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檐

作者:阿琐 阅读记录

《宫檐》

作者:阿琐

她许诺,要为深爱的男人,看一眼大清江山未来的模样。

==============

第001 玲珑如玉

二月的盛京,依旧笼罩在皑皑白雪中,晌午太阳化开的雪水,日落后,就会在屋檐下结成冰棱子。

入夜时分,唯恐坚硬的冰棱子坠落伤人,手脚利索的小太监便要爬上去折。

只见苏麻喇从后头疾步赶来,轻声道:“还不下来,小心摔了,吵着大汗歇觉。”

寝屋里,地龙烧得火热,长舒一口气后,皇太极将怀中人儿轻轻一啄,爱不释手道:“好玉儿。”

他翻过身,四仰八叉地躺下,温暖的热炕熨去身上每一寸疲惫,大玉儿起身用锦被裹身,取过一旁从明朝江南送来的丝帕。

皇太极被伺候得很舒服,轻声念:“玉儿的肌肤像脂玉一般。”

“大汗,早些睡吧,这些日子您累了。”

为丈夫盖上被子,见他阖目睡去,大玉儿才自行抱过几只靠枕叠在一起放在脚边,躺下后,将一双修长的腿搁在上头。

良久,皇太极眯了一个瞌睡,惬意地翻过身,却看见身边的人将双腿高高搁起。

他顿时清醒了几分:“你做什么?”

大玉儿尚未睡着,睁开眼,只见枕边人霍然起身,粗-bào地将自己的双腿从枕头上拽下,他剑眉深蹙,低沉地问:“想要孩子?”

大玉儿迅速爬起来,将身体蜷缩成一团。

“科尔沁就惦记着,让你给我生个儿子,而你只知听他们的,将我的话全当耳旁风。”皇太极冷笑,利落地下了炕头,大喝一声,“来人!”

屋外的人闻声纷纷进来,见大汗展开双臂站在炕前,赶紧麻利地为他穿戴,不消片刻,皇太极便拂袖而去。

大玉儿的贴身婢女苏麻喇,一直没敢上前,直等大汗走了才跑来,担心地问:“格格,大汗怎么不高兴了?”

大玉儿摇了摇头,慢吞吞地躺下,继续将双腿高高地搁在枕头上。

她对苏麻喇说:“你再给我拿几个枕头来,姑姑说,要垫高一些。”

苏麻喇跪在炕边,心疼不已:“格格,大汗不是对您说过,要您别……”

“苏麻喇,我累了。”

大玉儿合上双眼,不知是对苏麻喇说,还是对她自己说:“要听话。”

这一年,是后金天聪七年,亦是明朝崇祯六年。

大明逐渐走向衰败,政局紊乱,军队派系缠斗不休,处于弱势的明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为求自保纷纷归降大金。

皇太极善待一切归降的汉臣,亲自率诸贝勒出迎至浑河,孔有德与耿仲明不仅带了一万两千多jīng壮官兵,为表归降诚意,更送上明朝的红衣大pào。

因军务繁忙,皇太极常年在外奔波,这年chūn末离去后,再回盛京,已是隆冬十一月。

这一日,皇太极率诸大臣在郊外试放改良后的红衣大pào,地动山摇间,唯有新建的皇宫稳若泰山。

而此刻,早chūn受孕的大玉儿,正临盆分娩。

轰隆声中万物颤动,大福晋哲哲站在产房门外,见影壁墙后的索伦杆在空中摇晃,她暗暗握紧了指间的念珠,吩咐身旁宫女:“派几个人,好生扶着索伦杆。”

话音才落,又一声巨响传来,风làng卷起石粒子,打在脸上生生的疼,胆小的宫女们捂起耳朵蜷缩在墙角里。

哲哲看见了,责备道:“慌什么,是你家大汗在试红衣大pào,这是我大金的国威。”

当烟尘散去,大地平稳,有神鸦飞来停在索伦杆上,哲哲望见,不禁合十祝祷:“玉儿,这次你可一定要生下小阿哥。”

产房里,大玉儿正经历她的第三次分娩,接生婆说生到第三胎一定不会疼,可是为什么,每一次她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姑姑,姑姑……”

大玉儿痛苦地喊出声,腹下猛然一松,痛楚消散了。

婴儿的啼哭,从产房传来,大福晋的心都吊在了嗓子眼,有宫女急匆匆跑出来,哲哲焦急地问:“如何?”

可是看着宫女怯懦的神情,她心里就都明白了。

是日傍晚,待得皇太极带着满身硝烟回到宫中,哲哲早已等在清宁宫门前。

皇太极见到妻子,才想起出门时侧福晋正要生,他淡淡地问:“玉儿怎么样了?”

侧福晋大玉儿,是大福晋哲哲嫡亲的侄女,科尔沁博尔济吉特布和贝勒家的小格格,原名叫布木布泰。

然而当年初初到来的小姑娘,玲珑如玉尚未长大,“大玉儿”这个好似汉人一般的名字,就从皇太极和哲哲的口中传开。

此刻,只见哲哲愧疚地说:“玉儿生了小格格,虽然母女平安,终究没能为大汗添一位小阿哥。”

皇太极心中一笑,面上则淡淡道:“女儿怎么不好,将来与各部联姻,一样是大金的功臣。我这就去换了衣裳,随你去看看玉儿和孩子。“

哲哲见丈夫这般说,心中定了几分,忙道:“多谢大汗体谅,玉儿到底是辛苦了。”

皇太极挽过她的手往门里去,可身边的人才挪了几步,忽地身子发软往下坠,皇太极眼明手快将妻子抱住,关切地问:“哲哲,你怎么了?”

第002 大福晋有孕

哲哲只觉得胸口烦闷浑身无力,弱声道:“大汗,我头晕得厉害,透不过气。”

皇太极立刻命人去寻大夫,亲自将妻子抱入殿中,安置在南炕,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

这一边,产后睡得昏昏沉沉的大玉儿才刚醒转,奶娘抱来小格格给她看,虚弱的人伸手轻抚孩子的面颊。

奶娘告诉她:“侧福晋,小格格哭声嘹亮,可健康了。”

大玉儿温婉地一笑:“叫我抱抱。”

嫁来盛京时,她才十三岁,转眼过去八年,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炕头酣睡的阿图还不满两岁,四岁的雅图此刻不知在何处玩耍,大玉儿小心翼翼地从奶娘怀里接过孱弱的婴儿,只见门前帘子打起,苏麻喇搓着手匆匆跑进来。

她本该去为格格取药,却两手空空地归来,伏在炕边对大玉儿说:“格格,奴婢听说大福晋身子不适,就到清宁宫去看了一眼,还没进门就听见大汗的笑声,您猜怎么着?”

大玉儿立时担心:“姑姑怎么了?”

苏麻喇欢喜地笑道:“格格别担心,清宁宫的人说,大福晋是有身孕了,真是可喜可贺。”

大玉儿愕然:“姑姑……有身孕了?”

当年十三岁的姑娘,天真懵懂,被父兄送来盛京成为姑父的侧福晋,那时候皇太极还只是个贝勒,而大玉儿小小的,所谓的丈夫亦是姑父,也只把自己当个孩子看。

直到天聪二年,姑姑再次产下一位格格,含泪对她说:“玉儿,姑姑不中用,但你一定要为大汗、为科尔沁,生下儿子。”

那天夜里,她正式成为了姑父的女人。

偏偏,她和姑姑一样,只会生格格。

怀里的婴儿咿呀一声作势要哭,大玉儿立刻熟练地解开衣襟来喂奶,看着小娃娃吃得心满意足,她欣慰地说:“小乖乖,你才出生,就要做姐姐了。”

苏麻喇笑道:“格格,大福晋这回若是生下小阿哥,您就能……”

大玉儿伸出手指,抵住了苏麻喇的嘴,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恰好门外传来声音,是大福晋身边的阿黛。

苏麻喇将她引进门,阿黛放下一些东西,便和气地说:“侧福晋,您也知道了吧,大福晋有喜。大汗叮嘱福晋这些日子要静养,这会儿正和福晋说话,所以福晋不能来看您和小格格。福晋说了,请您安心调养身子,过几日她便来看您。”

大玉儿含笑:“替我恭喜姑姑,请姑姑好生保重,待我出了月子,便去伺候她。”

阿黛应下,叮嘱奶娘宫女们要尽心伺候侧福晋和小格格,便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上一篇:梦殇天下下一篇:魂中簪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