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28)

凤伽罗笑笑,说:“好吧,那就一千五百两吧!”

“两千两!”凤伽祺喊道,他已经猜到凤伽罗的心意了。

凤伽罗握住椅子扶手的手紧了紧。

原上之笑道:“王爷,既然端王爷喜欢,不如就让给他吧,雪球再喜欢也只是一个畜生,哪能夺端王爷所好呢,您说是不是?”

凤伽祺一听,气得不行,这个原上之仗着有凤王撑腰,居然敢拿我跟一只畜生比?正想发作,就听凤伽罗说:“上之此言差矣,这铃铛乃是畜生佩戴之物,端王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只是凑个热闹帮这铃铛抬个价而已。”

凤伽祺:“……”

凤伽罗从容的出价:“两千五百两!”

其他人看着两个王爷之间的暗流涌动,识趣的当了观众,招魂铃被凤伽罗顺利的拍了下来。

招魂铃得手,凤伽罗也就没心情再继续看下去,早早地就退了场。

凤伽祺看着凤伽罗的背影,气得牙痒痒。

回王府的马车上,原上之问:“王爷,今天你和端王的梁子可是结下了!”

“哼!”凤伽罗说:“我们之间的梁子早就不少了,也不多今天一个。”

凤伽罗看着掌中的招魂铃,问:“上之,这招魂铃怎么用?”

原上之说:“等下回到王府,我先试试吧。招魂铃配上招魂咒,应该会有效果。”

“那就好,本王也……”凤伽罗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本王也什么呢,也很期待?这好像……不太对吧!

原上之虽然也察觉到凤伽罗未出口的话意,不过他识趣的没有说出来,而是换了话题,问:“王爷,等下招魂铃的事情要先告诉赵琴姑娘吗?”

凤伽罗想了一下,说:“先不说吧,万一招魂铃没有用,免得让她失望。再说了,这个时辰了,她应该在午睡。”

“哦,好吧!”原上之嘴上应着,心里却是一惊,看来这个赵琴姑娘在凤王心目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分量。想起之前夜观天象察觉到的“变数”之说,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也许未来,这个赵琴真得会影响南诏国的国运。

凤伽罗与原上之走进房间,原上之看见凤伽罗拿起chuáng上的腰带。

“呃,王爷!”原上之问:“王爷可是要更衣?”

“更衣?”凤伽罗说:“这个时辰我更什么衣啊!”

“那,王爷,”原上之说:“你拿这腰带……”

凤伽罗看了看手中的腰带,把它放到了桌上。腰带上镶嵌的锁魂珠闪着光芒。

原上之看了吃了一惊,“王爷,你怎么把这锁魂者镶到腰带上了?”

“怎么?不行?”凤伽罗问:“这样既可以随身携带,赵琴还可以看到外界,我觉得这样挺好啊!”

“挺好,挺好!”原上之打着哈哈,心想,你走哪都戴着这珠子,真得方便吗?

凤伽罗看着原上之,说:“你愣着gān嘛啊,赶紧趁着她午睡开始啊!”

“哦,”原上之回过神来,看着珠子里正在侧身午睡的赵琴,拿过招魂铃,开始念动招魂咒。

随着咒语的念动,招魂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随后银光一闪,从锁魂珠中脱出一个人影,掉落到地上。

“哎哟!”一声,赵琴醒了过来。她揉揉自己的头,又揉揉自己的屁股,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张桌子,喃喃道:“这珠子里什么时候有家具了?”

她扶着桌子慢慢站起来,正好和凤伽罗和原上之两个人打个照面。

“啊——”赵琴惊叫一声,退后了两步,看着两人说:“你,你们怎么变小了?你们也进珠子里来了?”

“赵琴姑娘,”原上之笑着说:“你再好好看看,你在哪儿?”

赵琴狐疑地环顾四周,看见了桌子上的腰带,看见了那颗锁魂珠,她惊讶地问道:“我,我出来了?”

原上之点点头,说:“是的,你已经离开锁魂珠了。”

“天哪!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赵琴高兴得不得了,“我终于出来了,终于可以不用待在这颗珠子里了!原上之,谢谢你!”

“姑娘谢错了!”原上之说:“是王爷从聚宝大会买来招魂铃,才能将姑娘从锁魂珠召集出来。”

“王爷?”赵琴看向凤伽罗,笑吟吟的说:“王爷,谢谢你!”

凤伽罗看着赵琴的笑脸,不自然地咳了一下,说:“本王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你要好好想想怎么谢我,才行!”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