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妾掌家(卷一二三四)

作者:白糖罂 阅读记录

《娇妾掌家(卷一)》作者:白糖罂

内容简介:

她是被灾星附身了吧?从穿越前一路衰到穿越后,

别的穿越女都是吃香喝辣当小姐,随便一个点子就赚得盆满钵满,

她却成为一个被人转送的舞姬,原主结的仇还得由她买单,有够倒霉!

而收下她的骠骑将军也很奇怪,明明对谁都温和有礼,却只对她没好脸色,

还打发她去做杂役不让她跳舞,整个把从前世就爱舞成痴的她气坏,

可他又不时表露对她的关心,比她还清楚她这身子过敏的食物,

为了保护她不被别人上下其手,甚至当众在宴席上对贵客拔剑相向,

出征前还把自己的腰牌给了她,说有事能保她平安,要她等他回来记得还,

最后更为她销了贱籍,替她在外置办产业,由着她打拼自己的事业,

旁人都说将军对她这么好,定是对她有意思,只有她自己知道不可能──

若席临川真这么喜欢她,当初又怎么会朝她心口she了那致命的一箭……

第一章

秋风席卷宅院,回廊边的梧桐树上又有几许金huáng的小扇翩然飘落。鲜亮的色泽正得刺目,与朱红色的廊柱、院门jiāo映在一起,红的愈红、金的愈金。

放眼望去,阖府都是如此,一片浓墨重彩。其间更衬出山石泉水、亭台楼阁,动静jiāo叠着,气派与雅致兼备,触目惊心的辉煌。

“呀……”红衣一声轻叫,托在布下的手猛地一缩,赶紧抽出来看,实质上又冒了一颗血珠出来。

搁到唇边含着,口中漫开一股腥甜。旁边正拿着蜡在另一块料子上画着线的绿袖笑出了声来:“今儿个都第五回了,你也太心不在焉。”

红衣蹙蹙眉头,仍嘬着手指没有理会绿袖。

这哪里能怪她“心不在焉”。

这样的针线活,她在二十一世纪时实在是没有做过——偶尔衣服划个小口子缝上两针还好,做一件完整的水袖,那是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买布料、裁剪、缝合……这人力和车费加起来,够在网上买两件的了,自己缝的还不如批量机制的好看,谁会费这个工夫?

直到她来了大夏朝。

此事说来就是“一路不顺”——从穿越前不顺到穿越后。她一个名牌舞蹈学院汉唐舞系的毕业生,毕业之后白费周折,才可算在“不用被潜规则”的前提下得了个上台的机会。能不能进那梦寐以求的舞团,全看这一次。

她这自小对舞蹈爱得痴狂、拿舞当命看的人,自然是为此激动的。在台下时花了十倍的工夫去练,怎料……

那日北京雾霾又爆了表,在离剧院只隔了一条街的时候,她被没能看清jiāo通指示灯的司机撞得……

撞得连当时的情状都记不清了。只隐隐约约记得,最后一个画面是那颜色熟悉的huáng蓝相间的出租车猛停在自己面前,急刹时车轮与路面摩擦出的声音尖锐得刺耳。

再睁开眼时,她就成了红衣,大夏朝敏言长公主府的舞姬。

两个月后,又被长公主连同另外三个舞姬、四个歌姬一起转手赐给了夫家的外甥席临川。

这也无妨,到底还是“专业对口”,在谁府里跳舞都是一样,但谁知……

入府不到三天,管家说了句“府里用不着那么多舞姬”,居然就打发她去做杂役了。

这话听来有些奇怪——虽说府中确是原也有歌舞姬,但这回总共送来的四个舞姬里,唯她一人被点名不用。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理由,直接打发去洒扫庭院,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自此gān起了粗活。

奇怪归奇怪,依着目下的身份,管家这般安排了她便只能照办。其他无妨,苦点也不怕,只是这舞……

算得她毕生的追求,还是想接着练。

于是就有了这自己缝制水袖的一出。多亏同来的伙伴皆是土生土长的大夏朝姑娘,做点针线活不在话下。比照着她们的水袖打版、剪裁,最后落到她手里的,就只剩了“缝”这一步。

四五日下来,可算是快要完工了。

“听说今晚大将军要来府上。”绿袖噙着笑幽幽道,“也不知召不召歌舞。入府这么多天了,还没见过席公子的面呢……”

红衣对她这般的翘首期盼很是清楚,不止是绿袖,其他几人也都是这样盼着见到席临川。这让她一度觉得有些意外,她们眼中的那种神采……哪里婢子见新主,看上去倒更像是二十一世纪时粉丝见偶像时才有的光芒。

“谁知道这席公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小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红衣淡淡泊泊地打击着绿袖的积极性,一如身在现代时对追星不感兴趣一样,她对这位“偶像”也提不起什么劲来。

“文韬武略,英姿俊朗。”绿袖的笑容中饱含兴奋与倾慕,而后便对红衣这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生了不满,胳膊肘一顶她,埋怨道,“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民间多少女子……乃至世家贵女都仰慕席公子,他围猎归来,从策马入城门到回府不足一刻工夫,多少女子都涌到坊门口去一睹风采。偏你自己身在席府,还浑不在意的样子。”

红衣笑了一笑,重新拿起针线,接着缝那没缝完的水袖,一壁缝着一壁摇头道:“我在意能怎样?府里仆婢这么多,且轮不着我见他呢,在不在席府有什么区别?”

又不是在长江里磕个jī蛋,就等于全国人民都喝上蛋花汤了。

“没劲,没劲!”绿袖抱怨得字字铿锵,而后瞪一瞪她,又开始不甘心地循循善诱,“你就不想看看席公子拉弓控弦、箭无虚发?不想看看他长剑出鞘、光影飞闪?”

红衣禁不住地脑补了一下,又很快将这些脑补摒弃开来。有些事还是不想为好,毕竟,她现在的处境可不适合“想入非非”。

穿越女们有男主护着、男配哄着的剧情明摆着没发生在她身上,她这还没见着什么要紧人物就直接被打发去做杂役、断了前程的路线,怎么看都不会是主角路线,还是平心静气为好。

手上的针从朝上一面刺出,又向下刺入,红衣浅浅笑着,恰到好处地一语截断了绿袖的锲而不舍:“我现下又不是舞姬,一个做杂役的,上哪看他‘箭无虚发’去?”

华灯初上,偌大的宅院中一盏盏灯笼燃明了,有序的悬在廊下,暖huáng的灯光映在红黑的回廊中,庄重中透着温雅。

设宴的正厅中已起了乐,虽则主客都还未到,气氛已营造得很好。

离得并不算近的一方小院中,红衣也着了水袖——自不是要舞给宾客看的,只是这各样乐器齐备的“伴奏”难得一见,她当然要蹭上一蹭,搭着乐练一晚上舞可比自己哼着曲要得宜多了。

还得多亏古代没有那许多隔音材料,声音才得以传得这么远也还能听个大概。若搁在现代,宴会厅大门一关,厅里擂鼓震天厅外也听不到什么。

筝声琴声丝竹声,钟声鼓声琵琶声。和鸣得时而大气磅礴,时而又尽是小家碧玉般的柔和,倒真是适合宴饮时助兴。

红衣在小院中舞得畅快淋漓,承启转合间腰肢伸展、水袖起落,旋转间那一缕殷红飘动得绚烂。如霜的月色下,仿佛月宫中投了个灵动仙子下来,对一切无知无觉,只要舞尽天上地下的兴衰。

多半的舞曲她听过,偶有没听过的,就顺带着连即兴发挥的水准也挑战了。不知不觉中已沁出汗来,逐渐觉得气息不稳和疲惫,仍蕴着笑坚持完了这一支舞,待得音乐停了才歇下来,手背擦一把汗,自说自话地笑叹:“好累。”

推门回了房,点燃剩下半只红烛,到桌边一拎水壶发觉空了。方才体力消耗大又口渴得紧,只好拿着水壶出了门,到厨房找水去。

小路左转右转,耳边乐声时隐时现。红衣踩着鼓点,觉得心情前所未有地好起来,步子也愈加明快。

上一篇:顾先生追妻日常下一篇:总裁深度爱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