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56)

就在这时,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飞身过来,从他手里夺走了盛有紫彤魂魄的玉瓶。

原上之没有丝毫防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玉瓶被抢走,黑影瞬间消失在墙头。

等到护卫们听到声音追了过来,已经于事无补了。

原上之面如死灰,心想,这下可麻烦了。

第五十九章 暗示

原上之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就到宫门口守着,等着凤伽罗的马车。

远远地看见凤伽罗的马车行了过来,原上之赶紧迎了过去。

“王爷,王爷!”原上之叫道:“请王爷下车,上之有事禀报。”

凤伽罗掀开帘子,看见是原上之,惊诧的问道:“上之来的这么早,有急事吗?”

原上之说:“王爷,请容上之上车细说。”

凤伽罗说:“上来吧!”

原上之上了车,刚刚坐定,就气急败坏的说:“王爷,不好了,紫彤的魂魄被人抢走了。”

“什么?”凤伽罗也吃了一惊,问:“怎么回事儿?你说细点。”

于是,原上之就把昨晚为紫彤超度,突然蹿出一个黑衣人把魂魄抢走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上之说:“事关重大,上之不敢声张,只能来找王爷。”

凤伽罗问:“上之,你为紫彤超度的事情,有人知道吗?”

原上之摇摇头,说:“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天星阁的人只知道我在施法,不知道我具体是在gān什么。”

凤伽罗说:“那就怪了,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呢?他抢走魂魄又是什么目的?”

原上之也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凤伽罗说:“这件事你我都留心,先这样吧!”

原上之想想也就只能这样了,说:“此事我会留心的,也会自己去查。王爷也小心。我先下车了。”

“好,”凤伽罗让原上之下了车,自己赶着去上朝了。

早朝开始前,杨盛就来找凤伽罗,看起来神采飞扬的。

凤伽罗笑着说:“看样子,杨大人是有好消息了。”

“王爷料事如神。”杨盛说:“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啊。有了段侍卫的加入,昨夜前来杀人灭口的凶徒被一举擒获。”

“那太好了!”凤伽罗高兴地说:“可有审讯?”

杨盛说:“我昨晚连夜审讯,凶徒已经供出,指使之人就是端王府的总管秦武。”

“凤伽祺的总管?”凤伽罗说:“好,这下本王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杨盛说:“等下朝会上,臣就将供词奉上,请王上定夺。”

果然,早朝开始没多久,杨盛就向王上禀报“渠làng州农户田产被占”一案的进展。杨盛讲道,企图杀人灭口的凶徒已经落网,并且供出幕后指使之人乃是端王府的总管杨武。

听到这里,全场哗然,端王凤伽祺的脸色亦是变得红红紫紫,煞是jīng彩。

凤伽奕问道:“端王爷,你可有话说?”

凤伽祺上前几步,跪倒在地,口称有罪,说:“王兄,臣弟有罪,没有管教好府中的下人,竟然生出这样大的祸事,是臣弟的失职,请王兄降罪。”

“凤伽祺!”凤伽罗怒道:“你这是认罪的态度吗?轻飘飘地把罪责往自己的下人身上一推,你以为就万事大吉了吗?”

凤伽祺反驳道:“本王哪有推卸责任,但是不是本王的责任,本王也不能去揽过来啊。”

“不是你的责任?”凤伽罗反问他:“一个小小的王府总管,背后若是没有人撑腰,敢犯下这种弥天大罪吗?qiáng占田产,杀人灭口。你以为一个小小的王府总管就敢一手遮天吗?”

“凤伽罗,你有什么证据?你凭什么就认定我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凤伽祺说:“我承认是我府里的人犯的事。我又没想包庇他,我不是痛痛快快就认了吗?要不这样,你们马上去我府里将他拘来,我们当场对质,可以了吧?”

“你……”凤伽罗还想说什么,被凤伽奕打断了。

“好了,”凤伽奕说:“既然人犯已经供出此事与端王府总管有关,杨盛……”

杨盛:“臣在!”

凤伽奕:“你去将端王府总管拘来,与督查史李申一起细细审讯,将审讯结果报上来,再做定夺。”

杨盛:“是!”

凤伽奕:“既然没什么事了,就退朝吧!”

凤伽罗看着凤伽祺什么事都没有的站起身来,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