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帅望的江湖【第1-4部完结+后传+前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韦帅望的江湖

作者:晴川

一,托孤

紫藤花开,韦家的院子如同仙境。

韦家的女主人,美丽如仙子。

幼儿活泼可爱似天使,可是韦家的男主人不肯回到韦家来。

那一日,韩青遇到施施在桃林外发呆。

他忍不住停下来:“施施。”

施施缓缓抬起头,这么多年了,那双黑漆漆闪亮的眼睛仍黑如夜亮如星,眼波流动似星光流转。

她抬起头,眼里已经含着泪,可是泪盈满眼眶却并没有流出来,施施倒是含泪微笑:“韩掌门,他回来了。”

韩青点点头:“有一点事情要jiāo待。”

施施微笑:“他还是不肯回家吗?”

韩青沉默一会儿:“你希望他回家吗?”

施施摇摇头:“他想要的东西,我无力付出。”过了一会儿,叹息:“我欠他太多了。”

韩青沉默一会儿:“感情的事,也不好这么计较。”

施施沉默一会儿:“帅望四岁了。”

韩青要想一想才明白,一个四岁的孩子,在冷家,也该启蒙了。他没有开口。

施施苦笑:“我知道,我明白。可是我没有办法,除了韩掌门,在冷家,我还还能托付给谁呢?”

韩青沉默了。

施施轻声道:“韩掌门不想教他武功也不要紧,掌门还有别的东西可以教他,我只希望,这孩子能在你身边长大,答应我,别把他jiāo给冷恶。”

韩青有点疑惑:“施施,你……怎么想起说这些?”

施施苦笑:“今天,见到韦行了,虽然帅望叫他父亲,可是事到如今,我也不必隐瞒了,韦行是不会看这孩子一眼的,我很理解。可是,这孩子是我的儿子,咱们十几年相识,即使我没嫁给韦行,我仍是韩青你的朋友,是不是?”

韩青点点头:“是,施施,你是我的朋友。”

施施沉默一会儿:“我知道碧凝死在冷恶手里,你不答应,也是人之常情。”声音渐弱:“也是应该的……”说到这里,施施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要求韩青做这种事,她知道她说出口,韩青一定会答应,可是她如何能说出这样qiáng人所难的话呢?施施苦笑:“韩青,我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慢慢变成这样一个厚颜无耻的人的,韩青,请你照看这个孩子,别让他落到他父亲手里,别让他象冷恶。我不敢求你传他功夫,韩青,请你教他做人。”

韩青沉默一会儿,轻声道“施施,那是你的儿子,我会照顾他,到他五岁,如果韦行不传授他武功,我来传授。”

施施扬声:“帅望。”

小帅望似个泥球般自林子里蹦蹦跳跳跑了出来,一头撞进施施怀里,把施施撞得微微皱起眉头苦笑:“你这孩子。”

帅望抬头笑嘻嘻地:“妈妈,什么事啊!”

可是施施已经惊得跳了起来:“你你你,你手里是什么?”

帅望抬起一只手来,满满一手抓了十几二十条不断蠕动的虫子,帅望天真地:“是蚯蚓啊,妈妈,你摸摸,软软的可好玩了!”

帅望伸手过去,施施已经放声尖叫起来。

韩青看到这一幕也禁不住笑起来,他倒伸手挑起一只蚯蚓,微笑蹲下来:“帅望,你这样抓它们,它们会痛,再说它们离开自己的家,会想家,会饿死的,放它们回家好不好?”

施施点头:“对对对,帅望,咱们回家,你也放小虫虫回家,好孩子,快去。”

帅望愣了愣,不太情愿地看看手里的玩具:“让他们跟我回家不好吗?我让他们睡我的chuáng。”

呀~~~!施施头发差点倒竖:“帅望,不可以!”

韩青笑道:“帅望,蚯蚓要睡在泥土里才能活下去,你让他们睡你chuáng上,他们会死的。”

帅望疑惑地:“什么叫死?”

韩青道:“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再没有知觉,不会动不能陪你玩。”

帅望疑惑地看看韩青,看看手里的虫,好似不太相信会发生那种事,韩青笑着拉帅望的手:“来,韩叔叔陪你去林子里,送他们回家。”

韦帅望看了妈妈一眼,不太情愿地,施施急道:“快去,听韩叔叔的话!”

韦帅望不愿意去,施施沉下脸来,谁知帅望性子倔犟,越是给他脸色他越发了驴脾气,当下把手一抬,满满一手的虫子全扔在韩青身上:“给你,你去吧,臭!”

施施厉声:“帅望!”

小帅望已蹬蹬蹬地跑了。

这一场施施期待的拜师礼竟就这样泡了汤。

施施急怒,却拿自己的宝贝儿子没辙,韩青把虫子一条条从自己衣服上拣下去,微笑:“不要紧,小孩子淘气是正常的。”

施施却急怒攻心,气得流下泪来:“这个孩子!”

韩青想不到一场笑闹,竟惹出施施的眼泪来,一时,倒有点吃惊,然后也明白施施是想趁热打铁,让帅望拜了师,她才放心,韩青笑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施施,你放心,帅望到学武时不会没有师父的。”

施施颤声道:“这孩子,被我宠坏了……”

不乖不懂事不会看人眼色倔犟骄纵。

这个样子,如何在冷家立足?

可是如果一直由施施教养下去,这个小霸王,怕会一直是这样讨厌的孩子吧。

二,惊声尖叫

小帅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半夜醒来,他一点也不喜欢半夜醒来,瞪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世界,那感觉可不好。

他哼了几声,没人理,叫了几声妈妈,没人回答。

帅望不高兴了,本来就睡不着,这下子他决定大闹一场,他坐起来,大叫:“妈妈妈妈!”

竟然没有声音。

帅望呆了呆,妈妈去哪了?刚刚的愤怒忽然变做了恐慌。

帅望坐在chuáng上呆了一会儿,考虑着是放声大哭还是起来找找。

帅望胆大顽皮,此时即然是无人管束,他当然是怎么淘气怎么来,当下光脚跳下地,四处找了一圈了,没找到妈妈,倒把个小丫头吵起来,那小丫头不过十二三岁,睡着死猪一般,生让帅望吵醒,也只抬头问一句:“什么事?”见没人回答,重又迷迷糊糊睡去了。

帅望穿上鞋,竟推开门走了出去。

月光清冷,紫藤架黑鸦鸦拉着老长的影子,自家的小院,在午夜看起来,竟然有一点yīn森。帅望轻声劝自己:“你男子汉啊,要做个勇敢的好宝宝啊。”

这个勇敢宝宝就这么走到外面去了。

院子里没有,他出了院门,外面的桃林,一向是他的禁地,妈妈是不准他去的,不过那地方的机关,妈妈也早指给他看过。

今天这样自由,帅望忍不住往桃林里看了看,他看见桃林里飘着一个红衣女人,脚不沾地,悬在半空。

小帅望的头发“唰”地竖了起来。

鬼吧?

不是,那身影那样熟悉,帅望站在那儿,发呆。

他呆了许久,禁不住轻叫一声:“妈妈!”

妈妈,怎么了?

既然是妈妈,不管她怎么了,帅望都不怕,他跑过去,站在妈妈脚下,抬起头,看见好可怕的一张脸,韦帅望到这时,终于受惊哭了起来。

可是无论怎么哭,他亲爱的妈妈再没有回答一声。

帅望就这样独自嚎叫跺脚大哭,所有招术使尽了,不能让他的妈妈回应他,他觉得伤心又害怕,出了什么事?妈妈为什么不再理他了?

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一切忽然失却了控制,不再是他熟悉的样子?帅望的眼泪gān在脸上,他除了站在那儿发呆,无技可施。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来,帅望畏缩地躲到树后,那个人站在施施的尸体旁边,呆了一会儿,把施施从树上放下来,检查了呼吸,把了脉搏,站起来,呆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上一篇:青年韦帅望之不减狂傲下一篇:七玄

晴川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