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心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https://www.25645.com--- 256文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宠心

作者:流年忆月

文案

先帝驾崩,着皇太女即位。

奈何皇太女是个天生痴儿,还把传国玉玺“送”给了摄政王…

咦,那她自己呢,要不要一起打包送过去?

腹黑深情摄政王X呆萌纯真女帝

男主表面凶巴巴,但宠女主;女主虽痴傻,但不是小白

1V1,HE,温馨宠溺无nüè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宫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泠崖,李千落 ┃ 配角: ┃ 其它:

==================

☆、1|第一章驾崩

她父皇是突然驾崩的。

那天清晨,她在悦耳的鸟鸣声中换上了新制的宫裙。梅儿说明日便是她的及笄礼,得辞旧换新,试试新衣。

她不懂什么是及笄,只咯咯地发笑,换上了新衣,就把矜持当作旧衣丢了开去,推开拦住她的侍卫,闯入书房,指着衣上栩栩如生的花纹笑道:“父皇,新衣,好看。”

她看到父皇丢开了手中的láng毫,朗笑着向她伸来厚实的大掌,以为父皇会抚摸她的脑袋,谁知父皇却移开了手:“千落长大了,可不能乱摸脑袋了。”

她为此很不高兴,拉着父皇的手,气呼呼往自己脑袋按去:“父皇,摸脑袋。”非要父皇用她熟悉的方式表达爱意。

可惜父皇乐呵呵地负起了手,未能让她如愿。

而她对父皇最后的记忆,永远定格在这只厚实的大掌上。

那天傍晚,天空如被鲜血浸透,红透了整片皇宫,原本晴朗的天突然落下泪来,下起了淅沥小雨。

她迎着冰冷的雨,看着平日眼高于顶的于公公,折弯了腰,用很艰涩的声音告诉她,她父皇驾崩了,并留下了一纸遗诏,延续他如山的父爱:“朕之皇太女昭晚公主千落……著继朕登基,继皇帝位。”

只是一杯毒酒,就残忍地剥夺了一位父亲未尽的爱。

而伺候了父皇十数年的方公公,也用同样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掩盖所有真相。

从此以后,她父皇将成为史记的故事,而她将翻开新的篇章。

然而,她根本不懂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梅儿的妆都花了,整张脸像极了父皇送给她的那只花猫,就痴痴地笑了起来,还很好奇地问:“驾崩,是什么呀?”

驾崩……便是驾鹤仙去了。梅儿泣声告诉她。

啊……驾鹤仙去?是不是父皇驾着青龙,飞到高高的天上,成了仙人,长生不老,享清福去了?

眼见梅儿艰难地点头,她反而拊掌笑了,父皇登仙了,不会再累得睡不了觉,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呀。她只道这一声,便让梅儿泪如雨下,掩面低声痛哭:“痴儿,痴儿啊。”

她是天生痴儿,这是全宫中都知道的事实。

因此,她还未能穿上连夜赶制的龙袍,不服她的叛党就掀翻了皇宫的天。

她父皇下葬的当晚,刺目的闪电划破夜空,拉扯出一道道死亡的白线,瓢泼大雨与地上血液相融,浸透入森冷的石板。染血的刀剑、拼命的侍卫,横在地上的,竖着抵抗的,遍布在通往她寝殿的路上,用忠骨铺就了一条鲜血的路。

梅儿在动dàng四起的时候,就给她收拾好了包袱,忍着泪水,把她塞入了先皇为她修出的密道里,叮咛嘱咐:“圣上,快走,千万不要回头,也不要出声!只管往前跑,不要停!”

“可是……”她还懵懵懂懂不知发生什么事,只是感觉到不安,抓着梅儿的手紧紧地不肯放开。

“圣上快走!拿着这个,一路朝西方的北侯府去,将这个jiāo给北侯将军,向他求助!他亲子是您未婚夫婿,定会保护您的!”

冰冷的手心被qiáng塞入了一个温暖的信物,她还没来得及道别,就被梅儿推入了密道,踉跄爬起来时,只见梅儿被一把寒刀刺穿,倒在血泊中,用其瘦弱的身躯挡住密道口,筑成了最后一道安全防线。

喷墨般的鲜血溅红了眼。“呀!”她惊恐地尖叫,仿佛回到她偷溜出宫,意外在午门时见到斩首的那一刻——刽子手一刀子下去,哗,鲜血都溅到了三丈之外,刚才还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的人,顷刻就跟块木头一样,断了两截,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后来她知道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能让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块木头,被随意地斩成七截八段。

木头不会跑,还要被刀子割,可疼了,她不要变木头。她布满惊惧的瞳孔放大,偷偷捂住唇,出于本能地朝密道深处奔去。

找到北侯将军,就不会变成木头了。

她跑得腿都打起了抖,冲出密道,穿过树林,一根筋地往西北方跑,走错了不知多少路。幸好先皇保佑,她傻乎乎地东奔西闯,倒真闯出一条通往北侯将军府的光明之路,她拖着已经疼到麻木的双腿,挪到府门前,艰难地从满是血痕的手掌中,对守门人jiāo出那枚信物:“给,给北侯将军。”

北侯将军带着其亲子赶到,她认出了北侯将军的亲子,是在今年的赏花会上,吸引了她注意的英俊男子,北斯。没想到当时少女心思被她父皇看破,当场便给她许下了这门亲事。

“北斯,救梅儿,不、不要变木头。”她欣喜地扯着北斯的衣袖,期待的神色昭然显露。

可惜她痴儿一个,哪懂察言观色是什么道理,不见北斯眼底的厌烦,只听他说了一声“好”,就把他视为救命稻草,抓着不肯放了。

北斯及其父亲带兵走了,她独自一人留在他们府上,害怕地捂着双耳,隔绝刺耳的电闪雷鸣声,直到天际透染出一抹白光,她才在微现的朝阳中松开双手。

北斯带兵胜利归来,战马上的他英姿飒慡,浸透鲜血的长剑横在腰间,铁血男儿之气浩dàng勃发:“圣上,我们回宫。”

她面颊飞速蹿上一抹绯红,心神晃了几晃才定了神,极其艰难地在北斯的支撑下,爬上马背,刚坐得稳了,骏马就像狂喜过度的士兵,撒了欢地冲出去,一路风驰电掣闯入血海的皇宫。

大兴殿很快进入视线,但迎接她的并非万丈金光的大殿,而是乌压压的一排人群。

只见后宫的美人、未成年的皇子皇孙,曾经盛气凌人的、嚣张跋扈的,如今都卑躬屈膝地跪在大兴殿前,任一把架在他们脖上的刀定夺生死。在一众矮了身的人群里,唯有一人得意地挺直了腰板,踩在一位小皇子的背上,在其刺耳的哭声中,冷笑道:“千落,你可认得这些人?”

她认得,高站着掌握生杀予夺的,是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三皇叔齐王,而一地伏了腰的,都是她的亲人。

她的三皇叔抬手一扬,立时有人把剑搁在他脚下的小皇子脖上。

“李千落,jiāo出传国玉玺,不然……”伴随着三皇叔沉下的声音,小皇子脖上就破了一个血口子。

小皇子是她十分喜欢的十弟,圆滚滚的像极了一个球,以致她总喜欢戳着他会反弹的小肚皮,看看这球会不会泄了气。

但梅儿说过,传国玉玺是父皇的象征,jiāo出去就等同于把父皇给别人了。不行,不能jiāo出父皇。

于是她很坚定决然地回道:“不、不给。”只一声,她那可爱的皇弟就在一声惨叫中,滚下了台阶,漏了一地鲜红色的“气”。

看着小十弟胸膛的“漏气口”,她害怕地尖叫,小十弟要变成木头了,得快快救他。

她还不知是怎么回事,为何一向和蔼可亲的三皇叔一夜之间化身刽子手,为何一块没什么作用的传国玉玺成为杀戮的源头……她只想跳下马去把“摔倒”的小十弟扶起,但一把横在她脖上的剑,拦住了她的去路。

剑是普通的长剑,她刚刚见过,所以她十分熟悉,她转过头去,看着身后不带一丝情分的北斯,茫然地睁大了眼:“北斯?”剑好冰,脖子好冷啊。

流年忆月/烟迟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