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44)

唉——原上之长长的叹了口气,找合适的身体?怎么样的才算合适?就算四柱八字匹配,三格五行齐全。可是,如果她的命数未尽,又哪来的“尸”可借呢?

头疼啊!原上之揉着头,倒在了chuáng上。

第二天,原上之向凤伽罗提出,能够施行逆天之法的时机,只有今年内最至yīn的时间才能施法,那就是下个月十四,月圆之夜。如果在这之前,找不到合适的身体,那就只能继续等了,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

听原上之说完,凤伽罗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告诉本王什么样的人是合适的,“尸”的问题你无需担心。其他还需要准备什么?”

原上之说:“开坛施法自然需要很多物品准备,这些上之可以自己解决。只是这“尸”请王爷一定莫要qiáng求,就算四柱八字全yīn,三格五行齐全,命数未尽也是枉然。王爷……”

“四柱八字全yīn,三格五行齐全,这样的是人就是合适的?”凤伽罗打断了原上之的话,问道。

原上之点点头,说:“是!”

“好,我知道了。”凤伽罗说:“你去准备吧。”说完,给了他一个令牌,告诉他人和钱都可以直接去总管韦玄那里领取。

看着凤伽罗势在必得的神情,原上之在心里摇摇头,无奈的走了。执着太过必成魔。

凤伽罗很忙,除了要处理朝廷中的事务,他还要准备借尸还魂的事情。另外,他派了人手满王都的找寻一个人的下落,那个人就是红袖。

查找近日来从天启朝来的陌生人,对凤伽罗来说易如反掌。很快,他就找到了红袖等人的落脚点——双花巷。

这一天,红袖像往常一样,出门采买生活用品。没多久,就被两名男子堵住,捆住手脚,蒙上双眼,被带到了王府别院的书房。凤伽罗一直等在那里。

红袖手脚被松开,眼睛上的黑布被取了下来。她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身份尊贵的男子,警惕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凤伽罗笑笑,说:“红袖姑娘言重了,本王请姑娘来,是有些问题想请姑娘解惑。”

“你知道我是谁?”红袖吃了一惊。

“明月公子的贴身丫鬟,不是吗?”凤伽罗说:“想必明月公子也在南诏吧!”

“你究竟是谁?”红袖问:“到底想做什么?”

凤伽罗说:“我是南诏国的凤王,凤伽罗。”

“凤王爷?”红袖说:“明月楼和王爷素来并无往来,王爷此举究竟是何用意?”

“用意?”凤伽罗笑笑说:“本王有一个朋友,一直对你们很是牵挂,托本王来寻你们的下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

“所以我就到来了这里?”红袖接话道:“王爷的那位朋友是谁?”

凤伽罗说:“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应该怎么算。应该算南宫灵,还是算……琴卿。”

“琴卿?”红袖大吃一惊,问:“你说你的朋友是琴卿?这不可能,她已经……已经……”

“已经死了,是吗?”凤伽罗说:“本王刚刚忘了说了,本王的这个朋友不是人,而是一个……鬼。”

“鬼?”红袖问:“王爷是说,你的那个朋友,是个鬼?”

“你没听错,你也没记错。”凤伽罗说:“南宫灵也好,琴卿也好,确实都已经死在山崖下。但是她死后不去yīn间,不如轮回,飘摇到我的王府,哀求本王为她寻人。本王见她可怜,就答应了她。”

“这不可能,这……”红袖不相信地摇着头,说:“这太匪夷所思了!”

“我可以带你去见她,”凤伽罗说。

“那好,你快带我去见她。”红袖急切的说。

凤伽罗说:“去之前,本王还需要红袖姑娘解惑。等本王的疑惑全部解开,自然会带姑娘前去。”

红袖说:“王爷想问什么,王爷问吧!”

“好!”凤伽罗说:“本王想知道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南宫灵,如何成为红翎坊名骚一时的琴卿姑娘?而这位琴卿姑娘又如何成为了明月公子的妻子?而明月公子的妻子又为何坠下山崖殒命?还请红袖姑娘解惑。”

红袖说:“王爷,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

凤伽罗说:“原因当然有,不过,本王不想告诉你。”

“你……”红袖说:“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