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吻》作者:有光

文案:

和亲夜,她由一国公主沦为他的玩偶。从此她戴上温顺假面,蛰伏他枕边。

乱世沉浮,究竟是何人做局让她深陷其中?料兵如神的战神,为何料不到背后拙劣一刺?

再相逢,他居高临下禁锢她,笑意危险。“本王在huáng泉路上,是多么想念公主殿下。”

美人榻是蛇蝎场。

情人誓乃温柔刀。

痴怨红尘事,最是销魂……

第一章 山河破碎风飘絮(1)

天寒,风如刀,视万物为草芥,以大地作刑场。

一行车马在风雪中行进,马车里不时传出暧昧声音,随行侍从充耳不闻,只目视前方走他们的路。

*****

马车内,她紧贴在他身上媚眼如丝,一双灰瞳有烟雨朦胧之美,美如妖。

“公主殿下好本事。”

他嘴唇的轮廓gān净而优美,嘴角却勾起一缕轻挑笑意,紧了紧扶住她腰肢的手,享受她的温暖。

公主殿下这四个字把她的心刺的生疼,心头攒动起隐忍很久的怒火,指甲不知不觉掐进了他的肩。

他的铁骑是怎样踏入她燕国国土的。

他是如何将她一国公主变得肮脏下贱。

她一刻都没忘记。眼下,就是清算的时候!

“王爷可曾听过美人蝎?”

她长眉一挑,暗藏杀气,像极了毒蝎子扬着尾,一触即发。

母蝎子在jiāo…配…后便会杀死对方,而美人蝎,就是这样一种奇毒。

公叔翎眸色一沉,不仅没有一丝松懈放过的意思,还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离自己更近。

他俊美狭长的眼中,流泻出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公主殿下想做什么?”

他的手在她尖削的下巴上轻轻婆娑,如同在赏玩着上好的绸缎。

她垂眸看着这不可一世却死到临头的男人,心头竟闪过一丝不忍。

但她不能不忍!

眸光一冷,她终于说出了这一年来一直想说的话。

“飞烟想……与王爷一起下地狱!!”

公叔翎终于察觉身下有问题,笑意从脸上散去,声音愠怒中竟显出几分悲戚。

“姬飞烟!你竟对我下毒!”

话音刚落,她便被他翻身压了下去。

好一阵狂风bào雪!

人和马都睁不开眼睛。

劲风在道路中穿行,回环往复,长啸接着长啸,似永无停歇的时候……

冷风不知肆nüè了多久才慢慢沉寂下来,只留几缕雪白流云的天空,是黯淡的灰色。

一如姬飞烟的瞳色。

他终于离开她的身体,准确的说是推开她。

“公主huáng泉路走好,本王恕不奉陪。”

她瘫软在他脚下,凌乱而láng狈,此刻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他。

他已披上了鸦青色大氅,束好冠玉。

又是仪表堂堂,举世无双的好模样,谁也不会想到他刚才做了什么。

剑眉微敛,他眼中笑意深沉,每次他这样笑,就要杀人。

飞烟猛地呕吐,竟是一口黑血!

她随即紧攥起他的衣袖,一双眼睛仿佛要渗出血来,“你……怎么还不死!”

美人蝎的毒开始在她腹部扩散,肆nüè,似乎要把她整个腹腔掏空融化掉。

她难以置信盯着他,“怎么会……你怎么会没事!”

只有一种可能,他料到她会对他动手,所以提前服了解药!

可是他哪里来的解药?!

她想不通!她不甘心!

她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就为换一个杀他的机会。

怎么可以是下毒不成发噬其身的结果!

目光相撞的那一刻,她眼中尽是不甘。

而他笑容极为俊美温和,眼中却隐隐有寒意,令人感到危险异常。

“公主给本王准备这么一份大礼,本王也该回公主一个不是?”

第二章 山河破碎风飘絮(2)

只见他从袖中拿出一支密信,扔在她面前。

打开的一瞬间,她瞳孔猛然一缩。

父王竟让长姐替她去赵国和亲!

赵王年过半百,出名的好色,bàonüè,赵国后宫更是乌烟瘴气腥风血雨。

父王怎么能将天性纯良的长姐推到那吃人的地方,这不是要她的命么!

可是……长姐那么爱燕国,那么听父王的话,想必纵有千般委屈也会咬牙承受。

飞烟眼前仿佛出现了长姐含着泪用力朝她微笑的模样……

“不!”她用力摇头。

而最让飞烟震惊的却不是这密信上的内容。

公叔翎对燕国的态度近乎于仇恨,想必做梦都是一举灭燕,所以燕国此番企图寻求盟友,他定是第一个阻拦。

那么这封密信落入了公叔翎手中,长姐岂不是……死定了!

飞烟慌张的神情被公叔翎尽数看在眼里,他眼中笑意渐浓。长姐如母,是她最重要的人。

他低头整理衣裳,不无得意的道:“看来公主殿下对本王准备的礼物相当满意。”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她此刻已经将公叔翎千刀万剐。

马车停住,是到了王府。

她qiáng忍腹痛,直起身子把膝盖合拢,跪在他脚下。

只要能救长姐,要她做什么都她都在所不惜!

“王爷到底要飞烟怎么做,才肯留长姐一命?”

他笑而不语,自己下了马车,还不忘转身向她伸出手,是一如既往的氏族公子风范,温文尔雅。

她压着怒火,搭上了他的手。

双只手,紧紧jiāo握。

他扶她下车,牵她入府。由于腹痛难忍,她整个人不得不倚在他身上,而他任由她依靠,甚至手中还握紧了些。

此情此景,若是旁人不知,想必会以为他们这对“情人”如何如胶似漆。

进了屋,他将她留在房中,自己离开。

她独自撑在柱子旁,腹中仿佛有千万只毒虫噬咬,她已经痛得完全站不直身子。

不知过了多久,他回来了。一壶酒,递到了她眼前。

“酒可催毒,你饮下这壶酒便可立刻毒发身亡,不再受苦。”

他这会儿声音温和,似乎帮她解脱的自己十分伟大。

她抬眼瞪着他,眼里迸出火花。

“王爷还没死!飞烟怎么舍得死!”

他bī近她,声音从她上方欺来。

“那公主殿下舍得你长姐死么?”

他不屑地嗤笑道,“本王要公主做什么公主就要做什么,不是么?”

说着,他已将酒壶qiáng塞进她手中,居高临下地瞥着她。

他要她死,这事没有商量。

她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为何,往日演出来的万般恩爱突然cháo水般涌入脑海。

明明被他掳来齐国的这一年,她无时不盼着脱身,可如今他真将她弃如敝履……

不知为何……她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莫非假话说的多了,连自己都被骗住了?

她的手暗暗握紧了他给的酒,既然他想看她毒发的惨状,便让他看吧,若是自己足够痛苦,让他足够解气,他便没有理由再去祸害她长姐了。

拔掉酒塞,她仰头便要喝下去,却被他拦住。

停了手,她抬眼对上了他意味不明的眼眸。

“公主用美人蝎毒本王的时候,可曾犹豫过?”

他眸色深沉,如深潭,似要将她看穿。

她扯动嘴角冷冷地笑了笑,讽刺道:“飞烟可不比王爷情深义重。”

推开他的手,她将那壶酒大口大口咽下……

父王……母妃……

不是飞烟不爱惜性命,实在是这魔鬼bī人太甚……

长姐……此生养育爱护之恩飞烟无以为报,愿以性命,能护得你周全。

烈酒入喉,辣的她泪悬于眶,自然看不见公叔翎黯然消沉的目光。

盯着她喝的一滴不剩,公叔翎才淡淡一笑,轻松地转过了身,离开的利落而决绝,就好像他与这里即将死去的人从未打过照面。

他只幽幽留下了一句……

“本王会命人将如玥公主的骨灰送回来,jiāo给你,亲手安葬。”

上一篇:冥婚之后下一篇:凰娇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