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穴记之盗墓惊情

《寻xué记之盗墓惊情》作者:李三爷

文案:

张家祖先遗言,女人永不能下墓,然而,作为风水玄术师,当商周王墓的英雄帖出现,她带着作为三大 盗墓家族新一代的少主,机关术传承人墨天佑,巨匠后人鲁九明,理所当然踏上征途。

商周古墓里,远古摇魂玲再现,弟弟张谨行逐渐复苏,她原以为可以卸任,所以更加拼搏,谁知当千dòng湖底yīn山鬼母谆谆告诫,幽灵族神女墓中诅咒预言,女皇墓里的惊天真相,张谨行的暗中阻止,墨天佑的黯然相陪,天山之下的地狱之门开启.......

正文 第1章楔子

第1章楔子

于古代建造帝王陵来说,齐集三人方可动工,缺一不可。其中分别是,风水玄术师,机关师,神工巧匠。

皇朝更替,盗掘帝王陵也猖獗起来,可一批又一批的盗墓贼纷纷有去无回。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风水玄术,机关术,神功巧匠开始消失在历史的cháo流中,而古玩的暗市里却多了顶顶有名的三大盗墓家族。

凡上品的盗墓者皆知,张家,墨家,鲁家乃当世三大顶级盗墓家族,非帝王幕而不盗,无诸侯王墓而不喜。

凡下品盗墓贼皆知,遇到张家,墨家,鲁家出手,则立刻退避,否则死有余辜!

1988年chūn,G城的顶级私人别墅里,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人正焦急地走来走去!

不远处坐着三个年纪男人,全都目光激动又焦急,面容兴奋又期待,仿佛新的希望即将诞生。

墙上的挂钟整整指着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分的时候,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从产房里传了出来!

“大喜啊!”正午阳胜之时,鬼邪退避,乃修习玄术的最佳人选!较为年轻一点的男人说道。

“大哥,张家总算是有后了!”另外一个男人说道,激动的双手死死地跟刚刚说话的男人握在一起,仿佛恨不得立马就看见孩子。

“大哥,一脉传承,亘古不变!”坐着的三个男人都起来了,大家都看着门口的方向,迫切又心急地等待着!

这个孩子,他们等了整整二十年!

忽然,大门被打开。

负责接生的婆子抱着两个孩子出现,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恭喜张先生,是一对龙凤胎!”

为首那个男人身体忽然僵硬,深幽的目光从喜悦瞬间变成犀利的冷芒,眼里聚拢来的光徒然散开又忽然聚拢,然后大步上前接过婆子手里的孩子。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余下的三个男人也顷刻间上前,三人的面色冷凝,神色惊变,三双黝黑而惊惧的目光里,再也看不到一丝喜悦。

张家嫡系历来一脉单传,从未有女!

张家祖先遗言:女人,永不能下墓!

夜晚,死气沉沉的别墅里,正坐着白天焦急等待的四人!

张云峰看着有魂无魄的儿子,闭着眼睛,饿了也不会哭,冷了也不会叫,仿佛了无生机!

而一直安安静静的女儿,却早已睁开眼眸,漆黑而透亮的眼珠子转动着,灵台清明,极富慧根!

“若遵循先祖之命,一脉传承,则张家必定衰败!”

“若违背祖先之命,女子下墓,则后患无穷!”

张云峰凝重道,神色肃穆,盗墓损yīn德,他是不可能再有孩子的!

可如今摆在他面前的道路,每一条都崎岖艰难!

不论是选儿子还是选女儿,他都愧对张家祖先。

如今的盗墓家族已经不复几百年前的繁荣,越来越多的后起之秀崛起,张家这个等了二十年才等到的嫡系传人,不仅仅是张家的希望,也是墨家,鲁家的希望!

除非他们愿意把家族的荣耀和地位让出去,否则,别无选择!

张云峰低垂着眉眼,幽深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沉痛!

“就选大侄女吧,张家需要的是传承人和掌舵人,不一定要下墓!”

“只能选大侄女,先祖既然算到,那必定是避无可避!”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我们不可能让张家风水玄术绝脉!”

张家的旁系的三位顶梁者一致开口,张家在他们的手里算不上繁荣,也绝谈不上衰败!

祖宗上千年的基业和名号,不能就此毁在他们的手里!

张云峰闻言,垂下头,双拳紧握,沉默不语。

良久,直到女儿呀呀的声音响起,他这才长叹一声,随即抱起女儿!

小家伙在他的怀里不舒服地动了动,白皙粉嫩的肌肤跟上好的暖玉一般,圆圆的小脸看起来肉呼呼的,清透又明亮的眼眸里还有着异于常人的光彩。

这是他的女儿!

柔软又可爱!

可是今天起,她将背负着一个家族的荣耀和重担!

“从今天起,张家没有大小姐,只有大少爷!”

将女儿的手指划破,张云峰用新生的血液点在女儿的眉心,然后举着她立下血誓!

“为家族而生,终生不可背弃!”

“今后女扮男装,永不能换回!”

“若敢违背,则魂魄分离,永不能超生!”

其余三人闻言,目光晦暗不明,神情严谨而凝重!

三天后

张家大办洗三宴,庆祝得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而大儿子张谨言选为了张家第一百二十一代继承人!

整个风水界和盗墓界全都一片哗然。

张家盼二十年的嫡系传人,终究还是出现了!

首发新文,此文集盗墓,探险,灵异,悬疑,为一身,很有看点哦,喜欢探险和盗墓的读者万万不能错过。

正文 第2章三大少主齐聚

第2章三大少主齐聚

二十年后

张家的半山花华苑的别墅里,午后的阳光温暖而灿烂,四月里的天气美好得让人着迷。

宽敞而明亮的房间里,此时正有一个五官妖冶,气质漠然的男人在弹奏钢琴。

食指流畅地在黑白键上游走,悦耳的琴声倾泻而出

细长的眼眸里黯淡无光,仿佛空dòng的视线里没有焦距一样!

鼻梁挺拔,红唇略薄,从远处看着,倒是有几分飘逸出尘,不沾烟火的气息!

张谨言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看着房间里专注而认真的弟弟,嘴角缓缓上勾,露出温暖而明亮的笑意!

急促的脚步声从外而内,张谨言目光微眯,顷刻间折she出玩味的冷芒。

“少主,墨家和鲁家的人来了!”下人来禀!

张谨言闻言,红唇紧抿着,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总算是来了!

“走吧,会一会新一代的家主!”张谨言率先迈动步伐,幽深的眼眸里掠过一缕迫切!

张谨言刚走了两步,身后紧跟而来的张青松立即拦住她的道路,目光凌厉而决然道:“不能去!”

抬首,看着张青松面色冷然,一脸肃穆的样子。

张谨言的目光落在张青松右边已经空dàngdàng衣袖,眼里上过一丝晦暗,无奈道:“四叔,我才是张家的少主!”

张青松闻言,冷着一张俊逸不凡的面容道:“小崽子,你爹还没让位呢,你给我老实一点!”

张谨言翻着白眼,十分不慡道:“他不是都带着二叔三叔下墓了吗?”

“那也不行,没有你爹的许可,你不能下墓!”张青松坚持道,幽深的眼眸里全是决然,看起来寸步不让!

张谨言看着自家四叔冷凝而慎重的目光,顿时无语地耸了松肩,憋屈道:“我不去,那我总要去见见他们吧!”

“不要让人家以为,张家的传承人都死在古墓里了!”

张青松闻言,伸长着手正想拍打张谨言一下,谁知就看到张谨言瞬间移形换影,早就百米开外了。

“四叔,放心吧,我就是去跟他们同辈jiāo流一下呢?”张谨言笑着,翩然远去!

张青松站在原地,整个人心中一骇,眼里浮现着不敢置信的震惊!

移形换影,玄术第八层!

上一代家主逝世的时候,也不过练到第五层!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