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5)

女子坐回马车上,赶车人赶着马车踢踢踏踏出了城。

“公子,为何这么急着赶路?好歹也可以等着天亮再走啊!”女子低声问着,并没有得到回应。她看了看闭目养神地公子,不再言语。

今晚是南宫夫人的寿宴,高朋满座、鼓乐齐鸣,真是热闹极了。明月站在在南宫世家的府墙外,听完了整场“麻姑献寿”。陪着她一起听戏,这大概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吧。如今戏已唱罢,哪里还有留下来的理由。马车踢踢踏踏出了城,喧闹留在身后,留在自己身边的,永远只有寂寞。

也许是因为夜太深,也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很疲累,所有人都是默默走路,没有只言片语,也没有人发现队伍中多了两个人。两人一直跟着戏班走到了金陵城西郊的洪福镇,才找了个机会和戏班的人拉开距离,渐渐地脱离了队伍。

“走吧!”南宫灵说:“咱们去找个客栈住下。”

夏荷看着远去的戏班队伍,又四周看了看,看见不远处有一处灯火通明。

“小姐!”夏荷指着:“那里应该是客栈。”

“好!”南宫灵和夏荷向那座客栈走去。

“这,这是客栈?”南宫灵指着这栋亮灯的建筑问道。

“是啊,小姐,”夏荷说:“这间客栈是有点简陋,但这小镇上估计也没有好的客栈,小姐,夜已经很深了,您就将就一晚,行吧?”

“就这吧!”南宫灵走了进去。空dàngdàng的大堂里只有掌柜的一个人在柜台前打盹儿。听到有脚步声,掌柜的抬起头看了过来,见是两个戏子,就随意地问了问:“两个客官,是住店吗?”

“我们要一个房间。”南宫灵说。

“好咧!板凳,板凳!”掌柜大声喊着。

“来了——”从门帘后面走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看年龄也就十五六岁,“两位客官,我带你们上楼。”

两人跟着小二上楼进了房。南宫灵一进门就向chuáng奔去,一头栽倒,哎哟一声,“这chuáng怎么这么硬啊?”南宫灵揉了揉撞疼的头。

“小姐,这客栈的chuáng就是普通的木架子chuáng,不比府里,您小心一点。”夏荷说。

南宫灵也不管chuáng硬不硬了,四仰八叉地地躺在了chuáng上,“啊!终于出来了!”

“小姐!”夏荷站在旁边看着南宫灵,也有点小激动。

“夏荷!”南宫灵坐起来,说:“既然我们出来了,就不能再跟南宫世家扯上关系了。我要换个名字。”

“换个名字?”夏荷问道,“小姐要叫什么呢?”

“这样吧,我叫赵琴,你是我的妹妹,我们姐妹俩一起闯dàng江湖!”南宫灵说。

“姐,姐妹?”夏荷迟疑地说,“这使不得吧,奴婢,奴婢身份低贱……”

“我们是平等的,”南宫灵,不,赵琴拉着夏荷的手说:“你的身份不低贱。来,你看窗外月圆如镜,咱们就以月为证,结拜姐妹吧!”说完,两人面月而跪,结拜成了异性姐妹。

赵琴:“妹妹!”

夏荷:“姐姐!”

两个女孩相视而笑。

第十七章 江湖话题

小二送来了水,两人赶紧把脸上的油彩洗净。

赵琴放下了手里的毛巾,长舒了一口气,“我的皮肤终于又可以呼吸了”

“姐姐,接下来咱们到哪里去呢?”夏荷问。

“让我想想”赵琴想了一阵说,“离金陵城最近的城市是泸州城,大隐隐于市,我们就去那儿吧!”

第二天一早,赵琴就和客栈老板打听租马车的事情,不一会儿就谈妥了价钱,找了一辆合适的马车和一个老实的马车夫,送她们去泸州城。

马车在山路上踢踢踏踏地走着,赵琴被颠得够呛,这古代的jiāo通工具就是够呛,一点减震都没有。这样颠胃都能颠出来。

赵琴掀开帘子问马车夫:“李大叔,我们要走多久才能走到泸州城啊?”

马车夫老李说:“小姐,照我们这个快慢,到泸州城要三天。”

“三,三天?”赵琴问:“那晚上我们怎么办啊?”

老李说:“这个不用小姐你们担心,今天天黑我们可以赶到前面的镇子上。”

哦!赵琴心想,这就是说要在马车上坐一天呗!

赵琴焉焉地靠在马车壁上,想睡睡不着,想躺躺不下,只能硬生生地忍耐着。

夏荷倒是兴奋地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可能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看什么都新鲜。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