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57)

杨盛站在他身边安慰道:“王爷,别急,等我把秦武提来,看他还能说什么?”

“那你快去!”凤伽罗说:“别让人跑了。”

“我马上就去。”杨盛转身就走。

杨盛去端王府拘人,凤伽罗就到督查院等着。

不一会儿,端王府总管秦武就被拘来,杨盛亲自审问。

让凤伽罗和杨盛每想到的是,秦武将所有的罪责全部担了下了。且口供逻辑缜密,供述的事情清清楚楚,一点破绽也没有。看起来跟端王爷一点关系都没有。整个口供就是讲一个总管似乎如何背着自己的主子gān下了种种的恶行。

凤伽罗看着这份口供,气得差点把它给撕了。

凤伽罗拍着桌子咆哮:“这口供有用吗?有什么用?凤伽祺在里面最多就是一个失察之罪。这么大的一个案子居然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信吗?啊?你信吗?”

李申劝道:“王爷稍安勿躁,容我们再想想办法。”

杨盛也劝道:“就是啊,王爷,气坏了身子划不来,您先冷静一下,我们再想想办法。”

“哼!”凤伽罗颓然坐下。

三个人开始商量对策,想来想去,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只能从秦武身上打开缺口。

凤伽罗咬着牙说:“杨盛,动刑。我就不行他不开口。”

可惜,这个秦武还真出乎凤伽罗的意外,打死就是不开口。除了承认自己是主谋之外,其他的事情一概不说,对他的主子更是绝口不提。

凤伽罗等人实在没有办法,上报凤伽奕后,只能把秦武按主谋论罪,判了斩立决。

“渠làng州农户田产被占”一案没有抓到真凶,只杀了一个替罪羊。凤伽罗心里真是窝火,约了杨盛在酒楼喝酒,喝得伶仃大醉,被送了回来。

段天龙和韦玄把凤伽罗送回房间,吩咐紫彤好好侍候着。

赵琴看着喝得烂醉的凤伽罗,心里直发愁,自己从来没有照顾过喝醉酒的人,该怎么办呢?

赵琴看着凤伽罗在chuáng上辗转反侧,心想,你不会是要吐吧。刚想完,就看见凤伽罗趴在chuáng边,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顿时一股酸臭味弥漫了整个房间,赵琴觉得自己也要吐了。

赵琴赶紧打开所有的门窗透气。自己憋着气把地上的秽物清扫gān净。

凤伽罗反而安静了下来,大概因为把酒jīng都吐了出来,胃里舒服了,就不闹腾了。

幸好刚刚韦玄已经帮着把凤伽罗的衣服给换了,要不然赵琴还真搬不动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

赵琴倒了杯水给凤伽罗灌进去,本想让他漱口的,结果他咕咚一声咽了下去,嘴里嘟囔着“还要!”

咽就咽了吧,醉酒后人确实有些口渴。于是,赵琴赶紧又倒了杯水喂凤伽罗喝下去。

凤伽罗喝够了水,就大喇喇地睡了过去。

赵琴认命地打了盆水来给凤伽罗擦洗,一边擦一边叨叨着。

毛巾擦过眉毛……

“这眉毛长得还不错,浓眉大眼、剑眉朗目,说的就是你吧。眼睫毛还挺长!”

毛巾擦过鼻子……

“鼻梁还挺直,你是不是有点混血啊,鼻梁这么高!”

毛巾擦过嘴唇……

“唇红齿白的,看你这五官长得还真不错,还算是英俊。就是脾气太差了,动不动就摆王爷架子,让人看着就心烦。”

毛巾擦过脖子……

“皮肤还真不错,就是太白了。说明你缺乏运动,要是健康的小麦色就好了。你要多晒太阳,晒黑点。”

赵琴把毛巾放到盆子里搓了搓,然后开始擦凤伽罗的手和手臂。

“你这肌肉还挺结实的嘛,硬硬的。嗯,我收回刚才的话,看来你还是有运动的。”

赵琴擦完了手,又看了看他的脚。“给不给你擦脚呢?你有没有脚臭啊?算了,还是不擦了。”赵琴拿起毛巾就站起来,转身刚要走。没想到凤伽罗翻身一把抱住了她的腰。

“哎哟”赵琴尖叫一声,被凤伽罗拉得倒在了chuáng上,还被凤伽罗压在了身上。

“老天,压死我了!”赵琴叫道:“凤伽罗,凤伽罗!”

凤伽罗一点反应都没有。赵琴使劲儿推他,就是推不动,反而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呼——”赵琴觉得自己快没气了。

她勉qiáng把手从凤伽罗身下拿出来,摸索着去摸凤伽罗脸。好不容易找到鼻子的位置,两根手指掐住他的鼻子。

果然,没一会儿,凤伽罗就翻了个身,从赵琴身上挪开了。赵琴赶紧坐起来。接过还没等到她翻下chuáng,又被凤伽罗长臂一身搂住腰,倒了下来。不过这次,凤伽罗没有整个压在她身上,而是把头放在她的胸口位置。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