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2)

“不认识?”东方宇冷笑着说:“你都要跟着他私奔了,你还说你不认识他?”

“请注意你的措辞,东方公子。”南宫灵看着东方宇说,“就算你喜欢当一个被戴绿帽的未婚夫,但是,请你找别人来配合演戏,本小姐没有这个功夫。”

“巧言令色也无法掩饰你与人私奔的事实,”东方宇丝毫不为所动,接着说,“三更半夜,一个与你私定终身的男子出现你的房中,你倒是说说看,你们是在gān什么?”

“什么私定终生?是他三更半夜地潜进我房里要劫持我,关我什么事!”

“劫持?”东方宇又轻笑一声,“见到歹人,南宫小姐居然不呼救,还真是好胆量!”

“你……”南宫灵分辩道:“呼救也要能呼得出来啊,他捂住我的嘴巴我怎么呼啊?好不容挣脱开来,还没来得及喊你们就到了。”

“这么说,是怪我们来得太快了?”东方宇转头看了南宫俊一眼,“晚了,只怕是谁都留不下了。既然你说你不认识他,那这是什么?”

东方宇亮出刚刚从段天舒身上拿来的玉佩,问道:“这个又怎么到他的手中?”

南宫灵没想好对策,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说:“大哥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

“要不是今天我找阿宇练剑练到后半夜,怎么能发现这大半夜鬼鬼祟祟的人影?又怎么能撞破你们的计划?”南宫俊脸色铁青地说:“灵儿,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阿宇!”南宫俊转身对东方宇说:“今天这事等我禀告给爹,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阿俊!”东方宇把手中的玉佩往南宫灵身上一丢,对着南宫俊一抱拳:“此等水性杨花的女人我是不会娶进门的,明天我就向南宫伯伯退婚!”

“你说什么?你骂谁水性杨花?”南宫灵气得浑身发抖,“你把话说清楚!”

“南宫灵,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不是无赖泼妇,不要再给你爹丢人了!”东方宇说完,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南宫俊看了看南宫灵,叹了口气,走了。

满院子的人呼啦啦全走了。南宫灵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小姐!”夏荷和冬梅走过来扶着南宫灵。

“你们,你们俩刚才gān嘛去了?”南宫灵拉着两人的胳膊问道:“怎么一句话都不帮我说?”

“小姐,我们,我们……”夏荷和冬梅支吾着。

“我说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姓段的,也没想要跟他私奔。你们信不信我?”南宫灵问道。

“这个……”两个丫鬟迟疑了一下,夏荷一把握住南宫灵的手,说:“小姐,我信你。是那个姓段的自作多情,不关小姐的事。”“是啊,是啊,我也相信你,小姐。”冬梅也一旁帮腔说道。

“好,你们信我就够了!”南宫灵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沮丧的说,“不过,只有你们信我是不够的啊……”

“小姐……”两个丫鬟想安慰她又无从插嘴。

“算了,你们回去睡吧,让我自己想一想。”南宫灵冲她们摆摆手,自己坐回到了chuáng上。

唉!看样子被人设计了。南宫灵心想,那个段天舒看起来不会武功,怎么可能一个人单枪匹马地摸到她的房间里,如果说没人给他带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还有那个东方宇,几句话就把水性杨花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痛痛快快地说出“退婚”的事情。这说明,他根本不想要这门婚事。不过,他这是顺水推舟呢,还有有心为之呢?南宫灵陷入了沉思。

第十四章 遭遇退婚

南宫灵几乎一夜未眠,天将亮的时候才又累又倦地闭上了眼睛。

还没睡多久,就被一阵哭声吵醒。

“呜呜呜,灵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南宫夫人连哭带喊地走了进来。

南宫灵只好从chuáng上坐起来,顶着一双熊猫眼看着自己的母亲。

“灵儿!”南宫夫人坐在chuáng边拉着南宫灵的手说:“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女儿,你怎么那么糊涂啊!那个姓段的无钱无势,除了一张脸有什么啊!你怎么能被他迷惑至此啊!”

“娘!你误会了!”南宫灵无奈地说:“我根本就不记得这个姓段的,怎么可能跟他走嘛!只是事有凑巧,被大哥误会,我也没办法。”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