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64)

“好好好,我这就去!”马车夫答应着就要走。

“去什么去啊,回来!”一个人影突然从天而降,来到了赵琴和马车夫的面前,对两人说;“你们好好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势?”说着,指着街中打斗的三人。

赵琴转头看去,发现那两名刺客已经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力。

来人说:“王爷就是想找人练练手,你们瞎急什么啊!不出五招,必将这两人拿下。”

“一,二,三,四,五。”来人刚数到五,就见凤伽罗把两人打飞出去,摔倒地上。被突然出现的一队官兵一拥而上锁了起来。

这……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人。赵琴纳闷地看着这一切。

凤伽罗长剑入鞘,走了过来,说:“凌飞扬,来了也不上,怎么?看热闹来了?”

凌飞扬说:“我是怕扰了王爷的雅兴,就这两个货色,只配给王爷过过手。”

赵琴一下子冲到凤伽罗面前,关切地问道:“王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凤伽罗拍了拍赵琴的肩膀,说:“飞扬,人你先审,本王稍后就来”。

“好!”凌飞扬一拱手,说:“兄弟们,带人犯回衙门!”

衙役们押着两名刺客正要走,突然一名刺客双肩一耸,把腰一弯,头一低,一枚暗器从脑后she出,直向凤伽罗she来。

赵琴反应极快,双手一伸,挡在了凤伽罗的面前。

第六十一章 受伤

赵琴闭着眼睛挡在了凤伽罗的面前,等着预料之中的疼痛。

“噗嗤”一声,她听见了利器she入身体的声音。奇怪,怎么不痛呢?

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凤伽罗冒着冷汗的脸。

本应被她挡在身后的凤伽罗,站到了她的面前,用后背挡住了那枚暗器。

“凤伽罗……”赵琴喃喃道,伸出双手去扶凤伽罗软倒的身体,被带的坐到了地上。她摸到凤伽罗的后背,湿漉漉的触感,她看到自己的双手满是鲜血。“凤伽罗!”赵琴把凤伽罗的上半身紧紧抱在怀里,泪流满面。

“王爷!”“王爷!”惊呼声四起。

凌飞扬奔了过来,扶起凤伽罗去查看他背后的伤口。she中他的是一枚飞刀,伤口出流出的血是黑色的。“不好,飞刀上有毒。”凌飞扬惊叫道,伸出右手点中凌飞扬胸口几处大xué。

有毒?赵琴眼泪汪汪地看着凌飞扬,问道:“怎,怎么办?他会不会死啊?”

凌飞扬看了赵琴一眼,虽然他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看刚刚王爷舍身救她的架势,也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应该举足轻重。于是安慰道:“他是王爷,这点小伤小毒怎么可能死的了。”

凌飞扬站起身说道:“来人,快送王爷回府!”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施展轻功飞了过来。凌飞扬握紧手中的剑,警觉地看着来人。等来人走到近前,认出是凤伽罗的贴身侍卫段天龙。

“王爷怎么样了?”段天龙一边蹲下来检查凤伽罗的伤势,一边问。

“伤势不重,但是暗器上有毒。”凌飞扬说。

中毒?段天龙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到处一枚丹药,准备塞到凤伽罗的嘴里。手刚伸过去,就被赵琴拦住了。赵琴问:“这是什么?”

段天龙看了看赵琴,面无表情地说:“解药。”说完,推开赵琴阻拦的手,塞到了凤伽罗的嘴里。

“解药?”凌飞扬叫道:“你知道王爷中的什么毒吗?你怎么可能有解药呢?”

段天龙从赵琴怀中接过凤伽罗,说:“走,必须尽快送王爷回府疗伤。”说完,把凤伽罗背到背上,向马车走去。

赵琴站起来,顾不得腿麻,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凌飞扬赶紧安排人手护送凤伽罗回府,自己则亲自押送着刺客回府衙审讯。

王爷被刺,这是天大的事情。凤伽奕知道以后勃然大怒,命令禁军统领凌飞扬彻查此事,一定要找出真凶。随后,派出一大群太医去凤王府为凤伽罗治伤,还赐了很多珍贵的药材。

经过太医的诊治,凤伽罗的伤势并不严重,所中的毒也及时被段天龙所解,所以并没有生命危险。太医们开了方子,留下一个人备用,其余的就回王宫复命。

凤伽罗被抬回凤王府后,有过短暂的清醒。他看了一眼段天龙,又看了一眼被人群挤在角落的赵琴,说了一句“让紫彤一个人照顾我”,就昏睡了过去。

于是,凤伽罗昏睡的这三天里,赵琴一直守在他的身边,连房门都没有出。换药喂药,喂水喂饭,擦脸擦手,忙得不可开jiāo,累得够呛。可是到了晚上,趴在凤伽罗的chuáng边,赵琴又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凤伽罗浑身是血倒在她怀里的样子,吓得她直哆嗦。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