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留余白+番外

作者:漠兮 阅读记录

《夜留余白》作者:漠兮

文案:

黎夜光坚信世上无难事,只要手段狠,遇到余白后她才发现,追名逐利的快乐竟敌不过荒野深山里的一个吻。

好画需留白,人生应如是。

独立策展人VS壁画修复师,女主qiáng势、好胜、有心机,男主小、土、狗。

第一章 最qiáng黎组的危机

part1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chūn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就你整天爱bībī,没事管好你自己。

——《夜光夜话》

早chūn四月,天高云淡,风暖花开。

c市博物馆入口处的巨幅宣传板上,依次展示着今年即将举办的几大特展,距离开展时间最近的是名为“西北望”的古代壁画艺术展,听说除c博的藏品外,还向其他七家博物馆借调了五十五件从未向公众展出过的珍品。

开展时间是下个月十五日,策展人:黎夜光。

早上八点二十分,博物馆尚未开放,大门紧闭,五辆黑色加长护卫车停在院内。保卫科全员出动,黑制服的肌肉小哥齐刷刷站了两排,腰背挺直等待命令。陈展部壁画组的组员也一个不拉全站在门口翘首以待。

众所瞩目下,黎夜光一身剪裁利落的白色小西装夺目登场,八公分的高跟鞋也不妨碍她大步流星,齐肩的卷发扎成低马尾,五官明艳,淡妆相宜,将年轻与稚嫩遮掩得分毫不剩。

她扬起手中的入库条,帅气地向院内所有人下达命令:“开始搬运。”

话音一落,五辆文物运输车齐刷刷打开,围观的壁画组全员欢呼!

黎组威武!c博制霸!

高茜捂着耳朵走到黎夜光身边,“也亏得是你厉害,才能借到这么多宝贝。”壁画组从半年前就开始筹备特展,今天最后一批借调的文物也已抵达,等到展厅装饰完毕,就可以开始布展了。

借调珍宝并非易事,除了需要巨额财力还得用人脉和人情jiāo换。当初黎夜光提jiāo展览申请时,馆长和项目经理都担心预算太高,但她硬是拉来了赞助,还成功“刷脸”达成了借调。

“那是当然。”黎夜光骄傲地挑了挑眉,一边指挥搬运一边和高茜说,“对了,忘了告诉你,赞助是我拉的,但刷的是你哥的人情……哎!慢点,小心……”

“我哥?”高茜一脸茫然。

“是啊,我说今后高队长有什么发现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黎夜光翻手对高茜做了个花式比心,“记得告诉你哥哟!”

高茜的哥哥是商周遗址考古队的队长,黎夜光策展竟然刷她哥的人情借调文物!高茜的bào脾气就像瓦斯遇到明火一样反应迅速,“黎、夜、光!你……”

黎夜光趁她没炸之前飞快地说了一句,“等我做了独立策展人,你就是公司的ceo。”

一招见血。

高茜深吸一口气,尽管内心翻涌着一万句问候黎夜光的话,但还是硬生生将汹涌的波涛压成一个静默的微笑。

成年人的世界里,静默的微笑就等于操你大爷。

黎夜光,算你狠,我操你大爷。

高茜觉得自己赢了。

最后一件壁画下车后,黎夜光和高茜亲自护送文物往库房走。高茜掰着手指美滋滋地算日子,悄咪咪地和黎夜光耳语:“下个月开展,两月后闭展,你是不是八月就要走了?那我的ceo工资是从八月算起,还是九月?”

高茜正碎碎念的时候,一个藏品管理员慌慌张张从库房跑出来,差点把高茜给撞翻,直冲到黎夜光面前。

“黎组,出事了!有三块壁画霉变了!”

高茜在馆长办公室门口来来回回踱了三圈,门内的争执声越来越大,主要是项目经理何滟的声音。

半年前,负责预算的何滟就不满黎夜光如此耗费财力策划特展,但碍于黎夜光自筹了经费,她当时反对未果。

“馆长,我建议取消这次展览。”何滟气得面色通红,声音都带着嘶哑,“还没开展就已经霉变了三块,再等两个月,咱们博物馆都要赔得倾家dàng产!”

“馆长,霉变原因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是运输队途经江西时遇到bào雨,空气湿度过大导致的。”黎夜光不急不慢地说道,虽然声音不高,但有理有据。“展厅内的恒温恒湿装备都已经安装完毕,展览的过程中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呵呵……”何滟不客气地冷笑起来,“就算展览不会再出问题,那眼下的问题呢?霉变的三块壁画都是唐代的,你赔得起吗?”

黎夜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何滟一眼,作为陈展部的策展组长,她只需要向馆长汇报工作,没有与何滟撕扯的义务。“所有借调的展品都购买过高额保险,按照协议,我们只要完成修复,赔款会由保险公司负责。”

张馆长从c博建馆时就在这里工作了,如今年近七十,头发花白。这两年博物馆的大小事务都jiāo由三个副馆长负责,但这次特展是他亲笔签字批准的,所以何滟才会扯着黎夜光来找老馆长理论。

听她们争执了半小时,一把年纪的张馆长早已云山雾里,好像她有理,好像她也有理,做判断好难啊,还是和稀泥吧……

“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先修复壁画,架随时可以吵,但文物等不了。”

“霉变的壁画已经送去修复中心了。”黎夜光恭敬地回答馆长,“而且,我也不想吵架。”她说着终于给了何滟一个正眼,“我是策展人,展览的一切都由我负责,何经理还是在开展后和财务一起核算收益吧。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最后八个字,黎夜光说得很慢,一字一顿,字字诛心。

恼羞成怒的何滟抬手将一份文件朝黎夜光脸上砸去,她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气,文件狠抽上黎夜光的脸颊,“啪”的一声,留下一片绯红的印记。

张馆长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目瞪口呆。

他今年就要七十了啊,退休前大家就不能不这么刺激???

黎夜光踉跄了一步,何滟宣告胜利般地昂起下巴,论资排辈,黎夜光才来c博两年,就算她坐上策展组长,她有团队吗?有心腹吗?

“哐——”

办公室的门被猛然撞开,乌压压的几十号馆员瞬间涌进来,就连保卫科都来了十几个壮汉,随便一个都能把何滟撕了。

“谁敢动黎组!”

气壮山河的呼声,差点没把何滟震翻。

为首的高茜一把薅住何滟,她个头高力气也大,拧住何滟的胳膊反手一扭,直接把何滟按到办公桌上,顺手抡起桌上一尊水晶奖杯抵住何滟的脑袋怒吼:“何滟,你敢打人!信不信我弄死你!”

全部动作一气呵成,不到三秒。

张馆长猝不及防,撑着一把老骨头猛然起身。

现在究竟是谁有理?

是她?是她?还是她?

算了,这不重要了……

右脸颊火烧一般的疼,黎夜光估计脸是要肿了,所谓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何滟这是给脸不要脸啊!不但坏,而且蠢。

她黎夜光只有十岁以前才吃素,十岁以后,她吃肉都不吐骨头!

“我说了,每个人管好自己,如果管不好,那我就替你管。”黎夜光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勾起嘴角淡笑了一下,“何经理,去年一月书画组办的南宋画院特展,布展装修你吃了五万回扣吧,五月的官窑展……”

何滟自以为没人知道的脏事被黎夜光当众一件件抖出来,脸色瞬间大变,但被高茜按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黎夜光步步bī近,最可怕的是,她每走一步,还有一群迷妹迷弟给她叫好。

黎组真帅!黎组怼她!

黎夜光把文件卷成筒状两手轮流试力道,右手顺一些,但力气不够大,左手反抽可能效果更好……要不来个720花式连抽?

正扬手的瞬间,她目光一瞥,看出这是和上博签署的借调协议,翻开的一页恰恰是赔偿条款,视线骤然定住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