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妃保命准则

《后妃保命准则》作者:木木木子头

文案:

景帝:爱妃知道在后宫生活的第一要素是什么吗?

沈玉珺:保命

景帝有些皱眉,想想也是,那第二呢?

沈玉珺:保命

景帝已经黑脸了,那第三呢,能不能保住命就看你的回答了?

沈玉珺:……

女主生存准则:少行少错、少说少错、少做少错

女主进宫的目标是:保着命,熬资历……熬资历……熬资历……可以的话,再生个孩子。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玉珺 ┃ 配角:景帝 ┃ 其它:

作者简评:

沈玉珺在家族最没落的时候进了宫,原想在后宫一心保命,熬资历的,没想到她的这份不思进取竟入了皇帝的眼。在宫里,她心思通透,但又一路明哲保身给自己走出了一条锦绣路。她此生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一位比她活得更明白的皇帝。

女主淡然聪明,活得清醒明白,不qiáng求、不妄求,一心过好自己的日子;男主冷眼看后宫,qiáng势把前朝,睿智圣明,又恶趣味满满。文章情节紧凑,自然流畅,不浮夸、不狗血,偶带轻松。

第1章 楔子

后宫嫔妃等级划分

皇后

皇贵妃

正一品:贵妃、淑妃、贤妃、德妃

从一品:妃

正二品:昭仪、昭媛、昭容

从二品:修仪、修容、修媛

正三品:婕妤

从三品:贵嫔、贵姬

正四品:贵仪、贵容、贵媛

从四品:淑仪、淑容、淑媛

正五品:德仪、德媛、德容

从五品:婉仪、婉媛、婉容

正六品:嫔、姬

从六品:良媛、良娣

正七品:容华

从七品:贵人、美人、才人

正八品:常在

从八品:小仪、小媛、小娣

正九品:宝林

从九品:选侍

正十品:御女

从十品:采女

楔子

大禹皇朝顺元二十七年秋,病了两年的元启帝元酆自知时日无多,于顺元二十七年十月十日早朝颁下圣旨:立其第六子景王元暻为太子。

顺元二十七年冬,元启帝终究没有熬过这个冬日,于顺元二十七年十二月九日寅时三刻在乾元殿崩逝。

顺元二十八年一月十日,新帝元暻登基,改国号为盛元,至此顺元二十八年正式改为盛元元年。

大禹皇朝盛元八年十月,皇城内时隔六年再次传出选秀旨意,任七品以上官员家适龄女(十四至十七岁)于盛元九年三月入宫选秀。选秀旨意一出,可谓是各方震动,官宦之家更是迎来送往,走动频繁,各自探其深浅。

大禹皇朝现任国君元昌帝元暻,先帝第六子,十七岁登基,二十一岁铲除其叔父良王及其党羽,夺回政权,正式亲政。

现盛元八年,景帝元暻羽翼已丰,政权牢固,正值青年,膝下只有一子两女。三年前原也是选秀之年,但因江南水患,边境不稳而取消。明年又逢选秀之年,各方早有猜测,生怕选秀再次取消。但不管选秀与否,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2章

盛元九年,刚刚开年,各家秀女就已经齐聚京城。城内银楼绣房更是迎来送往,好不热闹!

位于京城半月里弄的沈府,今年也不似往年那样沉静了。

沈玉珺请完安,没有直接回去她的秀诗楼,而是带着丫鬟来到了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俯瞰着这个她出生成长的家,心里是无比的沉静。

沈家原也是勋贵人家,曾经也有过辉煌时刻,只不过她没见过。二十五年前的边境之战,她的祖父沈霖因遭小人构陷,差点兵败。最后那场战役虽说还是赢了,但损兵折将太多,先帝大怒。沈家虽说在多方博弈之下保全了家人,但却被褫夺了先祖用血汗拼来的爵位。至此原来的齐阳侯府,也就是现在的沈家,一日日的落寞了。

祖父沈霖更是因为在那场战役中身受重伤,失了一条腿。自此闭门思过不问世事,二十五年来从未踏出家门一步,日日到先祖牌位前忏悔。

沈家被夺爵之后,可谓是看尽了世态炎凉,尝尽了人情冷暖。虽说父辈兄长还有些在朝为官,但也是战战兢兢,步履艰难。

她,生于斯长于斯。自小到大早就看尽了沈家爷们为恢复家门昔日荣光,奔波劳累,却全然无功;见惯了沈家女眷咬牙隐忍,却备受奚落;看到了闺中姐妹知书达理,却无人问津。

她人小力薄,又是个女儿,自懂事了,就不让父母家人操心了。直到六年前,也是个选秀年,家中大姐姐沈诗画落选流泪。她才知道作为沈家女儿,也不是不能为家族门楣尽力的。

那时候,她九岁,第一次明确的想要做一件事,也是那一年她规划了自己以后的路。

虽说当时她年纪小小,但世家就是世家,即便没落了,但底蕴还是在的。九岁的她就已经知道什么是‘未雨绸缪’,什么是‘常备不懈’。

即然明确以后的路,她就私下里让丫鬟收集了很多话本。从话本里她知道,女人只有乖巧懂事才能讨得夫君欢喜,只有温柔美丽才能赢得夫君宠爱。也是从话本里悟出女人身娇体弱不是有碍子嗣,就是生产大多出事。

记得那是她第一次麻烦父亲,向父亲求了两个懂药食医理的丫鬟。至于qiáng身健体,沈家本就是行武出身,学点拳脚功夫锻炼身体还是很简单的。

这六年来,她没有一天是松懈惫懒的。膳食调养,外加运动锻炼。qiáng健了身子还不行,还要努力学习才艺。不过她也不是个聪慧的,琴棋书画里也就只专研了书法,习得一手瘦金体,还算上得了台面,其他也都只是泛泛。倒是女红得到家中长辈不住口的夸赞。

说句让人见笑的话,这几年就连保命的手段,她都学了不少。有次见了家里的丫鬟失足落水。她都能联想道后宫争斗,硬是求了娘亲带她去庄子上学了泅水。

不过保命的手段再多也是不嫌的。毕竟谁的命都只有一次,任你再高贵,人没了,也只是人走茶凉!后宫更是如此,越富贵越现实!

她沈玉珺不求一飞冲天,只求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儿,让她好好的活着,熬资历。如若老天垂怜能赐她一子半女,那沈家也算是有个依靠了。不过这一切还都只是她的臆想。能不能成真还要看进不进的了后宫?

“小姐,虽说是三月里,但天儿还是凉飕飕的。这里风大,奴婢给您披上斗篷吧?”竹雨手里拿着斗篷上去,来到她家小姐身边。自家主子自小就是个爱护身子的,明天就要选秀了,更是不能着了凉。

“嗯,”沈玉珺眼神平静地看着底面的房屋楼宇,花草树木,这是她的家。先帝还算念情,虽夺了沈家的爵位,但圣祖赐的这所宅子到底是留下了。明天她就要离开了,让她好好再看一看。不管进不进宫,这样的机会,都不会多了!

想到最近家里的种种,她眼神又暗了些更坚定了些。她天才绝学的三哥再一次放弃了科举,准备出门游学了。

桐知堂里,大夫人戚氏正坐在炕榻上,倚着软枕闭着眼睛养神。

苏妈妈端了一碗燕窝粥进来,瞧着夫人靠在软枕上,面色暗huáng,人也焉焉的,心里就不住的疼,到底呀,是她奶大的孩子!

“夫人,您醒醒神,奴婢给您端来一碗燕窝粥,您先用些。”

戚氏睁开眼睛,嘴角有些无力地抽动下:“先放着吧,这会子也没什么胃口。”

“夫人您还是看着用些吧,一会儿五姑娘要是知道了您这般,叫她又如何是好啊?”苏妈妈在一边劝着:“您已经好些天没有休息好,眼瞧着您都瘦了一圈了。”

“妈妈,我就是有些怨自己,为何不早一些给五儿定了亲事,要是……哎……”戚氏每每想到这些,就无力得很。沈家已不是曾经的齐阳侯门了。京里的人啊,更是眼神亮堂得很,捧高踩低的。那些来说合的人家,更是没有一个入眼的。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