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21)

看见她进来,凤伽罗的脸色沉了下来,厉声说:“谁叫你进来的?”

“我,我……”紫彤支支吾吾地说:“奴婢是给王爷送茶来,奴婢怕王爷口渴,奴婢……”

“奴婢?”凤伽罗一拍桌子,说:“你还知道你是奴婢,想来就来,我还以为你是主子呢。”

“王爷!”紫彤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都颤抖了,“王,王爷,奴,奴婢错了,不该自作主张,请王爷责罚!”

凤伽罗沉着脸正想开口,突然听见珠子里的赵琴说:“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人家小姑娘怕你口渴给你送茶来,你还要罚人家,没道理!”

凤伽罗只觉得一股火从心中燃了起来,他恨恨地向桌上的珠子盯了过去,赵琴也死死地盯着他,没有丝毫退缩。

“王,王爷!”紫彤小心翼翼地开口,“请王爷责罚!”

“算了,”凤伽罗说:“你退下吧。记住,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是!”紫彤珠泪涟涟,退了下去。

“我发现你的胆子真得很大!”凤伽罗冷冷地说:“而且,你很喜欢挑起我怒气。”

“你想多了!”赵琴说:“我就事论事罢了。”

“就事论事,好,就事论事!”凤伽罗说:“没想到南宫世家的大小姐这么喜欢打抱不平。”

赵琴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转念一想,肯定是他bī原上之告诉他的。哼,有特权了不起啊!

赵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怎么又变哑巴了?”凤伽罗说:“果然是大小姐脾气!养不教父之过,本王倒是很乐意和你的父亲谈谈子女教养问题。”

“凤伽罗!”赵琴怒视着凤伽罗,说:“你凭什么去找我父亲?”

凤伽罗说:“你说我凭什么?”

两人僵持了起来,赵琴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看着凤伽罗那副以权压人的样子,赵琴恨不得一拳砸到他脸上。可是心中一个声音却在说,冷静,冷静,这里是封建社会,王权高于一切,和他谈平等是天方夜谭。

怒气在赵琴的胸膛里转了几圈,渐渐消散了。

赵琴软了下来,说:“凤伽罗,你是吓唬我的,对吧?你不会去找南宫珏的,是吗?”

凤伽罗本来以为赵琴会跳起来,没想到她的态度突然转变了,有点不适应,说:“一介草民,不值得我一个王爷去过问。”

“那就好!”赵琴闷闷地说:“我想休息了,你能出去吗?”

“休息?现在?”凤伽罗说:“这大下午的,你要休息?”

“午休,不行吗?”赵琴gān脆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看着赵琴这个样子,凤伽罗突然觉得很有趣。

赵琴等了半天,发现他还坐在自己的面前,索性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不管不顾的睡午觉了。

等赵琴一觉醒来,发现屋子的灯已经亮了,凤伽罗斜倚在chuáng头,正在看书。

借着灯光,赵琴打量着凤伽罗,暖huáng的灯光里,凤伽罗的五官变得柔和起来,整个人也显得亲切了许多,看着看着,赵琴突然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被人注视着,凤伽罗怎么会没有感觉,更可况这个还不是人,是鬼。

“能不能别盯着我看啊!”凤伽罗边翻书页,一边说:“被鬼盯着让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赵琴说:“你还真是毒舌,一开口就气死人。”

“呵呵呵,”看着赵琴气呼呼的样子,凤伽罗从chuáng上下来,走到桌旁坐了下来,把锁魂珠托在手心,对着赵琴说:“好了,不气你了,我们讲和,好不好?”

赵琴看着凤伽罗含笑的脸,说:“好吧,讲和了!”

看着凤伽罗这张放大的脸,感觉自己在别人的手心里,赵琴觉得有点不自在,说:“你能不能把我放下。”

“好!”凤伽罗轻轻地把锁魂珠放下。

紫彤端着茶水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下午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她听见王爷在里面自言自语,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

“咚咚咚”紫彤敲了敲门,说:“王爷,紫彤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凤伽罗说。

紫彤推开门,走了进去,把茶水放到桌子上,眼角迅速地把房间里扫了一遍,没有看到任何人呢,心底一惊。

“下去吧!”凤伽罗说。

“是!”紫彤拿起托盘,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