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66)

赵琴不敢动了,只能焦急地说:“你快放开我,让我看下伤口,要是裂了得马上叫大夫来!”

凤伽罗把头埋在赵琴的肩膀上说:“你别动,你不动伤口就没事。本王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就是想抱抱你。”

赵琴见他真的只是单纯地抱着自己,于是也放松了下来,把头放在了凤伽罗的肩上。

“赵琴,”凤伽罗说:“你刚刚说,是因为本王救了你,你才衣不解带地照顾本王的,是吗?”

凤伽罗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赵琴的回答,于是继续问:“赵琴,你老实回答本王,本王在你心目中,就没有一丝分量吗?你为什么要出走?这王都难道就没有你牵挂的人和事吗?”

赵琴还是没有回答。

凤伽罗接着问:“你走都走了,为什么又突然回来?你是不是……放不下本王?”

等了一会儿,凤伽罗说:“赵琴,你不用不好意思,本王不会笑你的,你但说无妨。”

凤伽罗说了半天,赵琴一声都没吭。凤伽罗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他把赵琴靠在他肩膀上的头抬起来一看,发现赵琴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你……”凤伽罗气不过,想要把她摇醒。可是看着她脸上那浓重的黑眼圈,凤伽罗舍不得下手了。他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向chuáng里挪了挪,把赵琴整个人都搬上chuáng,扯过被子给她盖上,自己也躺了下来。

凤伽罗转头看着赵琴的侧脸,喃喃道:“你说是本王救了你,你要报恩。其实,本王清楚地记得,是你救了本王。”

是啊,凤伽罗清楚地记得,是赵琴气喘吁吁地跑来向他示警,也是赵琴在刺客she来暗器的时候挡在他的面前,想要保护他。可是……自己又怎么可能让她受伤呢。

就在凤伽罗躺在chuáng上闭目沉思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凤伽罗闭着眼睛,问道:“天龙,刺客抓了吗?”

段天龙说:“两名刺客被禁军统领凌飞扬当场擒获,通过这几天的审讯,刺客已经供出了幕后主谋。”

凤伽罗问:“是谁?”

段天龙说:“端王。”

凤伽罗说:“意料之中。”

段天龙问:“王爷预备下一步怎么做?”

凤伽罗说:“本王都受伤了,还能做什么了?此事就jiāo由王兄做主吧!”

受伤?段天龙说:“王爷,属下有一事不明。”

凤伽罗睁开眼睛,半坐起来看着他,问道“什么事儿?”

段天龙说:“王爷这伤……受的蹊跷,属下想问个清楚。”

“天龙,你管得还真宽。”凤伽罗冷冷地说:“本王的事儿,哪里容得你开口。”

段天龙说:“王爷,属下负责王爷的安全,王爷这次手上,属下必然脱不了gān系。既然要受罚,能不能让属下明明白白地受罚?”

“明明白白?”凤伽罗说:“本王偏偏不告诉你,就让你糊里糊涂的受罚又怎么样?”说完,躺了下去,拉过被子盖好,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唉!”段天龙叹了一口气,说:“王爷不说,属下也明白。不就是为了chuáng上这个女人?”

“知道了还问,滚!”凤伽罗说道。

段天龙嘴角抽了抽,正想离开。突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仔细的听了听,走到窗户边,倏地一下,消失了。

脚步声来到门口,停顿了一下。门被推开了,韦玄跨过门槛刚走了几步,就愣住了。手里端的托盘差点掉到地上。他看见王爷的chuáng上睡着两个人,一个是王爷,另一个居然是紫彤。

韦玄倏地转过身,快速地退出了房间,把门合上。

凤伽罗眼皮都没动一下,放在被子里的手摸索着握住了赵琴的手,睡了过去。

赵琴醒来的时候,室内一片昏暗,肚子咕噜噜地叫着。她习惯性地伸手去揉肚子,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着。她心中一惊,转头看去。

我去!赵琴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我怎么又睡到他的chuáng上了。

赵琴快速地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发现衣服完整尚好,心里松了一口去。

她慢慢地移动被握住的那只手,想把它从凤伽罗的手中抽出来。好容易抽到一半,却又被握住了。

赵琴向凤伽罗看去,看见凤伽罗正瞅着她笑。

“王爷!”赵琴呐呐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在您的chuáng上睡着了……”

“你照顾本王,辛苦了。”凤伽罗看看屋外,说:“天都黑了,你也别起了,继续睡吧!”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