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王爷的弃妾

作者:胡狸 阅读记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悍将王爷的弃妾(潇湘VIP完结)

作者:胡狸

内容介绍:

【镜头一】十岁她第一次杀人,gān净利索,毫不留情。

一次任务她进入王府,成为暖chuáng、生孩子的工具。

【镜头二】她的头目这样问她。“你爱上了他!”

“杀手没有爱,我只是在做戏。”她如此镇定,不显端倪,沉着以对。

“既然如此,今夜,我要你杀了他最爱的人。”头目这是下了命令。

她心怔了一下。

头目森冷的问:“怎么,下不去手!”

她摇头,冷绝而无情的道:“我杀!”

【镜头三】他手握着她送与他的宝剑,直指她的咽喉,红着眼,嘶吼道:“你这个冷血的杀手,是你,是你害死了她,今天我要杀了你报仇。”

她伤心的摇头。“不,不是我,我没有!”

“事到如今你还狡辩。”他狂乱的怒吼,手中那把利剑也穿透了她的身体。

而此刻的她,身体中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

【镜头四】风中女子一身黑衣,手起剑落,斩下一个鲜活的头颅,眉头都不眨一下。

“梓涵……不要再杀人了,回头吧!”展云赶来已经晚矣,痛心的望着一身黑衣,冷血无情的女子,他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就是那个活泼开朗的梓涵,他伤她如此之深……。

梓涵双眼冷漠而空dòng,带着血花的脸冷血而无情,收起剑望着天边,森冷的道:“活着的人是桑子,我和你不熟,用不着你废话。”曾经她多么希望活着的是梓涵,让桑子这个身份永远埋藏在地上,可是一切都变了,梓涵心还是痛了一下,飞身离去。

“梓涵……。”展云悲痛莫名,心撕裂的痛,他的梓涵再也回不来了吗?

本书标签:杀手 新娘 背叛 凄美

内容介绍:

【镜头一】十岁她第一次杀人,gān净利索,毫不留情。

一次任务她进入王府,成为暖chuáng、生孩子的工具。

【镜头二】她的头目这样问她。“你爱上了他!”

“杀手没有爱,我只是在做戏。”她如此镇定,不显端倪,沉着以对。

“既然如此,今夜,我要你杀了他最爱的人。”头目这是下了命令。

她心怔了一下。

头目森冷的问:“怎么,下不去手!”

她摇头,冷绝而无情的道:“我杀!”

【镜头三】他手握着她送与他的宝剑,直指她的咽喉,红着眼,嘶吼道:“你这个冷血的杀手,是你,是你害死了她,今天我要杀了你报仇。”

她伤心的摇头。“不,不是我,我没有!”

“事到如今你还狡辩。”他狂乱的怒吼,手中那把利剑也穿透了她的身体。

而此刻的她,身体中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

【镜头四】风中女子一身黑衣,手起剑落,斩下一个鲜活的头颅,眉头都不眨一下。

“梓涵……不要再杀人了,回头吧!”展云赶来已经晚矣,痛心的望着一身黑衣,冷血无情的女子,他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就是那个活泼开朗的梓涵,他伤她如此之深……。

梓涵双眼冷漠而空dòng,带着血花的脸冷血而无情,收起剑望着天边,森冷的道:“活着的人是桑子,我和你不熟,用不着你废话。”曾经她多么希望活着的是梓涵,让桑子这个身份永远埋藏在地上,可是一切都变了,梓涵心还是痛了一下,飞身离去。

“梓涵……。”展云悲痛莫名,心撕裂的痛,他的梓涵再也回不来了吗?

本书标签:杀手 新娘 背叛 凄美

楔子 不能爱(必看)

人迹罕至的苍茫大地,一条小路上,正行驶着一辆奔跑的蓝顶马车。

马车的前面,和后面分别跟着两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壮实男人,各自佩戴着刀剑。

马车的车辕上,是一个身穿粗布衣的男子,虽然长相很不起眼,可是目光jīng锐,一看就是练家子的。

最令人注目的是,马车上还有那几个人身上都染上了斑斑血迹。

他们在逃,逃避那些鹰犬的追杀,好像已经摆脱了那些追杀的人。

天渐渐的暗了,夕阳残红,为苍茫的大地上,也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人说夕阳无限好,可是此刻给人的感觉是狰狞的,仿佛是鲜血染红了大地还有天际。

就在一行人急速奔走的时候,唯一的一条路中央,站立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孩子,看上去,也只有十岁左右。

残红的夕阳,仿佛要吞噬这苍茫大地上的几个人,在前方的两人,看到路中央那孩子的时候,心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那孩子的衣服,白的不染一尘,那么点大的孩子,却有一头齐腰的长发,墨黑如瀑,如锦缎一样,直直的垂着,却也挡住了那孩子的脸。

骏马和马车奔驰着,那孩子却没有让路的打算,再有几下,估计就会丧生在马蹄下。

“哪来的小孩儿,快让开!”前面一身穿黑衣满脸胡须的男人,大声吆喝起来。

可是那小孩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那乌黑的长发,随着轻风,慢慢摆动,却依旧看不清她的脸,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马,马车,在人为的牵制下,停下来,站在了那小孩的不远处,不管走的再急,也不能从这孩子身上碾过去,踏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马车内响起了一道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

“没事,只是一个孩子挡住了去路。”是的,只是一个孩子,而且是个小女孩,因为没有一个男孩会把头发留那么长。

她低着头,葱白的手指,开始玩弄着她调皮的长发,缠在手指上又松开,再缠住。

“哎,小孩儿,不想死的赶快让开,不要挡住咱们的去路。”那胡须大汉,不耐的怒喝了一声。而他身旁的另外一个身穿银灰色衣衫,面目白净的男人,手已经握住了剑柄,眼紧紧盯着那孩子,只要有什么不对,他便挥剑刺去。

“我迷路了!”那孩子依旧把玩着发丝,那声音,宛如huáng鹂,却也带着几分稚气。

“迷路?不管你是迷路还是露迷,给我让开。”所有人都察觉到不对劲,一个这么大点的孩子,怎么会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出现。

那孩子,抬起头,一双黑亮的眸子对上了那两个男人的脸。“不让!”小孩好像生气了。

“不要和一个小孩子斗气,张跃,让她上车,最起码把她送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再做打算。”车内那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行!”那穿银灰色衣衫的男人,面色冷硬,不同意车内的人说法,这孩子来历不明,只要有一点危害,也不能贸然大意。

“我去把她弄开!”看着那孩子僵持的站在那里,不肯起来,那大胡须男人下马,向那小孩子走去,此刻残阳已尽,天色暗黑。

那大汉刚骂骂咧咧的走了几步,高大的身体却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张大哥!”银灰色衣衫的男人,惊呼一声,拔出剑来,跃下了马。

而马车后的两名男子也察觉出不对劲,四下张望,禁戒的守着马车,看得出,他们多重视马车内的人。

银灰色衣衫的男人,急急来到张跃身边,一探张跃的鼻息,又痛又气,张跃死了。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是什么暗器。“该死的,我杀了你,一定是你这小鬼搞的鬼!”

灰色衣衫的男人握着手中的剑,向眼前那个最可疑的白影砍去。

他是这几个人中武功最好的,这一剑过去,对手必死无疑,何况是个孩子。

可是跃起的身影,突然飘过在地,剑也跌落在地上,发出了一撞击声。

“不好!”驾车的男人大喝一声,忙掉转车辕,想要逃离,却突然从马车上栽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哼,再无声息,马车竟然还未来得及,行驶出一步。

上一篇:暴虐将军妻下一篇:冷宫凰后

胡狸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