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65)

赵琴就这样gān熬着,整个人憔悴的不行。好不容易到了第四天的早上,凤伽罗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赵琴喜出望外,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喝水?”

凤伽罗笑了,说:“这么多问题,你叫本王回答哪一个啊?”一说话,就感觉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嗓子像是要冒烟了。

“呃……”赵琴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那……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凤伽罗说:“还好,感觉就是睡了长长的一觉,有点口渴。”

“口渴?”赵琴赶紧站起来到桌边倒了一杯茶,端到凤伽罗的嘴边,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地喂到他嘴里。

凤伽罗喝完,终于感觉嗓子没那么gān了。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赵琴,皱起了眉头,说:“你怎么这副模样,看起来好像几天没睡觉一样。怎么回事儿?”

赵琴不好意思说是因为照顾他的缘故,所以没有开口。

“你……”凤伽罗还想再问,这是总管韦玄推门进来,看到凤伽罗醒了,高兴地不得了,赶紧对着门外喊,“王爷醒了!王爷醒了!”一直蹲守的太医赶紧进来为凤伽罗把脉,确定了凤伽罗的身体喜状况,“不愧是王爷啊,年轻身体好,这伤势已经无碍了,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即可痊愈。”

“谢谢大夫!”韦玄高兴地说。

“王爷若没有其他的事情,臣就回宫复命了,想必王上还等着臣回禀王爷的伤情呢!”太医说。

“有劳太医了!”凤伽罗说,“你先回去吧!”

“是,臣告退!”太医退了出去。

“王爷,您昏睡了三天,可是饿坏了?”韦玄说:“我这就去吩咐下人为王爷做点清粥小菜。”

“三天?”凤伽罗问:“我昏睡了三天?”

“是啊,”韦玄说:“王爷受伤回府,可把大家吓坏了。王上派了太医来诊治,说虽无生命危险,但由于失血又中毒,对身体伤害很大。所以,您就昏睡了三天。这三天,一直是紫彤姑娘照顾你。”

“紫彤?”凤伽罗问:“这三天都是她在照顾我?”

“可不是嘛,”韦玄肯定地点点头,说:“喂水喂药,为王爷净面擦洗,都是紫彤姑娘一个人,可把她累坏了。王爷您看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了。”

脸色?本王还能不知道她现在什么脸色?凤伽罗皱起眉头,怒道:“你们都死绝了吗?要让她一个人来侍候本王,是合起火来欺负她吗?”

欺负?韦玄莫名其妙地看着凤伽罗发了一通无名火,解释道:“王爷,我们哪敢欺负她啊,是王爷您说的就要让她一个人照顾你,所以这三天才……”

“我?”凤伽罗哑口无言,他看着韦玄,问道:“是我说的吗?”韦玄点点头。

“我说的你们就听?”凤伽罗说:“我当时受了伤,肯定神智不清楚了啊,你们怎么能听我的呢,怎么就不帮帮紫彤?”

赵琴插话说:“王爷无需多想,这是我自愿做的。您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紫彤理应报恩。所以照顾您是我应该做的。”

听到赵琴这么说,凤伽罗看了她一眼,然后对韦玄说:“韦玄,本王饿了。”

“饿了?”韦玄赶紧吩咐道,“紫彤,你去吩咐下人给王爷做些清粥小菜……”

“韦玄,”凤伽罗打断了韦玄的话,说:“你去给本王把饭菜端来!”

“我,我去?”韦玄有点诧异,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说:“是,王爷,我去!”说着,就退了出去,并且小心地把房门关好。

韦玄走后,凤伽罗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赵琴,赵琴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

“你过来!”凤伽罗说。

赵琴走到了凤伽罗的chuáng前一米处,站定。

“再过来点!”凤伽罗又说。

赵琴又向前走了半步,停住。

凤伽罗看着赵琴这个样子,伸手去拉赵琴过来,不小心扯到伤口,痛得冷抽一口气“嘶——”

“王爷!”赵琴赶紧上前扶住他,关切地问道:“你gān嘛乱动啊。”说着,去看他背后的伤口。被凤伽罗一把抱住。

“啊——”赵琴猝不及防,刚要挣扎,就听见凤伽罗痛呼。

“好痛,好痛!”凤伽罗说:“你再动,伤口就要裂开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