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无药可愈

作者:湘离 阅读记录

爱情无药可愈

作者:湘离

文案: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他为妻,她以为爱情就是白头到老,可她没想到爱情还有置人于死地。

结婚五年,他带着他的初恋登堂入室,她怀着孩子,笑着说:“我给你做饭。”

他冰冷说:“孩子打掉,离婚。”

她像个失败者一样央求他,可没想到,他纵容他的初恋将流产的她推下楼,不治身亡。

再次醒来,是她和他结婚的第一个月,她终于抛弃懦弱,勇敢的直视他:“离婚吧,谭先生。”

重生后的她,坚qiáng、自立,身上还时不时带着一股神秘感,终有一日,他将她按在墙上,耳鬓厮磨间沙哑的问道:“你对我下了什么药?”

“毒药,还有,我不是谭太太。”

第1章

这是夏晚晚醒来的第一天。本该出现在太平间的她,没想到,会出现在与谭谚结婚的新房里。

摸着扁扁的小腹,看着身份证上那个单纯的自己时,夏晚晚还有些恍惚,抬起头看着四周,角落里摆放着一张明显结婚证时,她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缓缓流了下来。

是的,她记得,这是她和谭谚结婚的第一个月,可是她明明和他结婚了五年,五年间,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做谭柔,柔是谭谚取得,他说女子温柔婉约,所以她欢天喜地的以为他是爱女儿的,但后来,她才知道,温柔婉约说的是别人,而女儿和她都只不过是替代品。

五年,她将她所有的jīng力都放在了谭谚身上,她有想过那么一个完美优秀的人,怎么会看得上平凡的自己?但是为了爱情,她真的什么都不顾了,至少,她是谭太太,不是吗?

然而,当五年后,她怀上了第二胎时,谭谚终于领着一个温柔婉约的女人回家了,他说,他叫付静瑜,他说,他爱的人从来都是她。

她怀孕八个月,看着眼前这一幕,却笑着说道:“我给你做饭去。”

然而,他的目光冰冷yīn鸷,冲着她的背影说道:“夏晚晚,我们离婚吧,静瑜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家。”

给她一个家?夏晚晚手里握着的盆子突然滑落,‘嘭’的一声掉在地面,她缓缓转身,看着那穿着西装而英俊帅气的谭谚,继而又看见那女人紧紧握着谭谚的手,她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钻戒,她的心突然一阵抽疼,楼上传来女儿的呼叫声,她擦了擦不知觉落下的泪水,说道:“女儿哭了,我去看看她。”

“夏晚晚。”身后传来谭谚冰冷的声音,她身子顿住,那声音又道:“你把孩子打掉吧,带着谭柔走,我会给你一笔钱,保证你们后半辈子不愁吃穿。”

夏晚晚紧紧咬着嘴唇,握紧了手,她不敢转身,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她只能拼命压抑,然而,谭柔听到了声音,跑了出来,看见眼前这一幕,懵懵懂懂的喊道:“爸爸……”

这一声爸爸,喊得夏晚晚一阵心酸,她张了张嘴,说道:“小柔,去房间里,爸爸和妈妈有事要说。”

“你是小柔?”夏晚晚话音刚落,付静瑜便朝着谭柔笑道,从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冲着谭柔说道:“来,阿姨这里有东西吃,过来拿。”

孩子毕竟天真,只有四岁的谭柔,什么也不知道,看见食物自然要去拿,夏晚晚惊呼一声:“不要,小柔!”

她站在阶梯上,想要阻止谭柔,可没想到一个转身,大腹便便的她便以猝不及防的姿势,从阶梯上摔落下来!‘嘭嘭嘭’的连续几声,她头颅撞地,身子不断在阶梯上滚着,剧痛仿佛从浑身的每个角落里传来,她的身子撞在墙角的一处,终于停了下来。

然而……小腹一阵一阵的抽疼让她无暇顾及身上的痛楚,她紧紧咬着牙,能感觉的一阵暖流从大腿根里流了出来,她慌张的望向谭谚,伸出染血的手,呜咽道:“救救……孩子……”

他仿佛就是一个看客,面对五年的妻子,犹如陌生人,那一刻,她的脑子发白,伸出的手,缓缓缩了回来,身子传来的痛楚在这时都不算什么了,她看着站在他身边笑靥如花的付静瑜,她流下清泪,看着谭柔惊恐和无辜的眼神时,她顺着旁边的柱子慢慢站起身来。

“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该耗费我五年的青chūn,不该……让我生下小柔……”

第2章

“夏晚晚,你该死。”他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刺穿她的耳膜,她怔了怔,自嘲一笑:“我该死?我该死……”

身子的血水越来越多,谭柔终于哭出了声,而在此刻,付静瑜却走上前拉着夏晚晚的手,说道:“走,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你管我!”夏晚晚猛地推开付静瑜,却差点令她倒地,下一瞬,谭谚的巴掌毫不留情的甩到她的耳边,令刚站稳的夏晚晚又猛然倒地,那一刻……她仿佛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离她远去了……

她哭红了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人,又再一次坚qiáng的站起来,一步一步朝着阶梯上爬去,身上的血水将整个楼道都给染红了,付静瑜说道:“我去看看她,送她去医院,你就别去了,血腥味太重。”

谭谚点了点头,转身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付静瑜踩着高跟鞋,朝着阶梯一步步走去。

夏晚晚努力朝着爬到了别墅的三楼爬去,她的手机放在阳台上,她要求救!谭谚和付静瑜都想要她死!然而,当她爬到了阳台外面,她扶着柱子站起来时,一转身,就看见谭谚口中温柔婉约的付静瑜站在她的面前。

她一怔,来不及说话,付静瑜伸手用力一推,笑道:“你去死吧,我才是谭太太。”

夏晚晚被付静瑜一推,便从阳台上摔落下去,她惊恐万分,在最后一刻她还是呼喊了谭谚的名字,她想,他们结婚五年,就算没有爱情,也有那么一丝感情,可是,当她坠落身亡时,她看见了那落地窗里西装笔挺的谭谚悠然自在的在那里喝着茶。她还看见了四岁的谭柔哭着喊道:“妈妈……妈妈……”

谭谚最终回头看她了,只是,他的表情很冷淡……冷淡到让夏晚晚害怕……原来……婚姻对于他而言真的是名存实亡,原来……死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爱的人要你死……

夏晚晚的心,仿佛被刀剖开一半,血淋淋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她想说话,可是嘴里吐出来的却是血水,最终……她死了,死在自己的家里,死在谭谚和付静瑜的手里……

夏晚晚的双手紧紧抓着那张结婚证,泪水缓缓落下,一切犹如昨日,五年的婚姻如同过眼云烟,一幕幕在眼前展现,谭谚的冷淡,谭谚的不在乎,她都没放在心里,因为他太过优秀,而她自认为配不上他,所以心想着只要能够陪在他的身边,就好,可谁能想到,他的不在乎,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她擦掉了眼中的泪水,上天让她重活一次,不是让她再重蹈覆辙,而是让她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

她走出自己的房间,看着那楼梯,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空空的肚子,心里一阵阵的抽疼。她的孩子,还未出世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她……

大门,毫无预兆的被打开,夏晚晚站在二楼看见谭谚开门进来,她一看,便愣在了那里,这是五年前的谭谚,英俊、帅气,喜欢穿着白衬衣和西装裤,他的个性冷漠,偶尔抽烟,偶尔喝酒,这样的他,曾是她心中完美无缺的丈夫。

谭谚抬头,看见站在二楼的夏晚晚,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夏晚晚,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第3章

谭谚平日不常回到别墅,一个月只回来了几次,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一个月,夏晚晚还记得结婚当晚,谭谚就说要分房睡,理由是,他不喜欢别人躺在他的身边。

现在想想,他应该是不喜欢夏晚晚躺在他的身边吧?

上一篇:北上广漂流下一篇:离婚不离床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