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69)

“臣告退!”凤伽罗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王府,凤伽罗一直闷闷不乐,赵琴察觉出来,问道:“王爷,你今天入宫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凤伽罗抬头看着她,说:“今天王兄问我,我为什么会救一个侍女?”

“呃,”赵琴没想到凤伽罗会提起这个事情,顿时觉得有点尴尬,心想,这个王上怎么这么八卦,连这种事情都要过问。

“你知道我怎么回答的吗?”凤伽罗说:“我说,因为她是我未来的王妃,所以我必须护着她。”

听到凤伽罗这么说,赵琴心里说一点都不敢动那是骗人的,相信每一个女人都不可能不这样为自己付出的男子感动。

凤伽罗问:“赵琴,你愿意当本王的王妃吗?”

赵琴说:“对不起,王爷,我不愿意。”

“为什么?”凤伽罗轻轻地问。

赵琴说:“因为我已经成亲了,我的丈夫是明月。”

明月?凤伽罗听到这个名字,手已经开始发抖,心中的怒气像是要溢出来。他勉qiáng压抑住自己的怒火,说:“你错了,明月是你前世的夫婿,你现在是紫彤,是我的贴身侍女,是我的人。”

“前世?”赵琴笑了,说:“王爷,有一个词叫生生世世。不管我是南宫灵,还是琴卿,又或者是紫彤,我的丈夫,只有明月。”

“放屁!”凤伽罗一掌将桌子击得粉粹,咆哮道:“你的丈夫?你的明月?我要让你的明月死无葬身之地,生生世世不得转世为人,我看你还如何让他当你的丈夫?”

死无葬身之地?听着凤伽罗的话,赵琴心中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听凤伽罗话里的意思,难道明月他……还没有死?

赵琴开口问道:“王爷,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明月的下落?”

呃,凤伽罗自知失言,心中俺叫不妙,面上却保持平静,努力自圆其说,“你的明月葬在何处我如何知道?你要是再这么执迷不悟,我就让他永远做鬼,永远不能投胎。”

唉!赵琴叹了口气说:“王爷,人间的事情你都管不完,你还想管yīn间的事情,你难道不嫌累吗?”

凤伽罗qiáng辩道:“本王累不累,与你何gān?你下去吧,本王现在不想见到你。”

“是,”赵琴应道,走了出去。

看着赵琴的背影,凤伽罗心里松了口气,幸好刚刚说漏嘴的给圆了回去,不然……

不过……凤伽罗转念一想,这事不能掉以轻心,不如……

“天龙,”凤伽罗高声叫道,从房间的角落里闪出一个人影,正是段天龙。

凤伽罗说:“天龙,有两件事情要你去办。”

段天龙说:“王爷,请吩咐。”

凤伽罗说:“附耳过来……”

“是!”段天龙应了下来,转身又消失了。

当天晚上,禁军衙门出事了。行刺凤王的两名刺客死了。

禁军统领凌飞扬气急败坏的赶到,把看守门骂个狗血淋头。

第二天,凤伽罗来到衙门,准备提审两名刺客。结果,凌飞扬告诉他,刺客死了。

“死了?”凤伽罗说:“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

凌飞扬说:“昨天晚上,从迹象上看,应该是自尽。”

“自尽?”凤伽罗骂道:“他们为什么要自尽?如果他们要自尽的话,早就自尽了,怎么可能等到昨天晚上?凌飞扬,你脑子里装得是草吗?”

凌飞扬解释道:“王爷,您先听我说完啊,我是说,从迹象上看,大牢锁得好好的,除了看守,也没有旁人进出。人犯用自己的腰带上吊自尽。不过,确实如王爷所说,这两个人如果要自尽早就自尽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所以,臣猜测是他杀。”

“他杀?”凤伽罗问:“那凶手呢?凶手是谁?又是怎么杀死他们的?啊?”

“这……”凌飞扬说:“臣还没有查清楚……”

“查个屁!”凤伽罗怒道:“这还用查吗?人犯指证了谁你不知道吗?谁最想人犯死你难道不知道吗?”

“王爷是说……端王?”凌飞扬问。

凤伽罗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说:“王兄让我审讯两名刺客,现在既然这两名刺客已经死了,本王还审什么?本王回府了,你自己去向王兄复命吧!”说完,转身走了。

凌飞扬看着凤伽罗的背影,想着牢里莫名其妙死亡的两名人犯,头疼不行。心想,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赶紧去向王上禀报吧。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