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62)

“紫彤姑娘……”

赵琴吃个饭也吃不清净,简直要烦死了。天啊,这还叫人活不活了啊!

听人说了凤伽罗中午用膳的情形,赵琴可以确定,这是凤伽罗故意的,企图造成舆论攻势,让她骑虎难下,就可以造成既定事实了。

哼!赵琴想,本姑娘可以没有这么容易就拿下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赵琴打定主意,此处不能再待下去了。既然已经有了身体,那当然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况且,自己还想去找红袖,问清楚明去世是的情形。如果红袖找不到,自己还可以去找北堂傲天。

对,去找北堂傲天。自己坠崖的时候,他就在现场。一定知道后续发生的事情。

赵琴决定了,要离开王府,离开南诏,回到天启朝找北堂傲天。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赵琴一直在为离开做准备。

好在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赵琴有经验。所以,不仅在钱财准备上做足功夫,就连出府的时机,赵琴都反复思考过。

出府的这一天终于来了,赵琴一早就起chuáng收拾好东西,把银两和值钱的首饰藏在身上。送凤伽罗出门上朝后,她就偷偷地溜到后厨,藏在了出去采买肉菜的马车里。走之前还给凤伽罗留了张字条。

写这张字条的时候,赵琴着实伤了一下脑筋。想说的太多,一时之间还不知道写什么。最后她只写了四个字“保重勿念”。这是当初明月出走时留下的字条,看样子当时明月的情形跟自己应该差不多,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最终就只汇成了这四个字。

想到明月,赵琴心中不住的感伤。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北堂傲天把事情经过问清楚。

赵琴出走的很顺利,等她出府一刻钟后,才被韦玄发现。

凤伽罗出府没多久,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份很重要的东西,这个是今天要呈给王上的。所以,只好遣人回府找紫彤拿。所以,当韦玄急匆匆地来到内院,发现紫彤不在。又差人府中各处寻找,也没找到。最后,韦玄在紫彤房间的铜镜下发现了一封留书,看了之后才知道紫彤走了。

赵琴是现代人,根本不知道在古代一个奴仆出逃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所以韦玄非常震惊,他一边安排人手去追,一边亲自骑上马去禀告凤伽罗。

王爷的马车行驶在上朝的路上,凤伽罗坐下马车里闭目养神。

“王爷,王爷!”

“停下!”凤伽罗听见有人再追他的马车,赶紧让马车停下。回头一看,追马车的人居然是总管韦玄。

“韦玄,可是府里出什么事了?”凤伽罗问。

韦玄气喘吁吁的说:“王爷,紫彤姑娘留书出走了!”说着,将手中的留书递给凤伽罗。

“什么?”凤伽罗接过留书一看,上面写着“保重勿念”一句话。凤伽罗气得把纸捏成一团,对韦玄说:“什么时候发现的?”

韦玄说:“奴才猜测王爷刚走不久,紫彤姑娘就跟着府里才买的马车溜出去了。”

“去追!”凤伽罗说:“派府里的侍卫去追,她走不远,到城门处去问。”

“是!”韦玄说:“奴才已经派人去追了,王爷放心吧,奴才一定把紫彤姑娘追回来。”

“好!”凤伽罗说:“我先去上朝,如果追到了人带回来,等我回府再来处置。”

“是!”韦玄应道,调转马头向王府行去。

凤伽罗的马车也继续向王宫行去。

赵琴刚刚出了城门,就听见身后传来了马蹄声。她回头一看,是一群侍卫打扮的人骑着马跑过来。

不会是来追我的吧。赵琴赶紧跑到城门边一处很深的草丛里躲了起来。

她听见骑马的侍卫向守门的士兵打探有没有女子出城,描述的样子和她一模一样。

果然是来追她的,赵琴暗自庆幸自己反应快。

赵琴一动不动地蹲在草丛里等着,脚都麻了也不敢动,一直听着城门口的动静。

好不容易,城门口好像安静了下来,赵琴不敢确定哪些追她的侍卫是不是走了,于是又多等了一刻钟。就在她刚想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草丛里传来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一个男人问:“打听清楚了吗?”

另一个男人说:“都打听清楚了,凤王的马车要从玉壶chūn门口经过。玉壶chūn今日请的说书先生赫赫有名,台下座无虚席,站着的人都排到了大门外,把街道堵得是水泄不通。凤王的马车肯定过不了,到时候……”

第一个说话的男子说:“好,我们就埋伏在玉壶chūn外,等待时机下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