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17)

“没关系!”赵琴摆了摆手,说:“事情都发生了,谁也不可能当没发生过。”

原上之又问:“上之还想冒昧的问一下,姑娘您刚来的时候,是进入了谁的身体?”

赵琴沉默了一会儿,说:“南宫世家的……南宫灵。”

“是她?”原上之说:“上之明白了,唐突之处还请姑娘海涵。”

赵琴说:“原上之,你问了这么多,你的目的是什么?”

原上之说:“实不相瞒,上之乃是一名占星之人。近日来夜观天象,发现南诏国的天命似有变数,所以一直在寻找这个变数。”

“变数?”赵琴瞠目结舌道:“你是说,我是这个变数?不会吧,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够影响一个国家的命运。”

“也许吧!”原上之说:“姑娘也不必想太多。看姑娘是个良善之人,上之定会帮助姑娘早日脱困。”

良善之人?赵琴心想,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认为我不是良善之人,就要灭了我,是吗?放心吧,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女子,哪能掀起多大的风làng啊。我现在就想从珠子里出来,好去找明月,看看明月怎么样了。

原上之见赵琴不说话,以为她累了,就说:“时辰不早了,上之就不打扰姑娘休息了。姑娘早点歇着吧!”

“哎——”赵琴见原上之似乎打算结束话题了,赶紧说:“你问了我半天,我还没问你呢。”

原上之说:“姑娘想问上之什么?”

赵琴问道:“我想知道,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而你,却可以看见和听见我呢?”

原上之笑笑,从脖子上扯出一根红绳,红绳下方系着一颗心形的石头,粉粉的,很是好看。

赵琴没想到,一个大男人身上居然会带着这么小女人的东西,不禁打了个冷战,心想,这个原上之看着也不娘啊,不会是……

原上之说:“因为我身上戴着这颗灵玉之心。戴上它就能和魂魄jiāo流。”

“原来是这样啊!”赵琴真是开眼界了。

赵琴问:“那你刚刚答应了那个凤王,说是明天让他也能看见我,你是打算把这根项链给他?”

原上之笑笑说:“灵玉之心我有两颗,给他一颗便是。”

哇,这么大方,你是土豪吗?赵琴撇撇嘴,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跟那个王爷jiāo谈。”

“为何?”原上之问。

赵琴说:“觉得他不是个好人!”

“不是好人?”原上之笑了,“那要看姑娘对好人的定义是什么了。王爷可是做了什么姑娘不喜欢的事情?”

“他晚上和女人……”赵琴差点脱口而出,还好即使打住,说:“我觉得他是好色之徒。”

“哈哈哈,”原上之大笑起来。

赵琴红着脸说:“你笑什么?”

原上之说:“他可是王爷,是当今王上的同母胞弟。就算他不向王上一样有三宫六院,但也是妻妾成群。”

妻妾成群?赵琴郁闷的想,果然古代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幸好自己有明月。

想到明月,赵琴觉得心情惆怅起来。

原上之敏感的察觉到,问:“姑娘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赵琴看了看原上之,问:“原公子,你能帮我找个人吗?”

“找人?”原上之问:“姑娘是想找南宫世家的家人吗?”

“不是,”赵琴说:“天启朝的泸州城有个明月楼,你知道吗?”

原上之说:“似乎听人说过。”

赵琴说:“我想找明月楼的明月公子,你能帮我吗?”

“这个……”原上之说:“恕上之直说,上之能力有限,这个忙我还真帮不了你。不过,姑娘或许可以请王爷帮忙。”

赵琴说:“凤王?”

原上之说:“对,等明天王爷戴上了灵玉之心,姑娘自然可以将自己的烦心之事告知,兴许王爷愿意帮忙。”

赵琴想了想,也别无他法,只好说:“好吧!我明天试试看!”

原上之说:“姑娘若没有别的事情,就请歇息吧!”

“嗯!”赵琴点点头,说:“晚安!”说完,在珠子里躺了下来。看着外面的原上之,觉得心里怪怪的。当着一个能看得见自己的男子的面,睡觉……赵琴觉得浑身不自在。

原上之当着赵琴的面,把灵石之心摘了下来,然后chuī熄了烛火,到chuáng上躺了下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