 白láng与树懒

陈氏集团近期宣布将录制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特别动物节目,《狩猎游戏》,人为的将凶猛的野生动物迁徙至完全不同的环境中,从而为观众呈现该动物是如何适应新环境的,又是如何与陌生的猎物战斗的。

追踪拍摄的所有捕猎者全都来自各国国家动物园,陈氏集团承诺,节目完成后会将捕猎者完璧归赵。

距离《狩猎游戏》正式开播还有一周的时间,虽然陈氏集团已经做了全方面的准备,新上任的董事长却突然临时起意,决定举行试播仪式,而观众则是该集团的全部股东。

待所有人都落座之后,陈浩东看了看前面二十米长的高清显示屏,沉声道:“开始吧。”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亮如白昼的放映厅瞬间陷入了黑暗,而前面的显示屏则闪烁了一下,随着一段紧张扣人心弦的音乐,黑底的屏幕上一个接一个的跳出了几个笔锋锐利的大字,正是《狩猎游戏之白láng》。

“白láng又称北极láng,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犬科家族成员,也是灰láng的亚种,分布于欧亚大陆北部、加拿大北部和格陵兰北部。白láng具有很好的耐力……今日的狩猎游戏,就让我们期待白láng在热带雨林内的jīng彩表现吧!”

显示屏上,一辆军用卡车缓缓停在了南美洲的一处自然环境保护区电网之外,体型健壮的工作人员迅速抬下一个大型牢笼,牢笼里面正是一头长约两米的白láng。白láng双眼紧闭,应该是被打了麻醉药,它一身雪白的毛发在周围深色的碧绿当中异常耀眼突兀,镜头忽然一转,清晰地显示出白láng鼻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要知道,白láng平时可是生活在零下温度的北极区域,如今将它搬到四十摄氏度高温的热带雨林,可以预见它的第一道难关就是能否成功适应环境。

影片实际拍摄的时间是一天,而陈氏集团将剪辑最jīng彩的狩猎故事,合辑成只有一个半小时的影片。

随着镜头慢慢变换,白láng的一身白毛已经被它刻意弄得满身泥污,为了就是不轻易bào露身形。热带雨林是毒虫的天堂,白láng在吃了几次小亏后已经知道如何探路,甚至已经能够辨别出掩映在树皮上的毒蛙。可惜这些毒虫不能作为它的食物,从清晨到huáng昏,这只白láng只是在河流边饮水充饥而已。

转眼到了huáng昏时分,白láng终于发现了一只活物,可惜它倒挂在树上,似乎正在睡觉。白láng想了想,慢慢地潜伏在一片灌木丛当中。它现在体力快要达到极限了,需要趁此机会慢慢休息,一边耐心地等待猎物下地。

镜头缓缓上移,落到了白láng的猎物身上,却是一只闭着眼睛睡觉的猴子。

安静的等待中,解说员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种生物名为树懒,它虽然有脚却不能走路,靠得是前肢拖动身体前行,爬行速度比乌guī还慢。树懒生活在南美洲茂密的热带森林中,一生不见阳光,每周只有在排便的时候才下树,以树叶、嫩芽和果实为食,吃饱了就倒吊在树枝上睡懒觉,可以说是以树为家。”

“树懒是一种懒得出奇的哺rǔ动物,什么事都懒得做,甚至懒得去吃,懒得去玩耍,能耐饥一个月以上,非得活动不可时,动作也是懒洋洋的极其迟缓。就连被人追赶、捕捉时,也好像若无其事似的,慢吞吞地爬行。据观察,面临危险的时刻,树懒逃跑的速度还超不过零点二米每秒。”

“不知道这只白láng是运气好还是特别倒霉,竟然挑中了树懒。如果那只树懒很快就爬下来,凭它的速度,必然会沦为白láng的口中餐,可是若是它才刚刚吃饱睡着,怕是还要等一周才能下地吧……白láng能否如愿,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出于意料的,下面的董事们并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被树懒这种奇妙的动物勾起了好奇心。听说过聪慧、凶狠、神速、会发电等等类型的动物,却不曾知道还有如此懒惰的。

大约五分钟过后,屏幕上忽然传来解说员激动的声音:“动了动了!树懒睁开眼睛了,嗯,很好,它开始往下爬了,接下来,让我们期待白láng大展雄威吧。提醒一句,树懒的爪子可是非常锋利哦!”

果不其然,大屏幕上的树懒已经慢慢爬到了地面上,懒洋洋地环视一圈后,开始缓慢地朝东方爬去。

就在此时,白láng眼中凶光一闪,突然从灌木丛中扑了出来,势如疾电,眨眼间将树懒压在身下,láng嘴大张,正是对着树懒长长的脖子。

树懒愣了愣,随即猛地挥动超长的前肢,从两侧挥向白láng,白láng头一歪,躲过了要害,不过脖子依然被树懒的爪子狠狠地划了两道,落下一片黏在一起的毛发,鲜血更是流了出来。但是白láng也不是白白受伤的,两只qiáng健有力的前爪已经牢牢地按住了树懒,整个身子都扑在树懒身上,不管不顾地朝树懒的脖子咬去。

就在董事们暗暗期待白láng的尖牙插入树懒的脖子时,一动不动的树懒猛然抬起了头,脑袋狠狠地撞在了白láng肩上,恰好将脖子伸到了白láng口下,而当白láng毫不犹豫地咬下去的时候,树懒忽然挣脱出一条前肢来,锋利的爪子狠狠地朝白láng的脖子插了下去!

双方生死未明之际,屏幕忽然定格。

“观众们请放心,白láng已经被送往了救护中心,后证实只是轻伤,并无大碍。瞧,现在它已经再次生龙活虎了。”

镜头切换到了救护中心。

陈浩东死死盯着屏幕上的那只白láng,除了它的脖子上少了两撮毛外,与先前那只白láng几乎一模一样。然而他却知道,他父亲就是因为白láng意外死亡,觉得内疚才提出反对继续录制节目的,不想却被其他董事们联合起来赶下了台,如今又想偷龙转凤混过去。

哼,一周后,他将亲自揭穿这些利益熏心的董事们!

作者有话要说:两种动物只取性格,勿要深究哦~

☆、同年同月同日生

青山村,萧家。

屋内媳妇痛苦的呻-吟声连续不断地传出来,一声声地落在萧守望耳中,让他那颗坚qiáng沉稳的心不停地跟着起伏,就算是面对最危险的猎物,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媳妇啊媳妇,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

就在他快将鞋底磨破时,屋内终于传来张婆子兴奋的叫喊:“生啦生啦,是个大胖小子!”

他有儿子了!

萧守望再也忍耐不住,风似的冲了进去。

蓝氏虚弱地躺在炕上,她没有留意冲进来的相公,而是紧张不安地盯着张婆子手里的娃娃:“张婶,孩子怎么不哭啊?”

张婆子早就愣住了,一动不动地盯着紧紧咬住她手指的娃子,当然,小孩子连牙都没有,说是咬着,不如说是含着,可孩子口上的力气,还有都乱蹬的小腿,哪怕她接生几十年了,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啊!

“怎么回事?”听说孩子有问题,萧守望也顾不得关心媳妇,凑过来就要查看,待看清那边的情况,忍不住咧嘴乐了,眼睛盯着自家有些黑的儿子,口上安抚蓝氏:“没事,咱儿子估计是饿了!”

似是验证他的话,张婆子刚把手指抢出来,那娃娃就嗷嗷大哭起来,哭一声,顿一下,如此三番后,突地安静下来,肥滚滚的身子却扭来扭去。

“放心吧,这孩子没事,活蹦着呢,你先喂奶,我把……”

话没说完,大门口忽然有人大喊道:“张奶奶,我娘要生了,你快去看看吧!”

张婆子忙把怀里的娃娃jiāo给萧守望,对蓝氏道:“瞧瞧,你们姐俩感情好,连生孩子都要扎堆,哎呦,剪刀我放哪啦?”慌乱地转了一圈,总算把要用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急忙忙往外赶。

张婆子走后,夫妻俩面面相觑,蓝氏一边接过儿子,一边忍不住担心道:“嫂子没事吧?”

萧守望已经平静下来,弯腰把安静的儿子递给媳妇,声音沉稳:“放心吧,嫂子这是第三次生了,身边还有大哥照顾,一定没事的。”

蓝氏点点头,注意力很快就完全放在了怀里的儿子上,皱巴巴的小脸,微黑的细嫩肌肤,小鼻子一动一动的,就像是小狗,瞬间让她的心软成了水,温柔地喂起奶来。

萧守望默默看了一会儿,才把刚刚来不及收拾的污血倒了出去。

上一篇:娇宠小地主下一篇:我有药啊[系统]

笑佳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