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不计其庶》作者:潇湘碧影

文案

陈兵数万于长江,叶庭芳对昭宁帝勾起一抹冷笑,听说女子不能为官?嗯?

无视三从四德,踩遍三纲五常,你能怎样?

太傅的第一课,就是教会你们,什么叫做拳头之下无伦常!

标签: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宅斗

关键字:主角:叶庭芳 ┃ 配角:徐景昌、福王、叶阁老一家子 ┃ 其它:穿越时空、宫廷政变

金牌编辑评价: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穿越前叶庭芳对这些jī汤广告语不屑一顾;穿越后她才明白,当世界成了你的敌人,你必须有改变世界的决心和勇气。前世接受高等教育二十年,所追求的早已不仅是嫁入高门,而是存于人世的意义。

文笔流畅、语言幽默。主角性格开朗,不扭捏不做作。身为庶出不自卑于身世,穿到古代不妥协于世俗。在满是荆棘之地,开出妖治之花。每一个配角刻画细腻,栩栩如生,如跃然纸上。难得一见的好文,qiáng烈推荐。

第1章

正月里大雪纷飞,空气里弥漫着年节的喜庆。素白的积雪衬的叶大学士府家的对联更加鲜亮。叶府的家学比别处开学都早,孩子们都在学里,家里安安静静的。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爆竹声响,甚是祥和。叶老太太潘氏享受着难得的清闲,眯在榻上盘算着,大房的大姐儿今年就十五了,可以说婆家了。寻个什么人家好呢?大姐儿说了亲,就到树哥儿了,没二年就可以抱重孙,想着就乐啊!

忽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正院外头响起,老太太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到一个带哭腔的女音:“老太太!我们太太要生了!”

老太太猛的从榻上翻起:“你说什么?”

丫头回道:“方才太太在廊下散步,不知怎底就崴了脚,吃了一吓便见红了。”

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大儿媳陈氏怀孕才不到八个月:“赶紧的叫车,请稳婆!”说完快步往东院里走去。

东院已是乱成一团,少爷姑娘都在上学,院里一个说得上话的正经主子都没有。两个姨娘只在屋里乱窜。老太太进的门来,厌恶的看了她们一眼,喝道:“都回屋去,裹什么乱!孩子们就在东跨院里,嫌声音太小他们听不见是怎底?惊着了哥儿姐儿,看我饶了你们哪一个!”

周姨娘和孙姨娘都顿住,妇人生产凶残,惯常都避着姑娘们的,怕她们小时候就吓着,将来容易难产。都是有女儿的人,红着脸儿悄悄的沿着墙缝溜了。

老太太直接进到内室,只见陈氏脸色煞白,眼中带泪:“老太太……我……”

老太太拍拍陈氏的肩膀,笑道:“别慌,定是那小子非要赶过年的饺子。我在外头看着,稳婆一会儿就到。再叫人拿老太爷的帖子去请太医,必稳稳妥妥的。”

陈氏腹中剧痛,心更痛。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好容易怀了胎,要生不下来怎么办?进门十几年,只头一年生了个闺女,被周姨娘压的喘不过气来。快活了没几日,竟……想到此处,眼泪止不住的流。

大儿子院子里的污糟事,老太太心里是知道的。陈氏端庄贤淑,然端庄过了,就不如小户人家懂的小意温存,兼之周姨娘生了儿子,一个正房太太,一个孙姨娘并死了的魏姨娘,硬是三个没抢过她一个。老太太做婆婆的,当然喜欢陈氏,谁家没事喜欢小老婆。可也拗不过儿子,看在孙子的面上,更不好落了周姨娘的脸面。终于陈氏再怀胎,要生下个哥儿,大房就稳了。谁知又早产了!事隔十几年才怀孕,平素都是万般小心,怎底今天就崴了脚?不能不叫人疑心。只现在管不得那么多,陈氏母子平安要紧。

叶府是京城数的上的人家,连皇子们都敬的。他府上有召唤,不拘太医还是稳婆,无不奋力狂奔。稳婆都叫车子颠的散了架,也不敢有话。到了地头反跳下车连滚带爬的往二门去。

老太太见了稳婆,不用她见礼,忙忙道:“快去看里头。”

稳婆是早就打过招呼的,算了算日子,心道不好!见陈氏裤子已褪下,血潺潺流着,宫口却没开,只怕悬了!出来对老太太道:“可有请大夫?快开方子抓催产药!”

“已请太医了。”老太太压低声音问,“你瞧要紧不要紧?”

稳婆面色凝重,也悄声说:“老太太,您是要保大的,还是要保小的?”

老太太沉着脸道:“那个,是大房太太。”换言之,不是专管生孩子的小老婆,死了就死了。冢妇是能随便死的么?人还有娘家呢!大房又不是没儿子。虽想要嫡孙,也不敢拿正经儿媳开玩笑。

稳婆明了:“老婆子尽力两个都保,只是妇人生产,看天看命,人力不可qiáng求。老太太不若在佛前上柱香。”

老太太沉吟了一会儿,她家老太爷是儒生,张嘴便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虽不管她在家里请了菩萨,却是不愿见大张旗鼓的做法事的。

此时老太太的陪房杜妈妈道:“依我说,竟也不用别的。拉一千斤米去庙里舍了更好。寒冬腊月里,许多穷人家都接不开锅。菩萨都是有灵的,见咱们做了好事,比做法事还得她老人家的心。”

老太太眼睛一亮,彼时官员俸禄,一半是钱一半是米。家里的主子都不吃禄米,倒存下不少。既是做好事,老太爷必不会拦,对杜妈妈道:“还是你想的周道。派旁人去我不放心,此事要急,要周全。大雪下了三四天,不独没有吃的,恐房子都塌了不少。既要做好事,便做全了。你带人清点一下家里余下的木料并旧衣裳,一并送往庙里。散粥的时候仔细些,叫排好队,别踩踏了。闹出人命来……”把最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杜妈妈郑重的点了点头,做好事做出人命,只怕菩萨要恼。亲点了几个得用的人,立刻就开库房去了。

不时太医到了,又不得进内室。只在外头开方子。陈氏方才还明白,此刻却是迷迷糊糊,药都险些灌不进。幸而太医常备灌药器,才对付过去。老太太的心一寸一寸的往下沉,婆媳十几年没红过脸儿,见陈氏的样子,心里很是难过。怪道世人爱儿子,若躺在里头没多少声响儿的是闺女不是儿媳,可挖了娘的心肝了!

不多时便听到里头一声惨叫,又听稳婆道:“太太别出声儿,也别用力,宫口还未开。白耗了力气。太太也不是头一回生,自是知道没有个一天一夜,哪能生出孩子来。”

陈氏qiáng忍着痛,断断续续的道:“别惊着姑娘们,待她们下学,引去老太太院里。”

“你且别操心吧,有我呢。”老太太索性进了屋,在陈氏chuáng对面的炕上坐下,吩咐丫头,“可听见了?别惊着孩子们。”想了一想又道,“待树哥儿下了学,叫请他父亲回家来。”原本生孩子,是无须特特请男人们回家的,只陈氏不大好,万一……总要他们夫妻见上一面。

大房生育多大的动静?叶府上下早就炸了锅。姑娘们上学的地方本就是东院挨着墙修的跨院,早听见了。大姑娘庭瑶和四姑娘庭芳早就惶惶不安。先生也略知道些家事,今天便不管。只拘着他们在课堂里,别去添乱。

又陈氏乃冢妇,比别的太太都要紧些。二太太越氏一听早产,就知道危险,忙往东院里去。出门撞上三太太秦氏,妯娌两个并在一处,都急急往东院赶。

一进门就问:“老太太,大嫂怎么样了?”

老太太看了两个儿媳一眼,怕陈氏听见什么,只道都好。越氏观其颜色,心下已猜着八分。悄声道:“家里还有人参么?”

老太太朝chuáng上一抬下巴:“含着呢,只不大好。我已叫人往铺子里寻了。”

越氏想了想:“我仿佛记得年前有人送了我爹一颗的,我使人讨了来。”

上一篇:庶出庶出下一篇:我知道你很爱我

潇湘碧影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