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36)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从院子外走了进来,走到石桌旁,将地上的纸团捡了起来,细细地展开,然后揣在怀里,走了出去。

“嗯,啊,王爷!”

“王爷,慢,慢点!”

“嘎吱——嘎吱——”

“……”

睡得正香,赵琴被一阵奇怪而又耳熟的声音吵醒。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赵琴吃惊的发现声音是从隔壁房间里传来的。赵琴明白了,原来是凤伽罗在解决一些个人需求。理解,能理解。赵琴想,不过,这动静未免太大了,已经扰民了啊!滚chuáng单。

赵琴躺在chuáng上,睁大眼睛,听着隔壁的动静,默默地数着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没有动静了,赵琴打个哈欠刚想睡觉,还没等睡着,隔壁开始了。

天哪!赵琴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还要不要鬼活啊!赵琴忍无可忍,终于下了chuáng,走到两个房间相邻的那堵墙前,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赵琴咬咬牙穿墙而过。在微弱的月光下,隐约看到chuáng的位置,看见chuáng帐内的两个人影。赵琴闭着眼睛,靠了过去,说:“对不起,你们能不能小声点,吵到隔壁了!”

凤伽罗正在动作,突然听到赵琴的声音,吓得一哆嗦。那女子也感觉出来,娇嗔道:“王爷,怎么了?您是……累了吗?”

凤伽罗二话没说,一把掀开chuáng帐,看见赵琴站在外面。凤伽罗咬牙说出一个字:“滚!”

赵琴猝不及防看见现场,“啊——”的一声尖叫出来,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蹬蹬蹬后退几步,说:“王,王爷,对不起。我,我就是想,想请你们小声点,要不然我睡不着。那个,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拜拜!”说完,一头扎进墙里消失了。

chuáng上的女人听见凤伽罗说“滚”,以为是在说自己,惶惶道:“奴婢该死,请王爷息怒……”

凤伽罗低头看看身边的女人,又看了看赵琴消失的那面墙,简直想要咆哮了,心想这个女鬼真是yīn魂不散。顿时兴致全无,翻身下来,说了句:“没你的事了,滚!”

那女人匆匆捡起脱下的衣服穿在身上,仓皇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不解刚才自己究竟是怎么惹怒王爷了,难道是因为王爷刚刚突然……被自己发现了?男子最重脸面,特别是那方面。女人越想越觉得自己找到了王爷发怒的原因,想着天亮以后一定要悄悄告诉紫彤,让他给王爷炖点补品。

赵琴没有了隔壁的gān扰,很快就睡了过去。

凤伽罗却一直睁眼到天亮。天亮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隔壁房间拿走了腰带,让人把腰带上的锁魂珠拆了下来,和招魂铃一起,放到了一个木头匣子里。然后,叫人把这个匣子送去给原上之。

于是,赵琴就在睡梦中被吸回了锁魂珠里,然后被送到了原上之的手上。

原上之收到匣子十分纳闷,他打开盒子看了看锁魂珠和招魂铃,又把匣子合上,放在了桌上。

赵琴一觉醒来,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怎么回事儿?她嘀咕着,揉了揉眼睛。

原上之听见赵琴的说话声,打开了匣子。赵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又被关在珠子里了。

“原上之,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怎么在珠子里?”赵琴问。

原上之说:“赵琴姑娘,我先放你出来!”说完,使用招魂铃和招魂咒,把赵琴召了出来。

赵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问:“原上之,我这是在哪儿呢?”

原上之说:“赵琴姑娘,这里是天星阁,我的内院。”

“什么?”赵琴吃了一惊,问:“我怎么到你这里来了?”

原上之说:“今天一早,王爷就派人把装着锁魂珠和招魂铃的匣子送了过来。”

“他派人送来的?”赵琴问:“那他是怎么说的?”

“什么也没说?”原上之说:“我问了送匣子的人,说是王爷并没有什么话要传达。”

“那……”赵琴摸了头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原上之想了想,问道:“赵琴姑娘,你是不是得罪王爷了啊?”

“得罪他?”赵琴撇了撇嘴,说:“我哪敢啊!”

“那就怪了!”原上之说:“王爷这么做是何用意啊?”

赵琴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一拍脑袋说:“我知道了!”

“什么?”原上之问。

赵琴说:“昨天晚上,我,好像得罪他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