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血星辰

作者:幽幽焔 阅读记录

《渗血星辰》作者:幽幽焔

文案

我曾经亲手操纵星轨罗盘排布了六界的命运,我曾经重置了人界的格局,我曾经见证了神魔两界的战争,我见过九天之上星界的万顷星海数瞬如一刻的死寂,我也见过冥界彼岸花海如同寄托了数不胜数的生灵之气后绽放出的妖异的红与其身畔纤弱的荼蘼之白。我目睹过太多的悲剧和等待,也创造过许多毫无希望的未来。即便如此,她还是希望能在我的世界里留下些什么……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前世今生 血族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蕾恩特 ┃ 配角:铂兰瑟尔,弗洛利亚 ┃ 其它:

第1章 星寂

后来,我坐在灵魂湖边,一遍一遍地回想初见时她的模样,她的表情,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但是无论怎样描摹,我始终不能从这些有关于她的事中找到一丝温柔的感觉。星神术撕裂夜空的纯白色神罚降临的那一刻,尽管隔了那么远,过了那么久,那双眼睛自始至终不带有一丝情感的样子我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忘掉,仿佛我与周围绵延千里的皑皑白雪并没有任何区别一般。

西蕾恩特的眼睛里,封存的是永恒啊。

……

人界极北之地

西蕾恩特悬浮于半空,静静地注视着雪地里那个眼神满是戒备的女孩:她苍白的脸庞毫无血色,再配上同样纯白的长发和这荒原上即使处于半空也寻不到尽头的白雪,会让看到她的人心疼到不行。甚至如果她闭上眼睛,或许会被人怀疑这个女孩真的还活着吗?

不带有生气的美感,仿佛被折取存放在蓄有半瓶处子鲜血的华丽花瓶里的白玫瑰。

西蕾恩特在原处没有动,凝眉沉思,胸前象征着星神教的纯金十字星吊坠宛如方从夜空中陨落,流淌过一瞬不属于凡界的光辉。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教皇冕下?”见西蕾恩特一直没有动作,旁边的枢机主教轻声提醒道。

“控制住凶shòu,带回去重新封印。”西蕾恩特声音不大,但是却能让这一方空间内的每一个人听得很清楚。

雪地里的女孩动了动,白发贴着积雪滑动了一段距离后离开,挡在了那只被称为“凶shòu”的巨龙面前。

“我不许。”有些生硬的咬字,听不出是哪个国家的人,但是话中的态度很明确。

西蕾恩特示意几位枢机主教动手,自己将指尖轻点在胸前十字星的中央,另一只手缓缓抬起,同时勾了勾唇角。由于带着面纱,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个细微的表情,或者说,单凭她的那双眼睛,不能判断她刚才是否微笑了一下。

夜空中流光万千的星幕于那一刻炸裂,被撕开的漆黑裂缝中迸发出混沌般迷蒙的昼景,晕染开了整个漆夜。星云聚散,夜雾缭绕,在一片流泻而下的璀璨星芒中,那天铂兰瑟尔所看到的,大概就是属于她的“永恒”。

那个名为“西蕾恩特·斯塔尔”的永恒。

第2章 共度余生

这里是掌控人界西方大陆的尼克里帝国的首都,赛尔西利安。

这座教堂属于统治着整个西方大陆jīng神领域的星神教,现任教皇名为西蕾恩特·斯塔尔。不过历代教皇似乎也仅仅是对外公布斯塔尔这个姓氏,从不以真名示人。对,每一任教皇,或者说每一个在成为教皇之后的人,都会使用这个姓氏。

此时教皇大人在自己房间的会客厅,对面坐着的是一名少女:弗洛利亚·德卡尔斯,皇室的长公主。坐姿端正优雅,但是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尽管皇室的礼节似乎不允许她露出这么情绪化的表情。

“老师,父皇明天可能会请您过去一趟。”十指紧握在一起沉默了好久,弗洛利亚才开口说道。

“利亚深夜从皇宫偷跑出来,就为这件事?”西蕾恩特温柔地笑了笑,这次的笑容没有被面纱遮住。

“父皇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似乎是因为此次凶shòu脱离封印使民众人心惶惶而对老师有些……”

“怪罪于我?”西蕾恩特挑眉。

“不!怎么会!”弗洛利亚急忙否认,身体下意识地向前倾,但马上又恢复了坐姿。

“没关系的,利亚,你不必担心。我会给你的父皇一个解释。”西蕾恩特安抚性地点了点头,语气和缓,仿佛附着着能使人平静下来的法术。

弗洛利亚轻轻地嗯了一声,垂下目光,再次陷入了一阵沉默。

西蕾恩特也没有催促,耐心地等着弗洛利亚开口。似乎并没有急着去处理事情或者去休息什么的。

“老师,您……最近身体还好吗?”弗洛利亚终于抬起头,脸上的微笑有些勉qiáng。

“当然。”西蕾恩特依旧笑着,被问的有些不明所以。

“我听人说您从外边带回来一个女孩,您是准备……”弗洛利亚看着西蕾恩特,西方大陆有传言认为,星神教历任教皇都是由前代教皇亲自从民间挑选并加以培育。从有记忆开始,她在她记忆中的样子就没有变过。似乎历任星神教的教皇都有一种能力,将自己的样貌停留在年轻的时候,寿命则会在完美的躯体下逐渐流逝。人们看到她的瞬间会惊艳于她的容貌,但是过后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她的样子,不过一旦再次见到,会立刻认出来。星神教的信徒将此称之为“星降”。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和其中的具体含义……也无非都是臆想出来的,星神教这边始终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利亚。”西蕾恩特立刻领会了弗洛利亚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中的意思,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我已经不年轻了,但是暂时还没有找人接替我的打算。”

“抱歉,老师,是我唐突了。”弗洛利亚忙低头致歉,然后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了句:“我真的很担心,对不起。”

“利亚,你没必要担心这个问题。在你可以接受我不在了这个事实之前,我会一直以这个身份陪在你身边。”西蕾恩特走到弗洛利亚身边坐下,将手搭在对方有些单薄的肩膀上,轻声安慰道。

弗洛利亚是尼克里帝国的长公主,皇后唯一的女儿。斯蒂菲诺皇后难产而死,因而弗洛利亚从出生起就失去了母亲。

“嗯,谢谢您。”弗洛利亚转过头,视线正好触及到西蕾恩特颈间的项链:三对镂空的白金色羽翼环在颈项间,尖端羽毛jiāo错的样子像是要护住咽喉一般。

“老师,我一直有个疑问。教堂正中央摆放的那个巨大的十字星,凝视间仿佛可以看到其后伸展开的三对羽翼,但我们身上平时带的却只有十字星而已。教义中也没有关于羽翼的记载,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虔诚地信奉那片星域,想生出羽翼飞往那片信仰之地。”西蕾恩特揉了揉弗洛利亚金色的长发,“不是所有人都看得见的。”

“这样啊……我以为老师一直带着这条项链,或许是有什么原因呢。”

“你说这个?”西蕾恩特轻触了下颈间的项链,“这是一位故人送的礼物,不是教会的东西。”

“是老师深爱着的人吗?”弗洛利亚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出了这句话。然后看到西蕾恩特流淌着浩渺星河般灿金的眼眸中出现了一瞬的凝滞,接着,她听见老师用不解的语气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

“贴身一直带着的东西,一般都是很重要的人赠予的吧?亲人,朋友,恋人之类的。”

“因为拿下来会碎掉。这是年代很久远的东西,如果不一直用法术维持,会立刻碎成粉末。”

弗洛利亚思考着西蕾恩特话中的意思。故人送的礼物,拿下来会碎掉所以一直带着……从未听老师提起她的过去,虽然很想知道,但如果老师不愿提及,自己也不好多问。

“利亚今晚要住在这里吗?”

“不,如果被人发现我不在皇宫会很麻烦,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您。”弗洛利亚起身,朝西蕾恩特行了一礼。“先告辞了,老师。”

上一篇:十里红妆下一篇:子宁不思瑛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