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39)

北堂傲天说完,向流云拱拱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之后,走出茶棚,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向城门奔去。

看着他的背影,流云说:“北堂少爷是个好人,红袖,你不该这样对他。”

红袖把茶杯的茶喝完,没有说话,站起来默默地回到了马车里。

流云付了茶钱,向老板打听双花坊怎么走。

老板指着面前的一条大路说:“公子,你从面前的这条大街一直向前走,走到第二个路口右拐,就是清河坊。清河坊有一个“玉壶chūn”茶书馆,过了茶书馆左拐走到尽头的那条街,就是双花坊。”

“在下知道了!”流云道谢,“多谢老板!”说完,重新上了马车,赶着马车向城里走去。

由于街上的人很多,马车走的很慢。流云赶着马车,照着茶棚老板指引的路线走着。经过“玉壶chūn”茶书馆的时候,里面的热闹只吸引这流云向里望了一眼。正在专心听书的赵琴,根本没有留意到门口经过的马车,当然也就不知道马车上有着她日夜牵挂的人。

这时候的赵琴,还不知道,有一种距离叫做,咫尺天涯。

第五十五章 我要逆天

凤伽罗一早去上朝,刺史杨盛上奏,说是朝廷中有人在渠làng州qiáng占他人的地产为私产,并且bī出人命。言语所指端王凤伽祺。端王当然不认,当场发作,于是整个朝会吵得是乌烟瘴气,jī飞狗跳。

凤伽罗一直在一旁冷眼看着,他心里明白,杨盛虽然没有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但是绝对与凤伽祺有关。凤伽罗抬头看向高高在座的南诏王凤伽奕,见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了数。看来今天的这场闹剧的幕后策划者,十有八九就是他。

“好了!”凤伽奕终于说话了,快打起来的两拨人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凤伽奕说:“杨盛,你身为刺史,说话做事都要谨慎,没有证据怎么随随便便冤枉端王呢?”

杨盛说:“王上,臣有证据,只不过这证据还在路上。”

“哦?”凤伽奕问:“是何证据?”

杨盛说:“人证。被qiáng占田产bī出人命的那户人家的老夫妻已经在来王都的路上了。”

凤伽奕说:“那就等人证到了再说。杨盛,务必保护好人证的安全。”

“是!”杨盛说:“臣派人一路跟着,接他们来王都。请王上放心。”

“好!”凤伽奕说,“各位爱卿还有事吗?”说完,把座下的一众大臣看了一遍,说:“既然没事,就退朝吧!”

宦官高喊退朝,凤伽奕走下王座,朝凤伽罗看了一眼。凤伽罗心领神会。

下朝后,凤伽罗径直来到了凤伽奕的书房,六福公公正等在书房外,见凤伽罗来了,赶紧迎上去,说:“王爷来了,王上等着你呢!”

凤伽罗推门走进书房,看见凤伽奕正坐在案桌后面,看着手中的奏折。

“王兄!”凤伽罗叫道。

凤伽奕抬头,说:“王弟来了,来,坐!”

凤伽罗坐下后,六福公公端上茶就退了下去。

“王兄,”凤伽罗开门见山的问:“今天朝堂上这出戏,是你让杨盛唱得?”

凤伽奕笑着说:“果然瞒不过你的眼睛。”

凤伽罗说:“端王真的在渠làng州qiáng占他人田产还bī出人命?”

“是!”凤伽奕说:“只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没有证据?”凤伽罗问:“刚刚杨盛不是说有人证吗?”

凤伽奕摇摇头,说:“假的。”

“假的?”凤伽罗一惊,说:“怎么会是假的?那人证……”

“根本就没有人证。”凤伽奕说:“端王是个什么人你我都清楚,那些被qiáng占田产的农户……都被灭口了。”

“什么?”凤伽罗大怒,叫道:“那么多条人命……真是丧心病狂!”

凤伽奕说:“是啊,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证据。”

“等等!”凤伽罗问:“既然所有人都被灭口了,那杨盛是怎么知道的?”

凤伽奕说:“那对老夫妻在被杀人灭口之时,被杨盛的侍卫亲眼目睹,将人救下。老夫妻伤势过重,临死前挣扎说出了真相,希望那个侍卫能为他们讨个公道。那侍卫也是血性之人,得知这样的后得知真相,也是义愤填膺,马上禀告给杨盛。杨盛大怒,当即派人去查。可惜……”

凤伽奕摇摇头,说:“渠làng州被qiáng占田产的农户有七百二十三家,一个活口都没有。”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