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40)

“这个畜生!”凤伽罗单手捏碎了茶杯,骂道:“真该千刀万剐!”

“王弟!”凤伽奕递给凤伽罗一条手巾,说:“快擦擦,你就是这么莽撞,伤着自己的手又有何用?”

凤伽罗看了看自己的手说:“没事儿。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就不信找不到证据。”

“没错,”凤伽奕说:“我故意让杨盛在朝会上上奏,就是想bī出证据来。”

“我懂了!”凤伽罗说;“你想bī他去杀那两个人证?”

“对!”凤伽奕说:“有两个该死之人逃脱出来,还被人救了。你说他该多头疼啊!这好不容易有了下落,能没有动作吗?到时候……”

“到时候,我们都等着他自动送上门。”凤伽罗接着说:“王兄,此事就jiāo给我吧!”

凤伽奕说:“叫你来,就是想把此事jiāo给你。既然你接了这桩事,就一定要把它给我办好。如果没有办好……”

“唯我是问!”凤伽罗说。

“好!就唯你是问!”凤伽奕说。

凤伽罗说:“那我去找杨盛问问情况。”

“去吧!”凤伽奕说:“他一定在宫门外等你。”

“是!王弟告退!”凤伽罗退了出去。

来到宫门口,果然看见杨盛的马车停在那里,杨盛正坐在车辕上等着。

看见他走过来,杨盛赶紧跳下马车,说:“王爷!”

凤伽罗说:“上我的车,我们边走边聊!”

“是!”杨盛上了凤王的马车,告诉自家车夫,跟在凤王马车的后面。

于是,凤伽罗和杨盛就在马车里对渠làng州的这个案子jiāo流了起来。

赵琴一大早就缠着原上之去玉壶chūn听书。

于是,一人一鬼就坐在茶书馆里享受着。

到了中午,原上之肚子饿了,光是听书也挺不饱啊,于是,原上之就提出去街对面的福来酒楼吃饭,吃完了再来听。赵琴不gān,她是鬼啊又不用吃东西,可原上之不行。赵琴提出,让原上之把锁魂珠留在桌子上,自己留下听书,原上之到对面吃饭。

留下锁魂者,这可不行。原上之想,如果把珠子搞丢了,那王爷不吃了他才怪。

他目测了一下距离,觉得应该没有超过锁魂珠的限制距离,就说:“锁魂者我带着,我就坐在酒楼最外面的那张桌子,应该不会超过那个距离。所以,我去吃我的饭,你听你的书。我们两不耽误,可好?”

赵琴同意了。于是,原上之站起来走到街对面的福来酒楼吃饭。

他特意挑了门口的那张桌子吃饭,这样可以看见对面的赵琴。

凤伽罗的马车慢慢悠悠地驶了过来,路过福来酒楼的时候,闻到了浓烈的饭菜香。

杨盛说:“王爷,已经到晌午了,不如我们边吃边说。”

凤伽罗掀开车窗上的帘子,看了看福来酒楼的牌子,说:“行,就在这吧!”

于是两人下了车。

凤伽罗刚跨进福来酒楼,就看见坐在门口那张桌子上的原上之。

“原上之?”凤伽罗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用膳?”

原上之正在喝汤,听见声音抬头一看,是凤伽罗,当即一口汤呛到气管里,咳得他死去活来,话也一时说不出来。

“原上之,”杨盛笑着揶揄他,“你是背着王爷做了什么亏心事吗?见到王爷,吓成这样。”

“别,别胡说……”原上之一边咳一边说。

“你是一个人?”凤伽罗皱了皱眉。

“呃……我……”原上之支支吾吾地说:“一个人,确实是我一个人。”

“你……”凤伽罗见他坐在门口,心中一动,转身向街对面看去。

一回说完,说书人中场休息。

赵琴觉得无聊就转头去看街对面的原上之。

原上之没看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前走了过去。

那是……赵琴站起来走到门口望过去,眼睛顿时睁大了,那个女子……是红袖!

“红袖!”赵琴大声叫道,想要叫住那个女子。可是,她忘记了自己是鬼,除了原上之和凤伽罗,谁也听不见她和看不见她。

眼看那女子就要走到街角拐弯处,赵琴拔腿就追,跑到大街上。

正在这时,一辆马车飞快地驶了过来,直接向赵琴撞去。

凤伽罗向街对面看去,正好看见赵琴从门里跑出来,跑到了大街上。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