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58)

“喂,凤伽罗!”赵琴推他,“你再不放开,我喊非礼了啊!我喊了啊,非……”

“礼”字还没喊出来,凤伽罗的右手照着赵琴的脸就拍了下来,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唔——”赵琴挣扎了一下,口鼻从凤伽罗的大手下露了出来,“凤伽罗,你想闷死我啊,你……”

“吵,吵死了!”凤伽罗喃喃道。

赵琴一听,被气笑了。心想,你还嫌我吵。既然嫌我吵,你就放开我啊。

赵琴又挣扎了两下,凤伽罗搂得更紧了,赵琴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松,松开啊!”赵琴边说边掰凤伽罗的手,可是凤伽罗像是做恶梦一样,一边嘟囔着不知在说什么,一边使劲儿搂着她。

赵琴实在是挣脱不开,想了想,一边拍着凤伽罗的后背,一边轻声哼着歌。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每次明月做恶梦的时候,赵琴都会唱的歌就这么不知不觉地又被唱了出来。

一曲唱完,赵琴泪流满面,凤伽罗也安静了下来,搂着腰部的手也松了下来。

赵琴伸手抹掉脸上的眼泪,试着挣脱了一下,还是挣脱不开,累得实在没力气了,只好放弃了。

赵琴打了个哈欠,眼皮开始打架。看着头顶上的淡huáng色的帐子,听着耳边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赵琴觉得特别催眠,不一会儿,她就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凤伽罗睁开眼睛,他放开搂在赵琴腰间的手,坐了起来。看着赵琴脸上的泪痕,情不自禁地伸手过去给她擦gān。

“明月!”睡梦中赵琴叫出一个名字。

凤伽罗脸色一冷,盯着她看。看着她畏寒一般抱住自己的肩膀,凤伽罗叹了一口气,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住她。然后躺了下去,也盖住自己。

第二天一早,赵琴万分痛苦地醒来,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鬼压chuáng一样,睡得累得不行。

她睁开眼睛,看着淡huáng色的帐子顶上的花纹。心想,我的chuáng帐什么时候换颜色了。

突然感觉脖子痒痒的,赵琴伸手去抓,突然碰触到一个温热的东西。咦,这是什么?赵琴伸手摸了摸,突然……

赵琴转头一看,凤伽罗一张被放大的了脸近在咫尺。

赵琴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阻止了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

她一把掀开被子,逃也似的下了chuáng,飞一般地推开房门跑了出去。

就在她跑出门的那一刻,凤伽罗睁开眼睛,冲着她的背影笑了一下,跑得还挺快。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睛。

赵琴跑回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坐在自己的chuáng上,心砰砰直跳。

自己怎么会跑到凤伽罗的chuáng上去的呢?还跟他盖一条被子?

赵琴赶紧上下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还好,衣服裤子都在,很完整。

她赶紧回忆了一下:凤伽罗昨天喝醉了,自己帮他擦洗,然后……

对了,赵琴想起来了,自己帮他擦洗完,刚想走就被他拉到chuáng上去了……

唉!没想到凤伽罗的酒品这么差啊,别人都是又哭又笑,又唱又闹,或者安安静静,暗自神伤。没想到他居然是拉人上chuáng。真是太吓人了啊。

赵琴心有余悸地想,还有他没有做出什么行为,要不然自己不就亏大了。以后他要是喝醉了,自己还是离他远点,免得被误伤。

想清楚了,赵琴看看天色不早了,赶紧洗漱起来。梳妆完毕后,端着脸盆去敲凤伽罗的门。

“王爷,王爷!”赵琴轻声叫道:“您醒了吗?”

“进来吧!”凤伽罗慵懒的声音在房内想起。

赵琴推门进去,把脸盆放到桌上,习惯性地问了一句:“王爷,昨晚睡得好吗?”问完就后悔了。

果然,凤伽罗露出谜一般的笑容说:“昨晚睡得尤其好,感觉就像是有人给我‘暖chuáng’一样。”

色láng!赵琴心里暗骂了一句,把毛巾拧好递到凤伽罗面前,说:“王爷请净面。”

凤伽罗接过来擦了擦脸,说:“本王昨晚喝醉了,辛苦你了!”

赵琴心想,你还知道我辛苦啊!嘴里却说:“不辛苦,不辛苦!”

凤伽罗说:“看你脸色不悦,是否是昨晚本王做出了什么逾矩的事情?”

何止逾矩呀,哼!赵琴说:“哪里那里,王爷喝醉了跟小猫一样乖,吐完了就睡着了。”

小猫?这个比喻让凤伽罗脸色一变,主动换了一个话题。

凤伽罗一边更衣一边说:“今天本王休沐,用完早膳,本王带你出去逛逛吧!”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