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49)

赵琴摇摇头,说:“不知道。”

“你看,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叫我怎么办?”原上之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再说了,如果时间长了,你的明月说不定已经转世投胎,开始一段新的生命新的生活了。你何必还念念不忘,对不对?”

听了原上之的话,赵琴沉默了一会儿,说:“原上之,你能不能把我带回天星阁啊?”

“为什么?”原上之说:“王府这里可比我那里好多了。”

“呵呵,”赵琴说:“你是在说笑话吗?我一个鬼,这里再好对我都是没有意义的。我又享受不了。”

“哎,不能这么想嘛,”原上之说:“你又不一定一直是鬼,也许很快就可以做人了。”

“你是说借尸还魂吗?”赵琴郁郁地说:“其实我并不太想借尸还魂。”

原上之很意外赵琴的回答,问道:“为什么呢?做人不好吗?”

“有什么好呢?”赵琴说:“即使我借尸还魂做了人,我也只能做比人,永远都做不了自己。还不如……做一个能做自己的鬼。”

听着赵琴这么说,原上之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嘎吱一声,王爷的房门开了,凤伽罗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确切的说是盯着赵琴。

赵琴被他看得全身不自在。

凤伽罗说:“这个事情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你就可以做你自己。”说完,转身进了房,把门关上了。

赵琴和原上之面面相觑,赵琴说:“原上之,王爷他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瞎说什么?”原上之说:“这么大不敬的话以后可千万别说了。”

赵琴说:“原上之,你还是带我走吧,我想跟你在一起,我……”

“停停停,”原上之忙不迭地喊停,说:“你可千万别这样说,免得让你误会,还以为我和你有……有什么。”一边说一边瞄准王爷的房门,心想,刚才的话王爷可千万别听见,我可跟你的准王妃没有什么瓜葛。

赵琴说:“原上之,我是说真的。我觉得王爷最近有点怪怪的。让我心里很不安,感觉要出什么事一样。哎呀,你就把我带回去吧,好不好?”

原上之心想,你的感觉还真准,确实是快要出事儿了。他看着赵琴说:“赵琴姑娘,王爷对你很在意,你就留在他身边,多陪陪他吧!”

“什么?我陪他?”赵琴没jīng打采的说:“原上之,我想去玉壶chūn听书。自从回来之后就再有没有出去了。而且你看,好好的院子就因为他一句看不顺眼,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真得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我不想待在他身边。”

看着赵琴这样,原上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已经知道了凤伽罗的心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把赵琴带走了。

原上之劝道:“赵琴姑娘,王爷最近心烦,你多体谅体谅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原上之站起来,像狗撵一样急匆匆的走了。

“什么嘛,”赵琴抱怨的说:“不讲义气。”她抬头看了看天上渐圆的月亮,又想起了明月。心中一痛,眼睛一酸,眼泪就要流出来,她赶紧回了房间。

凤伽罗靠在门后,院子里的情形尽收眼底。心想,明天你的人生就会有一个新的开端。

第二天,原上之借帮王爷布置院子之名,陆陆续续地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一一运送到王爷的内院中。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原上之拿了一个玉瓶子给凤伽罗,告诉他,这是用来装紫彤的魂魄的。动手时只要放在桌上,出窍的魂魄就会自动被吸入瓶中。他还告诉凤伽罗,借尸还魂最好的时辰是子时,yīn气最重的时候。

当天晚上,凤伽罗遣走内院里所有的下人,并在内院外布置了很多侍卫,宣称天星阁的原上之大人,要为自己的新院子测风水,重新布局,闲杂人等不得打扰。吩咐内院外所有的侍卫必须严格把守,未得命令,不得入院内半步。

晚膳后,紫彤侍候完凤伽罗洗漱,端着东西准备离开。

“紫彤,”凤伽罗叫住了她,说:“你且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是,”紫彤把手中的东西放下,站到了一旁。

凤伽罗说:“紫彤,你坐下。”

紫彤说:“奴婢不敢,奴婢站着回话就可以了。”

凤伽罗说:“无妨,你坐下吧。本王坐着你站着,跟你说话还要仰着头看你,累!”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