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0)

然后,看着东方宇那戴着面具般的笑脸,食不知味地吃完早饭,一起出门上了马车。

“走吧!”南宫灵说:“去哪儿?”

“灵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东方宇说:“只要能陪着灵儿,去哪儿都行!”

“我说,你能不能别说这么肉麻的话。”南宫灵搓了搓手臂,“现在马车里又没有别人,你不用再演戏了。”

“灵儿什么意思?是嫌我的诚意不够吗?”东方宇有点意外,但依然微笑着说。

南宫灵撇撇嘴说:“你不要假装听不懂,你不想说就算了。只求你别再开口就行。”

东方宇看看她,于是没再开口。

“咦,那是哪里?”南宫灵指着窗外问。

东方宇探头一看,说:“那是西洋商人新开的铺子,里面有很多新鲜的玩意儿。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好!”南宫灵说:“就去那儿逛逛。”

马车停在了门口,东方宇先下了车,又向南宫灵伸出了手。

“不用!”南宫灵直接撑着车框就跳了下来。

东方宇收回了手,看着她,皱了皱眉。以前娇气的南宫灵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四海一家。”南宫灵抬头看着店铺的招牌,说:“口气还挺大的,看样子生意不错!”

门口站着迎客的西洋人走了过来,头发卷曲着,眼珠金褐色,身材高大,说着一口流利的官话,笑容满面地向他们作揖,“客官,里面请。”

这个应该是意大利人吧,不晓得跟马可波罗有没有关系。南宫灵一边打量一边向里走。

店铺里货物琳琅,有毛毡布匹,各式珠宝,香料,药材,皮货,漆器,应有尽有。

难怪敢叫四海一家,当真是集全天下的物品于一身了。

南宫灵拿起一个小玩意,打开看了看,居然是一个怀表。

“灵儿喜欢这个?”东方宇问。

南宫灵直接问那个西洋人:“伙计,这个多少钱?”

西洋人笑容可掬说:“这位小姐,这个十两纹银。”

“哦!”南宫灵还没掏出钱来,东方宇就已经付了账。南宫灵看看东方宇,也就欣然接受了。陪女人逛街,当然是男人买单了。

南宫灵在这个店铺里买了一个怀表,一个上发条的八宝音乐盒,都是东方宇付的钱。

“你没有什么要买的吗?”南宫灵看东方宇一样东西也没挑,问道。

东方宇摇摇头,说:“没什么用得上的。”

“哦!”南宫灵说:“那走吧,你送了我礼物,今天中午吃饭我请客。不过你可别误会,礼尚往来而已。”

“好,礼尚往来。”东方宇说:“前面就是同福酒楼,去那里吧。”

东方宇领着南宫灵到了同福楼的雅间。

南宫灵一进门就觉得眼熟,到了雅间才想起这不就是上次和夏荷出来吃饭的地方嘛!上次还遇到了那个姓段的男人。想到这里,南宫灵有点不安,这次就不要再遇到那个衰人了。

不一会儿,酒菜就端了上来,铺了满满一桌子。

“你这……”南宫灵看得目瞪口呆,“也点太多了吧,我们怎么吃得完啊?”

“多?”东方宇说:“我这是照你以往的习惯点的。你以前没有十道八道菜是不会动筷子的。”

“我……”南宫灵说:“那是以前,我现在觉得点太多làng费,这么多菜,你分给下人吃吧。”

“这样,不太妥吧?”东方宇说。

“怎么不妥?”南宫灵站起来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说:“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这四菜一汤留下,其他的分给其余人,让他们在外面吃吧。”

“你……”东方宇看着南宫灵,若有所思道:“倒真的和以前不同了。”

逛了一上午,南宫灵也饿了,一阵风卷残云,桌上的菜就吃得七七八八了。

“呃!”南宫灵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放下了筷子。

“这家酒楼菜的味道真的不错!”南宫灵看东方宇都没怎么动筷子,说:“你吃饱了没?看你都没怎么动筷子?不合口味?”

“吃饱了!菜的味道确实不错!”东方宇举起酒杯,喝了口酒。

“哦,吃饱了就行!”南宫灵揉着肚子摊在椅子上,说:“我得歇歇,太撑了。”

东方宇起身踱到了栏杆边,看着外面的街道,说“灵儿,吃撑了别坐着,过来站一站。你看这里的风景真不错,可以看到远处的虹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