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13)

“鬼?”王爷兴致来了,问:“什么鬼?男鬼女鬼?什么样?”

“女,女鬼”绿萍说:“长长的头发,惨白的一张脸……吓死人了。绿萝看到了,当时就吓病了。”

浴池外面?王爷若有所思,说:“好了,你下去吧!”

“是!”绿萍退了下去。

“王爷,”紫彤说:“珠子的事儿您还没问呢?”

“不用了,本王亲自去找。”王爷迈步走了出去。紫彤赶紧跟在后面。

王爷来到昨天晚上沐浴的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浴池地面上的珠子。

“果然在这。”王爷跳下浴池,将珠子捡了起来,然后对紫彤说:“紫彤,吩咐下去,明天启程回南诏”。

紫彤应道:“是!”

南诏?珠子里的赵琴听见这个地名觉得很是耳熟,仔细一想,这不是明月曾经说过的那个家家有水户户养花的地方吗?这个王爷看来并不是天启朝的王爷,而是南诏国的王爷。

王爷拿着珠子回到房间,找了个木匣子把珠子放在里面,还上了锁。

紫彤纳闷地看着这些,说:“王爷,您这是……”

王爷说:“紫彤,去找点黑狗血来。”

“黑,黑狗血?”紫彤吃惊地叫道:“这,这是要gān什么啊?”

王爷一指木匣子,说:“涂在这个上面。”

“啊?”紫彤张大了嘴巴。

赵琴两眼一抹黑的坐在珠子里,突然闻道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恶~,这什么味道啊?赵琴差点吐了出来,这个王爷在搞什么鬼啊!

“王爷,够了吗?”紫彤把黑狗血涂在木匣子上,问道。

王爷看了看,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说:“再涂点。”

紫彤屏住呼吸,硬着头皮把黑狗血涂满整个木匣子,赵琴在里面差点被熏晕过去。

“好了!”王爷说:“就这样了。紫彤,去把它锁到柜子里。明天记得要拿出来啊。”

“是!”紫彤硬挺着把这个臭臭的木匣子放到柜子里,上了锁。

王爷挥挥手让她退下,自己坐在桌子边看着那个柜子,心想,涂了黑狗血,看你还怎么出来?等回到南诏国让原上之那个神棍看看,就知道你是鬼是妖了。

第二天一早,王爷人马就浩浩dàngdàng的出发了。

赵琴一直在黑暗中被腥臭味折磨着,整天头昏脑涨。

走了十天,他们终于回到了南诏国。

马车停在了凤王府的门前,管家周清恭恭敬敬地等在大门外。

等王爷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候着的下人们跪地行礼,口称:“恭迎王爷回府。”

原来,他就是南诏国有名的凤王——凤伽罗。

“终于回来了!”凤伽罗斜倚在自己院子里的软塌上,对紫彤说:“还是自己的王府好啊!”

“那可不?”紫彤笑着说:“不是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

“是啊。”凤伽罗点点头,说:“我的那个木匣子你收哪了?”

紫彤说:“就在王爷房中。

“好!”凤伽罗说,“拿上匣子,我们去见原上之。”

“原公子?”紫彤说:“您不是最烦见他的吗?”

“没办法,”凤伽罗说:“这次是有事找这个神棍,不去不行啊。”

“哦?”紫彤满心疑惑的抱着木匣子,跟着凤伽罗出来门。

天星阁。

小卓子看见凤王的马车停在门口,就赶紧迎了上去,说:“小的参见王爷,王爷可是来找我家公子的?”

凤伽罗从马车上下来,说:“是啊,快叫你家公子迎驾!”

“真是不巧!”小卓子说:“我家公子不在府中,去了占星台。”

“占星台?”凤伽罗说:“这大白天的在占星台gān啥?又看不见星星。小卓子,快去禀告你家公子,就说本王来找他了。让他赶紧回来侍候着。”

“是!”小卓子说:“那请王爷进府稍坐,我这就去请我家公子回来。”

“快去!”凤伽罗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凤伽罗坐在大厅里,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茶,桌子上放着木匣子。

当他喝第六杯茶的时候,终于听到了脚步声。

“上之,你终于回来了!”凤伽罗抱怨道:“等你半天了!”

“抱歉,让王爷久等了!”原上之拱了拱手,说:“王爷可曾用饭?”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