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女+番外(230)

“你也不用自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从小都知道不是吗?”周怡月淡淡的笑了笑,继续道:“其实人都有定数,谁说活着就好,死了就不好?错过的就好,轻易得来的就不好呢?不过都是随缘罢了……”

……

晚上在凤仪宫用过了晚膳,顾明妧派人送周怡月出宫,神武门门口停留着接待的马车,顾明远穿着一身官袍,负手站在城门外。

周怡月上了马车,和奶娘一起照顾两个熟睡的孩子,她从马车帘栊的缝隙里瞧见骑马在侧的顾明远。还是那样熟悉的眉眼,男子衰老的速度似乎比女人要来的缓慢很多,周怡月觉得顾明远甚至还是七年前的模样。

一路上马车都走的很慢,过了金水河,走到朱雀大街,路上已经快到宵禁的时辰了,人烟稀少。

天上忽然飘起了雪花来。

顾明远抬起头看了看天色,视线不自觉的扫过走在前头的马车,隔着一道帘子,他还是没办法多看她一眼。

直到到了行宫门口,车子在才停了下来。使女上前扶着周怡月下车,他看见她怀里抱着熟睡的孩童,长长的睫毛微微闪烁,从头到尾没有看他一眼。

心中那一瞬间涌起的酸楚几乎就要冲出眼眶,但他仍旧保持着微笑,和鞑靼的使臣jiāo谈了几句。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周怡月已经进了前头的正厅。

外面是纷纷扬扬的大雪,顾明远站在雪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寒意。

他已经没有理由在这里多停留片刻了,顾明远想了想,同使臣告辞,他转身绕过影壁,听见背后有人喊他。

“顾大人,这是我们阏氏给你的,外面的雪太大了。”使女递了一把伞过来。

顾明远微微愣了愣,过了片刻才道:“替我谢谢你们阏氏。”

他和她之间的事情……其实很多年前,就已经结束了……

……

二月初的时候,周怡月就回了鞑靼。李昇也派了大魏的使者出使鞑靼,共修两国之好。

等到七八月份快要入秋的时候,顾明妧的肚子已经又大又圆了,她怀娇娇的时候担惊受怕,身子又弱,快生的时候也看不出多少肚子来,可这一次却不一样,圆滚滚的,她自己走起来都觉得有些吃力。

周氏和柳氏都进宫来陪产了,这一胎是男是女,实在至关重要,唯有李昇一个人却完全不方在心上。

离太医预计的生产日子越来越近了,顾明妧心里便有些压力。

李昇白日里忙完政事,晚上准时回凤仪宫陪她,看见她捧着个肚子在凤仪宫外的广场上散步。太医让她平日里多走动走动,生产的时候也能更顺利一些。

但李昇有时候心疼她劳累,见她这样折腾自己,就索性拦腰把她给抱回去。

“娘娘回去吧,今日已经绕着这宫墙走了十圈了。”虽然八月份天气已经不热了,但顾明妧有了身孕,走完这些路,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汗珠来。

顾明妧还想再走两圈,却听宫女道:“皇上回来了。”她闻言抬起头,果然看见李昇已经从抄手游廊上走了过来。

他已经换了寻常的袍子,想来今日不会再接见什么朝臣了。

“太医说适可而止,你走的太多了。”李昇不由分说把顾明妧抱了起来,她虽然怀着孩子,可这点分量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哎……”顾明妧惊了一跳,急忙楼主李昇的脖颈,她现在挺着一个大肚子,被他抱着就没有以前那样方便了:“皇上还是放妾身下来吧,妾身自己可以走……”她才在他身上扭了一下,感到肚皮一阵阵发紧,眉心顿时就皱了起来。

“啊……”顾明妧抬头看着李昇,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咬牙道:“皇上……我……我恐怕要生了……”

“啊?”李昇这一下子就急得差点乱了阵脚,只觉得怀中抱着的顾明妧变得有千金中,慌忙吩咐下去:“快……快去请太医……请稳婆……还有太后娘娘和两位岳母……”

顾明妧虽然不是第一次生产,可这次生产离上一回整整过去了六年,那种锥心蚀骨的疼痛她早就忘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又要受一遍苦,实在让她觉得难熬。

“妧妧,太医说胎位很正,喝了催产的汤药,很快就能生下来的,你不要怕啊……”周氏安慰着顾明妧,自己心里却急得不得了,太医说孩子有些大,皇后娘娘又生得瘦小,怕是要吃些苦头的。

顾明妧疼得咬牙切齿,额头上满是汗水,眉眼都是水汪汪的,看着明huáng色帐定,她觉得自己眼神都虚了,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她一定要为李昇生下这个孩子!

“啊……”又一波的阵痛袭来,顾明妧使出全身的力气,纤细的脖颈崩得笔直,手指将chuáng榻上的锦被都抓破了。

“孩子出来了!”稳婆一下子拔高了声调,顾明妧听见这一句,整个人都如释重负了一般。

“是个男孩!”稳婆的声音一下子更高了,紧接着便是一声洪亮的啼哭,回dàng在偌大的凤仪宫中。

“皇上,妧妧给你生了个儿子!”齐太后手里的佛珠都忘了拨了,听见里面的动静,一脸欣喜道。

李昇已经进了产房,看见稳婆正用gān净的帕子给孩子擦身体,他几步来到顾明妧的chuáng前,半跪下来,握住她的手道:“妧妧,辛苦你了。”

顾明妧含泪勾了勾唇瓣,有他的大掌和他的胸膛,她可以这样安然的倚靠一辈子。

苏芷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