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12)

我……出来了?赵琴压抑住内心的喜悦,小心地伸出手向身边摸了摸,没有看不见的墙。她又尝试着向前走了几步,还是没有碰到阻隔。这么说……我确实是出来了?

太好了!赵琴高兴地差点跳起来。她开心的去推浴池的门,发现自己的手穿了过去。

赵琴怔住,震惊地把手收了回来,又伸出去,又穿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她换了只手试,竟然也穿过去了。

她咬咬牙,闭着眼睛向门上撞了过去,意料之中,她没有受到阻碍地穿了过来,站在了走廊上。

赵琴茫然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道闪电劈下,照亮她惨白的面容。

“啊——”一声尖叫响起,吓得赵琴一哆嗦。她循声看去,发现在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小丫头。

小丫头的脚边倒着一个燃烧的灯笼,火光映着小姑娘那张充满恐惧的脸。

小姑娘脸色苍白,浑身发抖,“鬼,鬼,鬼啊——”一边叫着一边落荒而逃。

又是一道闪电劈下,赵琴瞬间消失了,走廊上只留下一个燃烧着灯笼。

赵琴,又回到珠子里了,

赵琴郁闷了,她非常非常的郁闷。她坐在珠子里,安静的发着呆。

自己……应该是摔死了吧

而现在的自己……是鬼?

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她呆呆地坐着,仿佛时间跟着静止,唯一流淌的,是心头翻起的làngcháo。

自己死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一直待在这颗珠子里,等待着魂飞魄散的那一天?

还有明月,明月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他经历过天雪的死亡,如今又要面对自己的死亡,他……能受的了吗……

明月,明月,明月,赵琴低声念着这个名字,忽然间泪流满面。

王爷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慡。紫彤服侍着他穿上衣裳,他往袖筒了摸了摸,发现珠子似乎不在里面。他又仔细地摸了一下,把身上所有的包都摸了一遍。

“王爷!”紫彤见到,问:“您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紫彤,”王爷问:“本王的那颗珠子你见到了吗?”

“珠子?”紫彤说:“昨天见王爷收到身上了,怎么,找不见了吗?”

“是啊,”王爷一边摸着,一边说:“本王记得放到袖子了,可是现在怎么找不到了呢?”

“王爷别急,再想想。”紫彤说:“兴许是放到其他的地方了。”

“其他地方?”王爷想了一下,说:“昨天本王也没去过哪里啊。”

“不对啊,王爷,”紫彤想起来一件事,说:“王爷,您今天这衣裳是新换的,昨天穿得不是这身啊!”

“哎,看我”王爷一拍自己的脑袋,说:“我昨天换下来的衣裳呢?”

“送去洗了。”紫彤说:“王爷别急,我这就去看看。”

“快去吧,”王爷说:“给本王拿回来!”

过了一会儿,紫彤回来回话,说:“王爷,您昨天穿戴的衣服我都找过了,没有。问了洗衣的大娘,也说没有看到。”

“那它去哪儿了呢?总不会是自己长腿跑掉了吧。”王爷皱着眉想了想,说:“紫彤,叫昨天侍候本王沐浴的那两个侍女过来。”

“是!”紫彤马上传话下去,叫昨天的哪两个侍女过来。

等了一会儿,只来了一个侍女。

“绿萍,怎么只有你一人,绿萝呢?”紫彤问。

“紫彤姐姐,绿萝病了。”绿萍回答。

“病了?”紫彤问:“昨儿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病了?”

“那个,我……”绿萍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听见王爷在院子里叫道:“紫彤,人来了就带进来,别在外面说悄悄话。”

“是!”紫彤高声应道,对绿萍说:“进去吧,仔细回话。”

紫彤领着绿萍进去之后,说:“王爷,只绿萍来了。绿萝病了,没能来。”

“病了?”王爷问:“什么病啊?”

绿萍支支吾吾地说:“也没什么大病,就是,就是……jīng神不好。”

看着绿萍这个样子,王爷知道她没有说实话,一拍桌子说:“说实话!”

绿萍吓得跪在了地上,说:“回王爷,绿萝确实是病了,不过,她是被吓病的。”

“吓病的?”王爷问:“她被什么吓着了?”

“回王爷的话,昨天绿萝在浴池外面……”绿萍说:“见到鬼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