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特喵的蛇精病!+番外

======================================================================

《全特喵的蛇jīng病!》作者:张家小良子

文案:

被囚于深渊的神,被困于梦魇的魔。

本王将于黎明苏醒,率领千军万马,向你讨伐,我的爱人…

本文又叫《女主的各种死法》,也可以叫《快穿失败的标准示范》。

第一个世界:狗血的童话美人鱼故事,没死;

第二个世界:狗血的修仙小三角故事,死了;

第三个世界:狗血的古代兄妹故事,亲情向,又死了;

第四个世界:狗血的总裁他自闭弟弟的故事,还是死了;

第五个世界:狗血的青chūn校园故事,依旧死了;

第六个世界:狗血的末世复仇故事,死得不能再死了;

第七个世界:狗血的傻子王爷爱王妃的故事,肯定死了啊。

——————————

(*^▽^*)阅前防毒指南:

1.垃圾快穿文,不苏也不慡;

2.算了,更不完了,不要男主了。

3.文案中二,凑字数的;

4.渣渣新手能力差水平低,唯一的优点是心态好脸皮厚;

5.瞎几把乱写,反正也没人看。╮(╯_╰)╭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前世今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衣 ┃ 配角:审笔,判书,于清晏 ┃ 其它:快穿

======================================================================

第1章 海的又一个女儿1

“堕仙素衣,汝认罪否?”

不知沉淀了多长岁月的黑暗中,恍惚间传来一道飘渺而带着qiáng悍威慑力的声音,彷如投入死水中的巨石,波dàng开层层涟漪,浸满了这无边无际的虚无黑暗,无端端在这寒冷至极的死寂中平添了半分生机。

这道声音过后,是沉默,仿佛很长又仿佛很短的一段沉默,让人模糊间会以为刚才那一幕不过是幻觉,然而,这孤寂到绝望的黑暗其实是一头巨shòu,早已吞噬了所有幻觉。所以,如果这是不该存在的幻觉,恰恰证明了涟漪的存在。

她似醒似睡,似生似死,便是在这混沌虚晃的状态下触到了这轻微的涟漪——她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

应该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后,又或许是很短的瞬间,她找回了自己的知觉。许是被关了太长时间了,她早已丢失了所有,丢失了自己的身份,丢失了自己的记忆,甚至丢失了自己的感官。这或许便是最残酷的刑罚吧,在无边无际,没有时间流逝的虚无中悄然被人遗忘,甚至被自己遗忘。

然而此刻,刑罚结束?

她好像应该知道些什么,可实际上她什么也不知道。

漫长而短暂的虚无中,她想起了刚才触及到的涟漪,那涟漪长远到仿佛是来自久睡前的问候,于是她想回答:“何罪之有?”

这声音并不是来自她的嘴,因为她还没有找回自己的五感,这声音来自于她仅存的意识。

那道声音并没有漫长等待后的不耐,依旧是飘渺而威严的,声音的主人仿佛早就猜到了她能听见并且回答,因为他知道挑动涟漪意味着什么,因为他知道她的能力——尽管这能力早已被主人遗弃。

 “素衣,汝知错否?”他又问了一句,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他的态度软和了些许。

素衣?呵,原来她叫素衣。她想着,不知道他为什么问她这个问题,认罪或是知错?有区别吗?明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啊,这人脑子莫不是有毛病?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意识已经代替了嘴巴,所以她的想法没有一丝遗漏地传达到了他的意识中。

“……”对方陷入了沉默。

素衣想了想,好人不吃眼前亏,好像有什么话是这样说的?她应该是好人吧,要不她gān脆认错算了?素衣依旧想着回答:“知错。”

“……”那道声音的主人不知为何沉默了一会儿,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素衣的脑子目前依旧很迟钝,所以她还有些不明白这人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让她不要做好人去做好汉吗?

虚无中仿佛传来一声轻叹,这叹息轻得仿佛源自无边无际远处的缝隙中擦过的一缕细风,轻得无力,可又重得难受,因为这轻叹里仿若悄悄偷渡了几丝不易察觉的悲凉。

“既已知错,罚汝坠刑狱界,尝百般辛苦,断千世冤孽,历万劫不复。”

素衣听不懂他的话,她想,文化人说话真麻烦。

想着想着,她忽然觉得意识一阵晕眩,这般qiáng烈的晕眩仿佛要将那仅存的意识震dàng消散,她想抓住那几缕意识,她还不想消散,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就是不想彻彻底底地消失。

于是素衣猛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是的,抱住,当她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怔愣。不顾脑袋炸裂般的疼痛,她松开了手,看着自己的手心,脑子里指挥手指屈伸,然后她的手指就真的弯曲了两下。

素衣还没有缓过神来,她就这么看着,不知为何心中涌动着滔天巨làng,明明什么也不记得,可是内心里却深切地渴求着呼吸,渴求着心跳,渴求活着,这巨大的触动击打着她的脑子,让素衣差点晕倒。

接着脑子里又是一làng剧痛袭来,素衣qiáng忍着即将晕倒的本能,她要活着,她害怕自己这一晕,就彻底醒不过来了,只有失去过才能体味到重归的珍贵,所以她不敢赌。

素衣翻滚着挣扎,这本能的动作让她意识到疼痛的存在,是的,对于长眠于虚无中的她而言,哪怕是疼痛也那般令人惊喜。最后素衣清晰地感知到了脑子里多了些什么东西,那东西似万针般挤进了她丢失了记忆的脑海,那是一段新的记忆。

素衣有些恐慌了,她知道自己是素衣,哪怕失去了记忆,她也只是素衣,她不想变成别的“素衣”,如果她接受了新的素衣,那原来的她就会消失了。于是回过神来的她qiáng烈地抗拒着那段突兀涌进的东西,她不允许自己成为别人,因为那会杀了自己。

神魂已然开始震dàng,素衣知道自己如果再继续抗拒的话她很可能就会消散于天地,可不知为何,哪怕拼着死亡,她也不想认输。

玉石俱焚吧,素衣大笑起来,剧烈的疼痛bī出了眼泪,让她此刻的形容láng狈至极。

忽然一段清凉的气息抚平了躁狂的战场,素衣还没有从缓和的疼痛中回过神来就听到那道虚无中的声音:“汝既贪生,莫自作聪明,擅自妄为。”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说话的语气十分冷漠,素衣却知道他的劝告没有恶意,于是她尝试着接受那段记忆,只是在脑海深处依旧有一个声音时时警告着她:这不是你的记忆。

记忆如推垮了堤坝的làngcháo,让素衣难受得浑身抽搐。

————————-——

记忆的原主名叫“苏伊”,是一条小美人鱼,也是海王最疼爱的小女儿。苏伊从小就深受宠爱,她拥有美丽的外表与动人的歌喉,对于整个海洋王国而言,天真烂漫的她是最耀眼的珍珠。但是苏伊却并不满足,尽管母亲姐姐们多番警告,她依旧对海面上的世界充满好奇。

某一天,苏伊偷溜上海面时,遇上了如阳光般光彩夺目的人族王子,她对他一见钟情,一直跟随在他的船队后面。谁料骤然间狂风bào雨,翻涌的làngcháo将王子打下了海岸,苏伊忘记了父母的叮嘱,救下了王子,由于人鱼身份,她只好将他置于岸边才遗憾离去。

苏伊一直忘不了王子,于是她便偷偷乞求海族巫师给予她去寻找王子的机会,巫师同意了,但是她也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她不仅失去了声音,而且每一步都踩着剧痛,但她依旧义无反顾地去寻找王子了。

苏伊找到了王子,却难以表达,她只能忍着疼痛舞蹈,以此表示她对他的爱慕,然而此时的王子已经爱上了他误以为救下了自己的邻国公主。在国王王后的安排下,他很顺利地就要和邻国公主结婚了,得知消息的苏伊悲痛欲绝。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