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爱魔魅绅士》

楔子

今天,真是她有生以来,最倒楣的一天!

灰蒙蒙的天空飘着yīn郁的细雨,乔喜芝一个人湿淋淋地蹲在窄巷中,难过地将苍白脸蛋埋入自个儿膝头里。

有谁……有谁可以来带她走?

好想就这样消失算了!

乔喜芝在心中无声哭泣着,只想远离这令她心碎的一切。

jiāo往四年的学长另结新欢抛弃了她,还害她被实习公司的老板,赏了一盘炒鱿鱼,顿时失去赖以维生的打工工作,老天爷是看她不顺眼,所以存心恶整她吗?

在风雨飘摇中她孤独地承受悲伤,被雨打湿的及肩长发,贴在素净苍白的小脸上,任由雨水混着眼泪一起奔流。

「人生再惨也不过如此了吧?」捡起一旁的小树枝在地上画圈圈,她神情落寞地喃喃自语着,纤细的背影yīn沉沉得像一抹怨灵。

汪汪、汪!

正当她情绪陷入最低cháo时,身后蓦地传来一阵嚣张狗吠,吓得她手一颤扔下小树枝,霎时间把烦恼哀怨全都抛光光。

「喝!哪儿来的大狗?」

被张狂的犬吠给吓了一跳,乔喜芝才回头,就见一条全身沾满泥巴的huáng金猎犬昂着下巴,神情高傲地睨视着她,让她不禁下意识地挪动了下身子。

汪呜、汪汪汪!

那条嚣张的大狗睐了她一眼,像在赶人似地又吠了几声,然后才大摇大摆地从她让出的空间踏步而过,但在经过她身旁时,却很坏心地用力甩了甩身上的泥水。

「哇啊!你你你、你这条恶犬!」

被那只huáng金猎犬搞得一身泥泞láng狈不堪,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总算见识到人倒楣时不但喝凉水会塞牙缝,现在就连狗也来欺负她了。

「太过分了!」

这简直是狗眼看人低嘛!

瞪着撒泼完翘高了尾巴、头也不回缓步离去的嚣张恶犬,她瞠圆了美眸,气得张口结舌。

这还有天理吗?一个人就算再倒楣,也该有个限度吧?

还是老天爷当真看她不顺眼?

默默无语地抬头望向天空,老天爷当然不会回答她心底的疑问。只见yīn沉沉的天空,雨水不断坠落,偶尔夹杂着响雷闪雷,就像老天爷对她的取笑与示威,教她再次气红了俏脸。

「可恶,别欺人太甚!如果这真是祢的恶作剧,告诉祢,我是不会被这点小事打败,我是不会认输的!」忿忿地扬起拳头,伤痛到了极点反而激出她天生不服输的性子,一时也顾不得路人可能会把她当成jīng神病患,她半蹲在地仰着小脸对天喊道。

「那个……小姐,-不要紧吧?」

正当乔喜芝对天叫阵叫得正起劲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温朗好听的男中音。

仰起头,背着光的她微-起双眸,只看见一道高俊儒雅的男性身影站在自己身后。

「不好意思,刚才那条狗是我们店里养的,弄脏了-的衣服真是抱歉!」何澄南深邃迷离的眸光,自她混杂了雨水与泥巴的俏脸,缓缓移向她污渍斑斑的衣服,俊脸上满是歉意。

「呃,不、不要紧,我没事……」

望向那张斯文俊秀的脸,帅哥眉宇轻蹙,眸中关心之情,顿时让她心头小鹿乱撞,只能怔怔然地猛摇头,以证明自己安好无恙。

这时她才注意到,帅哥的手中撑着一把伞,彷佛为她遮去了外头的风风雨雨,也隔绝了那些恼人的纷扰,令她胸口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意。

「是吗,那就好!」听了她的话,他的唇畔这才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那笑像chūn花般灿烂、如流泉般轻抚过她受伤的心灵,这一刻,什么劈腿负心的前男友、什么丢饭碗或是被嚣张恶犬鄙视的事,全都不重要了!

「我想,如果不嫌弃的话,请-收下这个当成是歉礼,好吗?」何澄南好听的嗓音温柔说着,缓缓朝她递出一只巴掌大的手工缝制泰迪熊娃娃。

带着笑意的俊颜、微弯下身朝她探出大掌。这一刻,在乔喜芝的眼底,帅哥的身旁彷佛冒出了许多装饰用的玫瑰花,与如梦似幻的粉色氛围。

这男人活脱脱是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梦幻白马王子啊!

难道老天爷终于良心发现,决定给她一点慰劳与补偿,所以让王子自动送到她眼前吗?

「嗯,我愿意!」抚着失速疾跳的心口,忘了此刻自己一身泥水有多么láng狈,她的眼底冒着心型泡泡,一脸害羞地轻轻颔首。

「嗯?」被她奇怪的回答弄得摸不着头绪,不过他还是很镇定地维持着脸上的俊朗笑意,一如当初看见她全身泥泞仰天长啸的诡异画面。

「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它的!」

像是着了迷般,她满心欢喜地自男人手中接过袖珍泰迪熊,痴痴望着帅哥的俊颜,早把一切烦恼全部抛诸脑后。

这一刻,她彷佛听见自己卜通卜通狂跳的心,正在热情的宣告──噢,她再次坠入情网了!

第一章

她一定是爱上那位梦幻白马王子了!

优雅的姿态、俊逸的脸蛋、温柔的笑容、清朗的嗓音……

「噢,他真是太太太太太迷人了!」粉润唇瓣轻逸出一声赞叹。

带着一颗紧张又羞赧的少女心,乔喜芝拿着报纸遮遮掩掩地躲在巷口的电线杆后,眼巴巴地遥望着转角那间新开张的店铺。

她这样的举动,已经持续有一个星期之久。

自从在那个yīn郁的下雨天,遇上了梦幻白马王子之后,她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般,丝毫忍不住那心底的悸动,天天跑到巷口这根电线杆后偷窥……呃、不,是「守护」她的白马王子!

「就算只能默默地守在王子身后,望着他俊逸的背影我都甘愿。」捧着炽热发烫的双颊,她不禁感动地喟叹,觉得胸口好似有数十只粉蝶在轻轻飞舞。

「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生平第一次,她尝到了以往只在电视、小说中出现的心动感觉。

就连当年点头答应学长提出的jiāo往要求时,她都没有现在这种紧张兴奋的奇妙心情呢!

透过镂空雕花的大门,以及两旁放有展示商品的落地玻璃窗,她隐约可以捕捉到王子俊帅飘逸的身影在店铺内来回走动,他的举手投足牵动着她的心情。

「真是个镀金镶钻的梦幻级帅哥,对吧?」

说得好,这个形容词实在是太贴切了!

「瞧那一身温文儒雅的气质,简直就像从童话故事中走出的白马王子,让人想不多看几眼也难,是不是?」

对对对,真是一语道出她心中的渴望-!

「这么万中选一的梦幻白马王子,-也很想拥有吧?恨不得找个夜黑风高、四下无人的夜晚,把他qiáng行扑倒后,先○○然后再——……」

没错没错,她真的很想拥有……咦?

乔喜芝兴奋得点头如捣蒜般的脑袋,因妄想的内容愈趋诡异而蓦地僵住。

刚刚是谁在跟她说话?

什么qiáng行扑倒、先○○然后再——的,这种限制级的画面,才不是她这样清纯矜持的女生会想的好不好?

理智逐渐回笼,她有些心惊地转动纤细的颈子往身旁望去,却在对上一双凌厉炯亮的黑眸后当场愣住,一股凉意缓缓蔓延上她的背脊。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像只被蛇盯上的青蛙般动弹不得。

喀嚓、喀嚓!

一阵相机的快门声、伴随着刺眼的闪光亮起,让原本全身僵硬的她,再次恢复行动能力。

眨眨意外受到镁光灯荼毒的眼睛,她这才发现伫立在自己身旁的,是个身形高大的挺拔男人。

男人头上戴着一顶时下流行的帅气牛仔帽,宽大帽沿造成的yīn影遮住了他的脸庞,教她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瞪着对方刚冒出青髭的下颚。

「你、你做什么?」意识到方才的「幻想」全出自这陌生男人之口,乔喜芝又羞又恼地质问。

洛瑶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