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46)

赵琴的一句“外人”,让凤伽罗心情刹那间变坏了。自己是外人,难道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一丁点儿念及他的好吗?凤伽罗真想甩头就走,不过,他想了想院子外面站着的那个人,忍了下来。

“呼——”凤伽罗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着赵琴那张诚惶诚恐的脸,说:“不要本王转述,你打算怎么跟她谈?”

赵琴想了想,说:“我可以写下来啊。王爷,你帮我把文房四宝拿出来,我写出来给她看。”

“好!”凤伽罗点点头,去房间把文房四宝拿出来,放在石桌上。纸铺好,笔放好,才离开。

凤伽罗对等在院外的红袖说:“红袖姑娘,她就在院中,你进去吧!”

“是,有劳王爷了!”红袖对凤伽罗行了行礼,走了院子。

“红袖!”赵琴喜出望外的跑到红袖的面前,上下打量她,说:“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红袖看不见她,在院子里四处张望着。

“对了,你看不见我!”赵琴一拍脑袋,跑到石桌旁,“我写下来,你就看到了。”用衣袖包住手掌握住了笔,在宣纸上写起字来。

红袖四处看着,突然看到桌上笔自己动了起来,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红袖捂住自己的嘴巴,看着那支笔在空白的宣纸上写出了四个字“我是琴卿。”

“琴卿?”红袖激动地说:“夫人,你真的在这里?”

赵琴在宣纸上写出了两个字“是我。”紧接着,又写出了一排字:“明月怎么样了?”

红袖看到这句话,说:“公子,公子他……已经去世了!”

什么?赵琴大惊,笔一下子从手中滑落,掉到了纸上。红袖看着这一幕,知道赵琴必定吃惊不小,想着让她死心好去投胎,于是咬着牙说:“夫人,请节哀。既然公子已经逝去,就请夫人放下公子去投胎轮回吧。这样对夫人来说,才是最好啊。”

投胎转世?这是什么啊?赵琴不知道红袖说的是什么,在白纸上又写了几行字,问:“明月是怎么死的?”

红袖说:“凌云山,夫人坠崖后,魔教教主尹天奇想将公子、北堂少爷一众人一网打尽。由于魔教人多势众,到最后大家都苦苦支撑。看到这个情况,公子,公子他qiáng行突破了明玉神功的第七层,和魔教教主力战,最终致魔教教主重伤。大家才趁机逃离。可是公子,公子他……”

红袖抹了抹脸上的泪接着说:“公子内力全废,武功尽失。不久,就……伤重不治了。”

“明月死了?”赵琴喃喃道,那个仙一样的男子,她的丈夫居然就这么没了。赵琴只觉得自己心痛欲裂,手中的笔犹如千斤重,再也提出起来。

红袖等了半天,也没见纸上再写出半个字来。不禁叹了口气,说:“夫人,逝者已矣,您还是需要往前看。去该去的的地方,做该做的事情。”

红袖又等了一会儿,看着还是没有动静,说:“夫人若是没有什么想问的,红袖就告退了!”说着,推开院门走了出去。

赵琴坐在石凳上发呆,整个鬼看起来跟石化了一样。

凤伽罗推门走了进来,走到赵琴的面前,看着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地上掉着。

凤伽罗看着很是心疼,他对着赵琴的耳朵说:“赵琴,不要再想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已经不是南宫灵了,更加不是琴卿了。现在的你,叫赵琴,你是从几千年之后来的,跟明月楼一点瓜葛都没有,不是吗?”

赵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并没有理睬凤伽罗。

凤伽罗看了赵琴半晌后,不在管她,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红袖被凤王府的人送回了双花巷。她刚推开院门走进去,就看见流云气势汹汹地向她走过来,问道:“红袖,你去哪儿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事了。”

红袖白了流云一眼,说:“历劫归来,一句慰问都没有,真让你心寒!”

“历劫归来?什么意思?”流云抓住红袖的手臂,说:“真的出事了?快告诉我。”

于是红袖就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流云,流云听得十分震惊。

流云问:“现在怎么办?”

红袖说:“只能去凤王安排的地方了。”

流云说:“要不我们趁着天黑,带着公子一起走。”

“傻啊你,”红袖说:“我保证,现在我们这里已经被人围了起来了,插翅都难飞。走?带着公子你又能走去哪里?”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