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白月光长了同一张脸+番外

作者:时落 阅读记录

《我跟白月光长了同一张脸》作者:时落

文案:

苏时和有四个gān爹,分别是:当今天子,当朝将军,武林盟主,邪教教主。

白月光有四个男人,分别是:当今天子的儿子,当朝将军的儿子,武林盟主的儿子,邪教教主的儿子。

白月光是苏时和的妹妹,生下一个孩子之后就不知所踪。

思念成疾的四个男人找上了苏时和,想让她当替身……

苏时和:“乖,别闹,喊姐。”

PS:

1、女主又苏又qiáng大,男主官配小师弟,姐弟恋。1v1,he,双c,里面含有BL(划重点,小天使们不喜欢的可以绕过哦)

2、主要标签是种田,真的,信我啊!!!带有那么一丢丢玄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时和,┃ 配角:玉自寒,苏时暖及四个男人 ┃ 其它:

第1章 胡言乱语熊孩子

“娘……娘……你不要丢弃我……”

这音调抑扬顿挫,百转千回,奶声奶气,楚楚可怜,充满祈求。任谁听了都会怜惜至极,转而大骂那个疑似丢弃孩子的恶毒娘亲。

在田地间gān活的不少人都满脸愤怒的朝声源处望去。

然后,看到了村头一霸,苏时和。

emmmm……

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孩子你自求多福吧。

然后可怜兮兮的某宝宝傻眼的看着村人一个接一个的……落荒而逃。

……逃了?

这与他自定的剧本严重不符啊?!

苏宝宝咽了一口唾沫。

他觉得,他可能惹到了一个什么了不起的大麻烦。

果然,面前那个跟他娘亲长的一毛一样的人笑眯眯的对他说:“小子,你很有能耐啊。”

苏宝宝发誓,这一刻,他看到了面前女人身后拖着的长长的恶魔尾巴。

这是他娘亲的脸都不能拯救的噩梦!

QAQ,救命~

苏时和把这个自称是她儿子的小子带回了家,然后冷水下桶,一揪把他扔在了里面。

“咳咳,咳……”

一脸愤怒的苏宝宝披散着凌乱的头发,双手抓着木桶的边沿,朝苏时和大吼:“卧槽!你gān嘛呢?!有病啊!”

苏时和也不恼,退到了门外,声音冷淡:“脏而且臭,洗好。”

轰!

苏宝宝的脸爆红,咬着唇瓣羞恼的沉入了水里。

艹!死女人,说话都不能委婉点吗?!白瞎了跟他娘一样的脸!

苏宝宝把头埋在水里,想哭。

他想他娘亲了。

见时辰差不多了,苏时和打开了一条门缝,往里面扔了一套衣服。衣服恰好扔在桌子上。

苏宝宝拿着棉布细致的把身上的水珠擦gān净。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衣服。

皱眉。

粗粝感,扎手感,难看感……齐齐涌上心头。

苏宝宝脸黑了,大吼:“喂!女人,你确定你这衣服是给人穿的?!我家最低等的下人穿的都不知道比这qiáng多少倍!”

然而那只是农人平时穿的粗布衣裳而已。

苏时和没理他,继续摆弄着手中的药草,把晒gān的药草分门别类,又把一些药草选择种类包好,这是待会儿要送给身体不舒服的老人的。

至于屋里那小子,他吼就吼吧,反正不穿衣服他永远都出不来。

苏宝宝吼的喉咙冒烟,肝火旺盛。

艹!他就没见过这样不识好歹的女人!

愤恨的把衣服套在身上,苏宝宝满脸都写满了嫌弃。然而刚跨出房门,空空如也的肚子响了……

尴尬!太尴尬了!

苏宝宝羞恼的简直想以头抢地!

早知道就不应该一个人来这里!

“喂,有……有吃的吗?”

苏时和没说话,起身去厨房拿了两个馒头,又拿了一碟咸菜。

“先吃着,充饥。”

苏宝宝五官几乎要皱成一团。他拿竹筷扒了扒碟里的咸菜,然后猛的把它推了过去。

这……这什么东西啊?

黑乎乎的,是人吃的吗?!

还有这馒头,摸着有点硬哎!都不是软的!

“我……我不吃。”

苏宝宝把头扭到一旁,表示他坚决不吃的信念。在他几个爹爹的家里,他若是遇到不喜欢的,那几个爹爹无一不是哄着他,惯着他,顺着他。

这个跟他娘亲长得一摸一样的女人也应该这样做。只要这个女人什么都听他的,顺着他,他就说服他爹爹们娶她当继妻。

哼!

然而苏时和就没管他,随口扔下一句“不吃,饿着”就走了。

现在离中午吃饭时间还长着呢,再说了她还有事,忙。

“喂——!”苏宝宝大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他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耐性!

可恶的女人,等我爹爹们来了,我看你还凶不凶的起来!

苏宝宝捂着肚子,好饿。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把手伸向了馒头,拿起一个,闻了闻,没有异味,卖相看起来,也还可以。

但是因为这个馒头是又被馏了一遍,有些地方沾染了过多的水汽,粘糊糊的,苏宝宝忍着恶心,把这一大块掰了下来,扔掉了。

尝了一口,浓浓的麦香在口腔里dàng漾,再随便嚼几口,麦芽糖的甜气就出来了。

饿惨了的苏宝宝一口一口把两个馒头都啃光了。苏时和还给他拿了一碗热水,也被他咕咚咕咚喝完了,至于那“黑乎乎”的咸菜,却是死也不碰。

肚子不叫了,苏宝宝起身,四处打量起周围环境。

苏时和的房屋简朴大方,院子也打理的漂亮整齐。青砖绿瓦,红花白墙。院子里用青石铺就一条条行走的道路,花圃,药圃,菜圃均用鹅卵石细细隔开,码的整整齐齐,期间还夹杂着一些果树,有两根葡萄藤爬上了房顶,延伸出的枝蔓jiāo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yīn凉地。微风一过,清香扑鼻,好一处典型的农家小院!

苏宝宝瘪嘴,虽然不如他爹爹们的家里豪华霸气,但也别有一番风格。

苏宝宝略有些无聊的趴在石桌上,不知道gān什么。

那个女人早就拿着药包出去了,理都不理他。

正在这时,木门轻轻推开,一个穿着粉色长裙,头上梳着两个包子,约莫七八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这个小姑娘长得十分可爱,婴儿肥的脸蛋,眉清目秀,樱唇粉嫩。

“和姐姐……和姐姐……”

小姑娘的声音也很甜。

小姑娘叫小沫。她看见苏宝宝,就停下了脚步,细声细气的跟苏宝宝打招呼:“你好呀,我叫小沫,你是和姐姐今天早上带回来的那个小孩吗?”

“嗯。”苏宝宝很不情愿的回了一句。小沫太乖了,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不喜欢。

小沫见苏宝宝不理他,也不会自讨没趣,准备走进屋里,拿个她平时坐的竹椅等和姐姐回来再问问题。

苏宝宝见小沫态度冷淡,当即就不慡了,平时他在家里都是被宠着,爱着,护着,怎么到这里就处处碰壁呢?

报着找回场子的念头,苏宝宝恶声恶气:“喂,你gān嘛呢?”

小沫愣了,停住,乖乖回答问题:“我准备拿一个竹椅……”

苏宝宝皱眉,对她这种软软糯糯,故作姿态的人很看不惯,当即反驳:“这是我家!没经过我的允许,谁准你拿了?”

“你是和姐姐的谁啊?你凭什么这样说?”小沫也气了,今天早上有一个小孩儿在村口抱着和姐姐喊“娘”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村子,回来的时候她爹娘还在一直在议论,小沫年幼,但她好歹也知道未有婚约,未嫁人,凭空出来一个孩子,会对女儿家的声誉造成多大的危害!

人家才不会管你是真是假,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流言蜚语能毁掉一个人!

若不是和姐姐平日里在村里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如今怕是什么难听的话都传出来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