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54)

“啊?”韦玄回过神来,说:“不好意思,刚刚有点走神。那个原公子,咱们走吧!”

于是,两人一起向账房走去。

韦玄说:“昨晚风大雨大,原公子几时从王府离开的,可有淋到雨?”

原上之说:“昨夜王爷让上之留宿了一宿。”

“啊,也是,”韦玄说:“留下好,那么大的雨,不安全。”

原上之问:“韦总管和紫彤姑娘都是王府的老人儿了吧?”

“是啊,”韦玄说:“我跟着王爷快十年了。紫彤跟着王爷也有六年了。”

原上之问:“韦总管觉得紫彤姑娘如何?”

韦玄说:“那可是个好姑娘啊,心细,善解人意。怎么,原公子问起紫彤姑娘是……”

“哦,”原上之说:“没什么,就是这段时间经常来王府,见到紫彤姑娘的次数比较多。我这个人,好奇心重,就多问问。也没什么意思,韦总管别多想。”

“是啊!”韦玄说:“紫彤姑娘是王爷的贴身侍女,经常随侍左右。原公子肯定经常见。”

原上之笑笑,说:“我也觉得紫彤姑娘是个好姑娘,特别是对王爷,一心一意的。眼睛里就没有别的人……”

眼里没有别的人?韦玄心想,你这是好话还是坏话?是不是抱怨紫彤目中无人啊?不行,我得找机会提醒提醒紫彤。

另个人各怀心思,说着话。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账房,韦玄从钱柜里取出一千两纹银jiāo给原上之,原上之就告辞了。

看着原上之离去的背影,韦玄若有所思。紫彤,原上之,还有王爷,昨晚究竟是在gān什么呢?自己昨晚听到的,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赵琴成了凤伽罗的贴身侍女紫彤,为了不被别人看破身份,也为了尽快地熟悉王府的人和事。赵琴这段时间亦步亦趋地跟在凤伽罗身边,听着凤伽罗给她讲述相关的事情。

赵琴突然有了一种回到现代职场上班的感觉,自己和凤伽罗的关系就像是老板和助理。好在自己的职场经验丰富,记这些人和事,不能说是过耳不忘,也算是小菜一碟。不到三天,她就将王府里的人记个七七八八,见面是不会弄错了。凤伽罗总算是放心下来。

凤王府的人,上上下下都觉得紫彤姑娘似乎有点变化,变得……更加活泼了。

以前的紫彤姑娘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待人就像是一阵风,让人感到十分舒服。

现在的紫彤姑娘,还是像一阵风,不过是一阵热风,跟她在一起待久了,常常让人感到口gān舌燥,着急上火。经常有人到韦玄总管面前去告状,说紫彤姑娘这样那样,韦玄也是头疼,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去找凤王。

韦玄说:“王爷,今天紫彤姑娘把池子里的锦鲤挑起来玩,差点把鱼弄死。”

凤伽罗说:“我知道,紫彤说是池子里的锦鲤整天好吃懒做,太肥了不健康,所以要帮助它们运动运动。”

韦玄:“……”

过了几天,韦玄说:“王爷,今天紫彤姑娘bī着厨房的小福子爬到树上,去掏蜂窝,结果小福子的脸都被蛰种了,来找我哭诉。”

“咳咳咳”凤伽罗咳嗽了好几声。

“王爷!”韦玄紧张地说:“您这是怎么了,是嗓子不舒服吗?”

凤伽罗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咳嗽,紫彤专门做了蜂蜜柚子茶,说是清热去火,润喉止咳。我喝了感觉喉咙好多了。”

蜂,蜂蜜?韦玄:“……”

又过了几天,韦玄说:“王爷,紫彤姑娘把雪球的毛给剃了,雪球三天不吃不喝了。”

凤伽罗说:“天气热了,人都没有胃口,更何况是畜生。再说了,那么热,剃了毛也能凉快一点。”

韦玄:“王爷,这是紫彤姑娘说的?”

凤伽罗看着他:“……”

韦玄:“明白了。”

韦玄终于明白,这转了性子的紫彤姑娘甚得王爷欢心,王爷对她是百分百的包容。那咱们这些做下人的,只能乐呵呵地接受了。渐渐地,大家也就习惯了紫彤姑娘的奇思妙想。王府里关于赵琴的投诉,终于没有了。

赵琴的事情尘埃落定,凤伽罗就把心思放回到了“渠làng州农户田产被占”一案上。

今天早朝结束后,杨盛就来找他,说是之前jīng心布下的局见效了。有人在半路上截杀那对人证老夫妻。

凤伽罗问:“行凶的人抓住了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