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38)

“是啊,”赵琴说:“你怎么知道的?”

原上之说:“我在你房间里看到过一个。”

赵琴说:“那个是王爷买来送给我的,里面的音乐是happybirthday。这个八音盒的音乐是致爱丽丝,不一样的。”

原上之说:“没想到赵琴姑娘还jīng通西洋音律。”

赵琴说:“纯属个人爱好。我喜欢弹琴唱曲,以前在红翎坊我……”赵琴突然打住了,似乎想到了什么。

原上之笑着说:“赵琴姑娘多才多艺。可惜上之没有福气,听不到赵琴姑娘的琴声”

赵琴笑笑说:“也不一定啊,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呢。”

原上之说:“走吧,我带你去前面的茶馆听书!”

“好啊!”赵琴说:“我一直对江湖说书很有兴趣,可惜没有听过。”

“是吗?”原上之说:“那我可得帮姑娘补一补这个遗憾。”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玉壶chūn”茶书馆。说书先生正在台子上口沫横飞的说着上古神shòu的故事。

说书先生:“……今天给大家说说上古神shòu鲲鹏是由什么化成的?它为何又以龙为食?这鲲鹏实乃北帝颛顼高阳氏的手下,又名玄冥,掌管四季中的冬季,传说这玄冥体积庞大,人面鱼身居于北冥……”

原上之找了个人少的二楼雅间坐着,正对着说书台。赵琴一进门就被说书先生给吸引了,听得津津有味。

就这样,只要原上之有空,就会带赵琴出来听书。赵琴觉得这样的日子简直太安逸了,她已经把凤伽罗遗忘了,并且希望自己能一直住在天星阁。

南诏王都城门处,一辆从天启朝驶来的马车,顺利通过了守城卫兵的盘查,驶进了王都。

赶车的人戴着斗笠,面目模糊不清。他将车子赶到路边的一座茶棚处停了下来,对着车厢里的人说:“红袖,下来喝点茶吧,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车厢里探出一个女子的头来,她看了看四周的情形,说:“好吧,我们都歇一歇。”说着下了马车。

这个女子正式明月楼明月公子的贴身丫鬟红袖,赶车的车夫就是流云。

流云和红袖坐在茶棚喝茶,吃着gān粮。

红袖问:“北堂少爷呢?进了城怎么就跑没影了。”

“红袖,别这样说,”流云说:“北堂少爷一路护送我们到南诏,我们应该感激他。”

“我也没说什么啊。”红袖说:“又没说他的坏话。”

流云说:“红袖,我知道你心里怪他,但是不要用那样的口气说他,不好。毕竟这一路上……”

“好,我知道了。”红袖不耐烦的打断了流云的话,说:“你不用一直说,烦不烦?”

唉!流云无奈的叹口气,他知道红袖一直因为那件事情在怪北堂傲天,不过,那件事情确实只是个意外,怪不得北堂傲天啊!

两人在茶棚处坐了一会儿,就看见北堂傲天牵着马,大踏步地向他们走了过来。

“北堂少爷!”流云赶忙站起来,说:“这里坐着喝杯茶,歇歇吧!”

“好!”北堂傲天坐了下来。

“老板,再添一杯茶!”流云招呼道。

“好的,客官稍等!”老板应着,提着茶壶来到了杯茶。

北堂傲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

流云一拱手,说:“多谢北堂少爷一路上的照顾和扶持,流云铭记在心,必当报答。”

北堂傲天看看流云,又看看自顾自喝茶的红袖,说:“算了,我要你的报答何用。这本来就是本少爷应该做的。谁叫我跟明月是兄弟呢。”

“流云!”北堂傲天拍着流云的肩膀说,“接下来,明月就jiāo给你了。这城里有个瑞祥绸缎庄,掌柜的名叫张福全。遇到事情就去找他,我刚刚已经跟他说过了。”

说完,北堂傲天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说:“带着这块令牌,他必然会帮你的。实在不行,也会尽快通过北堂世家的情报网通知本少爷。”

“好,多谢北堂少爷了!”流云一边说,边冲红袖使眼色,让她也一起道谢。可是,红袖就是视而不见。

“好了!”北堂傲天说:“红袖,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红袖低着头,不说话。

“唉!”北堂傲天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怪我当初给明月下药,才种下了后面的祸根。这确实是我的错,我认。现如今,魔教即将卷土重来,天启朝的武林风雨欲来,在下必须要回北堂世家。所以,明月就jiāo给你们了。等魔教之事了结,我再来看他,看你们。”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