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06)

应该说他们是运气差吧,没走多远就和魔教搜山的人撞个正着。

于是两人又开始一阵狂奔,最后来到了一处悬崖。

“怎么办?”赵琴看看身后的悬崖,又看看面前喊打喊杀的魔教教徒,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悲催过。北堂傲天护着赵琴,浴血奋战,十分láng狈。

“琴卿,我这次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北堂傲天一边打一边说。

“报答?”赵琴翻了个白眼,“先杀出去再说吧。如果我们这次能够全身而退,你这辈子的琴和曲我包了,想听什么,想什么时候听,我随叫随到,怎么样?”

“好,成jiāo!”北堂傲天说。

“北堂兄!”明月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两人身边。

北堂傲天看着越聚越多的魔教教徒,担心那个心狠手辣的魔教教主杀过来,对明月说:“明月,悬崖那里有个平台,可以跃到对面,你带琴卿先走。”

“好!”明月二话不说,一把抱住赵琴跳到平台上,打算借力跃到悬崖的另一边,好突出重围。两人刚落脚到平台上,赵琴就感到一股极为qiáng大的冲击力从侧面过来,直接将她从平台上扫了出去,坠入山崖。

“啊——”

一切发生的太快,赵琴所有的反应只来得及尖叫出声。

第四十七章 大难不死

“琴儿!”明月惊呼出声,伸手去抓,赵琴的衣带从指尖滑过,明月眼睁睁地看着赵琴向山崖坠去。明月跃出平台,飞向深渊,追逐着赵琴下坠的身影。

身后,北堂傲天大叫:“明月!”

明月的腰间被一条腰带牢牢缠住,稳稳地拉住了他。

“明月,上来!”北堂傲天手臂使力,把明月拉了上来,捉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得离崖边的远远的。

明月跌坐在地上,眼神呆呆的,眼前尽是刚刚赵琴坠崖的情景。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明明刚刚那个人还搂在自己的手中,如今,却什么都没有了。不管是琴卿还是南宫灵,都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明明应该好好保护的,可是……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自己的面前。

明月慢慢举起自己的右手,右掌狠扬,拍向自己的胸口。

“明月!”北堂傲天飞扑过来,拉住他的手,说:“你疯了!你想自尽?”

明月抬起头看着北堂傲天,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是的,不是的,”北堂傲天急切地说:“这不是你的错,一直都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他们,凶手也是他们,不是你。”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围堵他们的魔教教徒渐渐退去,这会儿,悬崖边只剩下了明月和北堂傲天。

北堂傲天正和明月对峙着,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从远处几个起跃,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北堂傲天抬头一看,是南宫俊和东方宇。

“灵儿呢?”南宫俊见面就问。

明月满目怆然的看向崖边,说:“她,她……坠崖了!”

“什么?”“什么?”

南宫俊和东方宇大吃一惊,不敢置信。

明月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对南宫俊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他。”

“你!”南宫俊睚眦欲裂,抽出手中的剑,直刺明月的心口。明月不闪不躲,一副求死的样子。

“当”的一声,北堂傲天拔剑挡住了南宫俊的杀招,叫道:“你疯了,是魔教的人gān的,不关明月的事。”

“魔教?”东方宇环顾四周,说:“魔教的人在哪儿?”

“东方少爷!”北堂傲天说:“你不会不知道凌云山是魔教的地盘吧?你说魔教的人在哪儿?”

“我当然知道,”东方宇说:“但是你们休想因为这里是凌云山,就把一切推到魔教的身上。我和阿俊分明清清楚楚地看到,是你带走了南宫灵。如今她出了事,你们能脱得了gān系吗?”

“别说了!”明月说:“此事因我而起,她也因我而死。南宫俊,你动手吧,明月死而无憾!”

“好!”南宫俊咬着牙说:“这可是你说的!”说完,就要挥剑刺下。

“南宫俊!”北堂傲天大叫:“你敢杀他?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天谴?南宫俊没想到北堂傲天会说出这样的话,问道:“北堂傲天,你什么意思?”

“北堂兄,别说,”明月哀求道:“就当是我求你,求你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不要说出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