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00)

明月知道,他不是在写字,而是在描摹,描摹自己心口处被他亲手刻上的一个“雪”字。

“明月,我还记得你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今生非天雪不娶。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尹天奇说:“我真的被你们给打动了,同意了你们的婚事。可是当我一心想着来给你主婚的时候,你给我看的是什么?是天雪的尸体……”

说到这里,尹天奇狠狠地用力一戳,手指插入血肉里,明月闷哼一声。

“现在,”尹天奇接着说:“你又告诉我,你娶了别的女人。你是在说,你可以忘记天雪,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吗?那你为什么不远走高飞,而是要在这里承受我的怒气?”

“是我错了,”明月说:“错了就该接受惩罚。”

“错了?”尹天奇说:“我欣赏你敢于认错的勇气,我现在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是谁让你有的勇气?”

明月说:“那个女人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我休了她。”

“哦?”尹天奇有点意外,说:“这不太像是你明月公子会做的事情。我现在更加好奇了,什么样的女人会让你做出这失常的事情。”

明月刚想开口,突然听到树林传来一个女人的呼喊声,“明月——”紧接着,赵琴的身影出现了。

看见明月胸口流血地和一个玄衣男子对峙着,赵琴惊呼一声,朝明月跑了过去。

“你,你是谁?你想gān什么?”赵琴一把拉过明月,将他护在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尹天奇。

“哈哈哈——”尹天奇仰天大笑,说:“有意思,有意思。明月,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奇女子吧!”

明月万万没有想到,赵琴会出现这里,他用力把赵琴推开,推得赵琴摔在地上,说:“你来gān什么?我说过再不会见你,你走!”

赵琴顾不得摔佟的手脚,爬起来跪到明月面前说:“明月,我错了,我认错,好不好?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好不好?”

“休书一写,再难回头。”明月冷着脸说:“你走吧,看见你让我觉得恶心。”

“你……”赵琴没想到明月会这么说,心中万分难受,眼泪止不住地向下流。

“没想到我们明月公子也有这么绝情的时候啊!”一旁看戏的尹天奇说道:“这位姑娘,你犯了明月公子的什么忌讳啊,跟我说说,我帮你们劝和劝和啊!”

“我们的事已无挽回的余地,谁劝也没用!”明月说:“好聚好散,你快走吧!”

尹天奇上前一步,抓住明月的手臂,说:“别着急嘛!我想听一听。”说着扣住明月的脉门让他使不出一丝力气。

“我……”赵琴看看明月,看看尹天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明月心急如焚,可是又不能让尹天奇看出来,现在又使不出一丝力气,额头上汗如泉涌。

“不说吗?”尹天奇温柔地看着赵琴,说:“我跟明月的关系很不一般,明月很听我的话的。”

赵琴心想,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哄吗?刚刚明明看到弄伤明月,现在他的胸口上都是血。我要是相信你的话,我就是脑残。看来明月是遇到危险了,这个玄衣男子有可能是他的仇家,得想办法救明月才行。

“我,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赵琴一边开口敷衍,一边思索着对策。

“没关系,慢慢说,我今天有时间。”尹天奇哄道。

“我,我想想,该怎么说呢……”赵琴想拖延时间,等北堂傲天进来。

赵琴说:“其实,我觉得我也没犯什么大错啊,就是小小的骗了一下他。真的,其实连骗都算不上,就是隐瞒,有事没告诉他。你知道吗?我骗过的人多了去了,包括我爹我娘我哥,我都骗过,每个人……”

赵琴滔滔不绝地讲着,讲得尹天奇直皱眉。

“好了!”尹天奇终于忍不住了,说:“讲了半天都是些废话,我没兴趣知道你骗了多少人,每个人都是怎么骗得,我就想知道你骗明月……”

“你是在拖延时间吧!”尹天奇终于反应了过来,厉声问道:“你在等谁?”

“我!”一个男子施展轻功从树林外飞了进来。

赵琴见到后喜出望外,叫道:“北堂,你终于进来了。那个人是明月的仇家,你快救明月!”

“北堂傲天?哈哈哈——”尹天奇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三年未见,你的轻功倒是长进了不少。”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