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

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水姓莲花

正文

第一章 水苑宫Ⅰ

“莲儿,不要回头,快带你弟弟一起走……”

“莲儿,保护好弟弟,你们姐弟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耳边回响着母亲声嘶力竭的呐喊,眼前那片火光染红了天际,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数丈高的水苑宫瞬间化为废墟,将水氏一族永久埋葬。

漫天血雨凄绝哀鸣,如同一场梦魇,彻底颠覆了水莲的世界。

数个时辰之前,水苑宫还是那幅气派景象,水苑王也还是天界地位最高的君者,水家世代为六净天王效忠,为平定边界战乱立下汗马功劳,水氏一族声势高涨,如今又与天王结亲,真可谓是尽享尊荣。

“大哥,水莲再过几天就要嫁给天音君了,这种天大的喜事一定要好好庆祝。”刚从边界赶回来的水将军风尘仆仆,眉眼之间却满是喜气,“等天音君继天王位,水莲就是王妃,天界最尊贵的女人,咱们水家也就成为真正的王族了。”

“二哥,你以为大哥准许水莲嫁人,他是冲着未来女婿王族的身份?”天宫总管水统领瞥了眼水将军,举杯敬水苑王,“大哥看他们自幼青梅竹马感情甚笃,才点头答应这门亲事,要知道大哥最心疼水莲,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儿委屈的。”

“那是当然,最重要侄女儿高兴。”水将军哈哈大笑起来,抓起酒壶面向水苑王妃和水莲,“大嫂,水莲,二叔太开心了,话不多说,先gān为敬。”

水苑王妃放下酒杯,唇边洋溢着幸福甜蜜,看向身边满面通红的水莲,记得水将军刚去边界那会儿,她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没想到一转眼的工夫,就快要嫁人了。

“莲儿,成了亲就是大人了,要跟天音君好好相处,不要耍小孩子脾气,记住了么?”王妃看着清丽秀美的女儿,不由想起自己出嫁前的情景,当时她对水苑王知之甚少,成亲后倒也过得很幸福,夫君英明神勇,一双儿女乖巧懂事,她实在别无所求。

“女儿谨记母亲教诲。”水莲羞赧地低下头,两抹红云飞上脸颊,说不出的娇俏动人。

水莲也会像她这么幸福,水苑王妃心中笃定。

水苑王举杯一饮而尽,俊逸的面容温和从容:“二弟驻守边界,三弟久居天宫,若不是莲儿成亲,恐怕咱们兄弟几个也难相聚,来,本王再敬你们一杯,今晚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水将军和水统领欣然应声,兄弟三人开怀畅饮。

酒至半酣,忽闻侍卫来报,十大尊者率领数万天兵,将水苑宫重重包围。

水苑王剑眉一挑,心底隐约有不祥的预感,唯恐王妃担心,微笑道:“天音君抱病在身未能出席水氏家宴,想必是天王陛下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来看一看,你也知道,天王陛下一向重视咱们水家。”

“不过,怎么连十大天君都来了呢?”水苑王妃不安地握住他的手,微微蹙眉,“还有数万天兵,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没什么的,爱妃!”水苑王的笑容略显僵硬,语气仍是温柔至极,“你和莲儿去把茗儿带过来,二叔和三叔都想见他。”

水苑王妃明白他想支开她们,犹豫地点头:“好,我带茗儿过来。”

眼看水苑王妃带走了水莲,水将军再也按耐不住了:“大哥,难道传言都是真的?六净天王嫉妒你的才能,所以想要灭了水家……”

“二哥,你怎能听信传言?”水统领不悦地打断他的话,“天王陛下要是嫉恨水家,又怎会向水家求亲!就像大哥说的那样,应该是陛下亲临,尊者和天兵自然要追随的。”

水将军低头不语,他接到水苑王的家书连夜赶来,随身前来的天兵不过数百,万一传言是真的,他们水家就要大祸临头了。

十大天君陆续现身,唯独不见六净天王踪影,水苑王心里的寒意蔓延开来。水苑宫为天界效力多年,他对六净天王忠心不二,从没想过要取而代之,但不管他如何退让,最终还是难逃厄运。

“水苑王接旨!”为首的天君冷眼睨向水苑王,待水家众人接连下跪,宣读道,“水苑王结党营私谋反作乱,意图危害天界安宁祸害百姓,其罪当诛!念其尚有苦劳,特赐自缢保其全尸!如若抗旨不尊,罪加一等诛杀全族!”

众人哗然,目不转睛地看向水苑王,谁都不敢相信他有谋反之意,更无法想象六净天王狠绝至此。

水苑王紧紧握住双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早就察觉六净天王对他有所忌惮,却没想到当真这般无情。qiáng加给他谋反的罪名,他要是认了,岂不是忠孝一生却留千古骂名。

可是,如果他不认罪,那就是罪加一等诛杀全族,他死不要紧,却不能连累了二弟和三弟,更不能让水氏全族陪葬。十大天君和数万天兵已将水苑宫包围,他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

沉默许久,水苑王放开了双拳,痛声道:“罪臣接旨!”

“大哥,你不能认罪!”水将军一挥衣袖,天君手里的圣旨随即化为粉末,飞身上前拉起水苑王,“大哥,我不信你有罪,你为什么要认?”

“二弟!”水苑王眼眶泛红,一把拦住水将军,“天王陛下容不下我,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如果我死,可以保住水家,那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我就知道天王老儿故意诬陷咱们水家!”水将军咬紧牙关,双目赤红,“好,这都是他bī的,那就怪不得咱们了。大哥,咱不认罪,不管是生是死,咱们都追随你。”

“你们,你们这是存心要反了……”宣读圣旨的天君气得浑身发抖,高高扬起右手指向夜空,“天王陛下明鉴,逆贼不思悔改全族当诛,本君呼唤灵骸铲除水氏!”

空中雷声大作,一道银色闪电狰狞地撕裂夜幕,天君的灵力幻化成lángshòu灵骸从天而落,径直奔向水苑宫。宫外的天兵天将眼看灵骸出动,纷纷用灵盾保护自己,即使他们久经战场,也不敢轻视十大天君的灵气,尤其是水苑王三兄弟,双方要是使出全力较量起来,只怕整个天界都要受到波及。

qiáng大的灵力倾袭而来,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令人无处可逃。水苑宫的家眷侍从纷纷吓傻了眼,耳膜震得嗡嗡直响,怔在原地动弹不得,他们只会端茶送水服侍主子,何时见过这种场面,根本没有能力抵抗如此霸道的杀气。

“咔嚓”“咔嚓”崩裂之声此起彼伏,毫无招架之力的侍从接连被震飞出去,眨眼之间残骸遍地血浆横流。

lángshòu灵骸要吞噬水苑王,谁知牵连到无辜的家眷,见此惨状,水将军忍无可忍,用力挣脱水苑王,拔剑指向万里长空,炽热耀眼的灵气直冲上天,高大威猛的熊shòu灵骸咆哮着奔向lángshòu。同样是银色灵骸,熊shòu的体积比lángshòu大出两三倍,脑袋像是一座山峰,被撞一下也得伤筋动骨。

单看体型,熊shòu远比lángshòu大出许多,但论速度,却是明显落了下风。熊shòu仗着满身蛮力横扫过去,lángshòu弓起身子纵身一跃,灵巧地躲了开来,趁着熊shòu还没来得及再次发作,居然从身后狠狠咬住它的脖颈。

熊shòu哀嚎一声,发疯似的猛烈甩头,lángshòu的利齿早已深入筋骨,挣扎得越厉害,它就咬得越深。这时,其余几位天君也释放出灵骸,将熊shòu团团包围,招招致命狠绝毒辣,不留一丝喘息的余地。

水将军驰骋沙场多年,他的灵力自然不输于任何一位天君,但彼此实力相当,再qiáng大的灵骸也不可能以一敌十。

“二弟,住手,你快住手,这样下去,灵力会耗尽的……”水苑王想要阻止水将军以死相拼,但仍是迟了一步,十大天君的灵骸封住熊shòu所有的退路,群起攻其要害。

白羽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