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半夏致立秋GL

作者:一月青芜

文案

又是一篇医院文。

恨嫁的女护士碰见归国的女医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习秋彤,夏未岚 ┃ 配角:王晓武,郑世文,孙若溪 ┃ 其它:

1

☆、行走江湖靠钢叉和防爆棍

“医生就是有执照的杀人凶手!”

红彤彤的手写毛笔字,白布横在省第一医院的大门口,车辆已经严重堵塞,医闹的人有二十来个,哭的哭,喊得喊,打头的老汉抱着一副老太太的遗像一屁股坐在马路上,任谁拉也不走。

一锅粥的事儿,习秋彤做护士做到长,司空见惯。一边套着口罩,一边带着几个手下的往外走。

“姑娘们瞧见没?有理没理,关键是一个闹字。标语都有进步了,开始是博同情,殊不知在天朝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惨的内容不新鲜路人都厌烦。只有转控诉,题目一惊悚,哗啦,今天三家报纸的记者就来了。”王晓武指着前头把医院入口都堵死了的医闹群体感慨。王晓武,表字帅哥,浓眉,大眼,二十有五,稀有品种,男护士,万紫千红中的一片绿叶。

“主任不是跟他们谈过了吗,是他们自己怕花钱送来的太晚,耽误了治疗,他们应该会懂道理吧?”孙若溪,表字美残,顾名思义,长的美,脑子残,这是时下流行的萌点,孙若溪命好赶上趟成了一种萌物,全院男大夫都对其趋之若鹜,不爱别的,就爱她特脑残。

如果人人都讲理,毛爷爷还闹什么革命?讲讲道理,新中国还能等到1949成立?如果看病不花钱,谁吃饱撑着不看要命的病?

习秋彤对上述道理心知肚明外,自有一股风轻云淡。按照科里人的说法,习秋彤,表字邪,绰号习太邪。当然,大多数时候,这个外号不是针对病患的,是针对那些对习护士还有所垂涎的男大夫,是过来人警告同道,没有几斤几两的肉,千万不要往习秋彤的磅秤上搁。

台阶下头,闹事儿的和保安不知怎么忽然就打了起来,围观的往后呼啦往后退。

“就瞅穿白大褂的打!”

有人喊了一句。

“不好,闹进来了,咱们得先撤!”王晓武立在急诊通道外头瞧阵势不对,护花心切,身边站着的可都是娇滴滴的女护士,挨不得这个打。

“护士长,救护车三分钟后到,车祸病人等着上手术台呢!”护士王娟报告。

人群都涌上来了。

一群黑压压的人一边闹一边往里冲。

“先避风头!”密集的人群里,王晓武很是英勇,一手拉着一个小护士保护美女往回撤,勉qiáng进了大厅躲在一边的紧急通道口。

孙若溪

和王娟挤得帽子掉了,还有人踩了李倩的鞋。

一班护士特láng狈。谁说农民伯伯是可爱的人?谁说的?搁在这种时候,谁说跟谁急。习秋彤整理着衣帽有点愤愤道:“广州的法规多好,给医务人员配备钢叉和防bào棍。我瞧全国医护人员,以后上班下班接急诊全扛着钢叉上,争分夺秒无往不利。”

“啊?钢叉那么重,我扛不动啊!”

其余人还没接话,孙美残护士用奶音先急了。她是真着急。

噗嗤,能笑翻一众人。

外头打的再jīng彩,手术室拥有孙护士就倍感幸福。

习秋彤笑的肚子疼,邪邪的看了孙若溪一眼安慰她道:“溪溪哦,不要担心哦,胸外,骨科,神外,肿瘤,眼科,耳鼻喉,妇产科,你爱那个科就让那个科的男大夫帮你扛,他敢不同意,就让小五拿着钢叉先帮你把他咔嚓了!”

“可是产科没有男大夫呀。”孙小护还是很着急。

全部人哈哈大笑。

稀里哗啦中,救护车的声音已经乌拉传来,外头形式还是一片jī飞蛋打。

“我靠,这不是真要拿着钢叉才冲的出去吧?”王晓武带着口罩着也急了。

习秋彤摆摆手,从护士服口袋里掏出早有准备的一罐子杀虫剂递给王晓武道:“值夜班蚊子多,还剩半瓶,谁赶过来惹你你就喷谁,你顶在前头,我们跟着你。”

王晓武做了个高的手势,美女面前特别英雄,敢于拿杀虫剂当冲锋枪使用,一路喊着接接急诊!往外猛奔。

撕杀着冲到救护车门口,丢了半罐杀虫剂,门一开,一个血肉模糊的主儿挂着血浆躺在chuáng上给人抬下地来。车祸,重伤二人,还有一个已经死在救护车上了,下车就是尸体。

大伙儿推车进急诊抢救通道,迎面还有闹事儿的没走,挡在路中间不知道gān嘛,挤得两辆推车都过不去,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王晓武领着美女冲锋陷阵好容易把急诊接来了,通道的电梯口狭路相逢了,吵的一锅粥。

医闹非要医务主任和院长出来给说法,要赔偿。

“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儿!这俩个人等着做手术呢!”王晓武幸亏手里没钢叉,遇见过可恨的,没见过这么可恨的。

“我们要求赔偿是正当要求!谁让你们不给说法。”四十多

,平头男,胖子。

“他死了你赔偿啊?!”一把拉下口罩,习秋彤冲过去推着chuáng上血染一样的病患彻底恼火了:“让开!别以为你挺着肚子就能冒充秋jú,不是讨说法的都有理,自己心里头明白!”

兴许是急诊病患脑壳开了的车祸惨象把人给吓着了。

兴许是习秋彤长得闭月羞花而形似泼妇把大老爷们震撼了。

人走了,电梯门开了。

王晓武只能做出高的手势,对着习秋彤道:“我就说夏医生眼睛毒,做手术只让咱配合,合着是看上习护你的本事,河东狮吼。”

“学着吧你。”习秋彤压根不谦虚,电梯一门一开推着车往前跑。

王晓武在后头推车感慨的同时,向全体护士提出一个严肃的医学学术问题:年芳二十八,人美像朵花,牙尖淬过毒,泼妇柳月娥,请问多大能耐一男人,才有可能镇得住习秋彤这样的旷世奇葩?

“哎呀,我知道了,你喜欢习护士长!”

孙若溪发挥了脑残应有的联想能力,乐滋滋的用奶音跟其他几个姐妹诉说。

“gān!”在被诬陷喜欢习秋彤这个事儿上,王晓武做出一个男人应有的反应,忍住不骂了脏话。

“我对她像对我娘一样尊敬好不好!”

王晓武拼老命反驳。

“啊?你喜欢你娘?”

噗嗤。

推车上挂着血浆袋子的男伤患笑醒了。

“哎呦!醒了哎!快看看血压,心跳!”

医生护士忙啊,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儿,一台手术少则二三小时,慢则七八个小时,累苦压力大,做好了是职责,做不好就是身败名裂,名还算小事,经常瞧死人,负面能量太大,心理都yīn暗一层。

要不怎么说,买房子千万别往医院边上买,煞气太重。

不吉利。

无影灯哐哐的照,消毒,麻醉,开刀,止血,切除,修补。

白色的托盘上,各式刀具一应俱全。

习秋彤觉得人家医闹说的也挺对,医生和杀手比起来,就是多了个执照,都是刀口上讨生活。兴许医生还比杀手更专业,杀手的训练里有解剖这一科目吗?能准确知道那根大动脉割下去就必死无疑吗?能杀了人还能判

定事故不必负法律责任吗?

电影里演的都是chuī得,现实里几个杀手能gān这个?

但是医生能啊,不是说有个医科的小女生和男友闹翻手,捅其16刀,刀刀解恨刀刀入肉但无一处是致死,人没死,所以不负特大刑事责任,瞧见了伐这叫专业!

“想什么呢?止血。”

一个女声命令道。

“正想着上头也学广州那样给我们把钢叉都配齐了,别还没去救人,先把我们牺牲了。”习秋彤带了点情绪,拿着止血钳给病患止血。

一月青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