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68)

赵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走近。

凤伽罗拉起赵琴的双手说:“你老实在府里待着,本王去去就来。”

看着这腻人的一幕,凌飞扬都看呆了。

赵琴红着脸把手抽出来,说:“放心吧,我不会走的。你要进宫就快去吧!”

凤伽罗冲她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凌飞扬赶紧跟上。

王宫里,凤伽罗走进御书房。

“王兄!”凤伽罗刚想行礼,就被凤伽奕拦住。

凤伽奕扶住他,说:“王弟的伤势可大好了?”

凤伽罗说:“臣弟身体结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让王兄担心,都是臣弟的不是。”

“哎,怎么能这么说?”凤伽奕说:“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情要问你。”

凤伽罗说:“王兄是要问我那天被刺的事情吗?”

凤伽奕说:“正是,王弟讲讲那天发生的事情吧!”

“是!”凤伽罗把遇刺当天发生的具体情形说了一遍。

凤伽奕听完了以后,问道:“王弟,你可知道是谁要行刺你?”

凤伽罗说:“听说是端王。”

凤伽奕说:“不是端王。”

“不是端王?”凤伽罗问:“我听飞扬说,被抓的刺客亲口供出此事的主谋就是端王。难道王兄不相信?”

凤伽奕说:“王弟,你我都清楚端王的为人。经过‘渠làng州农户田产被占’一案,你二人已成水火之势。我相信,端王会对你不利。但是,此事我不相信是端王所为。”

凤伽罗问:“为什么?”

凤伽奕说:“端王府里的总管秦武被处决的第二天,你就遇刺了,这是不是太巧了?任谁都会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会认为是端王的报复行为。但是,‘渠làng州农户田产被占’一案中,端王逃过一劫,他暗自庆幸还来不及,只会低调做事,哪里还有可能去高调行凶。所以,此事必定是有人想一箭双雕,既除了你,也让端王成了替罪羊。”

听凤伽奕说完,凤伽罗陷入了沉思。他没有想到凤伽奕居然会想得这么深,这么远。

凤伽奕说:“王弟,今天你不来我也打算宣你进宫来商量此事。你说说看幕后主谋究竟是谁?”

凤伽罗想了一会儿,说:“臣弟想不到。”

“想不到?”凤伽奕说:“我怎么觉得这幕后主谋就是你……”

第六十二章 不择手段

“我?”凤伽罗笑着说:“王兄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当然是玩笑了。”凤伽奕也笑了,说:“你亲自去审审那两名刺客,看看幕后主谋究竟是何人?此事非同小可,你务必要差个水落石出。”

“是,”凤伽罗应道,说:“臣弟告退!”说着,就要离开,“等一下,”凤伽奕叫住了凤伽罗,说:“也不用这么急,我还有话要问你。”

“什么事?”凤伽罗说:“王兄请问。”

凤伽奕说:“是关于你受伤的事情。听说你受伤是因为一个女子?”

“呵呵,”凤伽罗说:“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王兄你。没错,确实是因为一个女子。”

“哦?”凤伽奕笑着问:“什么样的女子,居然能让你这么护着她?”

凤伽罗说:“我未来的王妃。”

“王妃?”凤伽奕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问:“你当真?”

凤伽罗说:“当真!”

“荒唐!”凤伽奕发起怒来,说:“一个低贱的侍女,如何做得了你的王妃?你若是喜欢,收她做你的侍妾我没有意见。但是,王妃,不可能。”

面对凤伽奕突如其来的怒气,凤伽罗无所谓地看着他,说:“王兄,我娶何人做王妃,我说了算。”

“你……”听见凤伽罗如此大不敬的话,凤伽奕一拍桌子,说:“跪下!”

凤伽罗听话地跪了下来。

“你说了算?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是谁说了算?”凤伽奕指着他说:“你是一个王爷,是南诏国的凤王,你不是普通百姓,不能随心所欲,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凤伽罗看着他说:“从小,母后就告诉我,成大事者,不能有弱点,不能有执念。所以……从小到大,我喜欢的东西,小木马、桃花糕、还有……柳儿,不是都没有留下吗?”

柳儿?凤伽奕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这时候忽然听到,心里就像刀割一样疼,人也站立不住。他捂住胸口坐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算了,此事改天再说。你退下吧!”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