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7)

夏荷的脸上浮上一丝怨恨,她轻手轻脚地下了chuáng,去翻桌子上的包袱,一不小心,把桌子上的一个茶杯碰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刺耳。

“嗯?”赵琴被惊醒来了过来,迷糊的叫道:“夏荷?夏荷!”一摸身边,摸了个空。赵琴一惊,坐了起来,借着月光看到夏荷立在桌前,问道:“夏荷,你在gān嘛?”

夏荷没有说话,五指并拢握成了一个拳头。

“你?你在找什么东西吗?”赵琴问。

“你怎么不说话?”赵琴警惕起来,下了chuáng走了过去,看着夏荷说:“你翻我的包袱gān嘛?你……”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夏荷举起手中的茶壶向她砸了过来,赵琴躲避不及被砸中额头,一时血流如注。赵琴捂住额头,觉得眼前一片金星乱冒,摇摇欲坠。她去扶桌子却扶了个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赵琴挣扎着问出声:“夏荷……为什么?”

夏荷说:“小姐,你今天提到的那个chūn香,你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吗?”

“chūn香?不知道……”赵琴说。

夏荷说:“她死了!她死在了西山的苦窑里。”

赵琴说:“她……她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什么关系?”夏荷说:“你和段天舒私会,跌进荷塘,事情bào露,却害我姐姐受罚,被卖去西山做苦役。那哪是人过得日子,起早贪黑,gān着重活,却食不果腹,不到一个月,她就被折磨死了……”

“我……”听到这里,赵琴明白了,她是帮之前的南宫灵背锅了。

“chūn香是你的贴身丫鬟,也是我的亲姐姐。我们姐妹俩跟在你身边,伺候了你六年。可是现在,她为了你连性命都丢了,你却连她的名字都忘记了。”夏荷说:“南宫灵,你难道不该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吗?”

“我,我,对不起,对不起……”赵琴一迭声地说着抱歉的话,不管如何先保命要紧,“夏荷,是我的错,我一定会改正,会补偿,会赎罪,你,你给我这个机会好吗……”赵琴已经觉得头越来越晕了,失血过多的症状已经很明显。

夏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赵琴向她伸出手求救,看着她血流如注,看着她失去了意识……

第十九章 生死一线

第二天,老李早早的起了chuáng就去喂马,收拾马车。收拾妥当以后,到大厅要了碗热茶,就着馍,一边吃早饭,一边等着两位小姐。等到天大亮还不见人下楼。老李怕耽误了赶路的时辰,就让小二上楼去叫。小二上楼没一会儿,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啊——”

掌柜和老李赶紧上楼,走到门前一看,也愣住了。房间里一名女子满头是血的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店小二惊慌失措地冲着掌柜喊道:“出,出人命了,出人命……”

掌柜上前一把捂住店小二的嘴巴:“叫什么叫,想把所有的客人都吵醒了吗?闭嘴!”

老李哆哆嗦嗦的走上前查看了一下地上那名女子的情况。发现是昨日乘车的两人中的一人,受伤颇重,呼吸很微弱:“掌柜的,快请个大夫,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掌柜在房间里逡巡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包袱行李,略一沉吟,对老李说:“这可是昨日乘车的那两名女子中的一人?”

老李点点头,说:“是姐妹俩中的姐姐。”

掌柜走到赵琴身边蹲下,轻拍着赵琴的脸,“姑娘,姑娘,听得见我说话吗?”

赵琴呻吟了一声,微微睁开了眼睛。

“姑娘,你怎么了?”掌柜问道,“是谁伤得你?”。

“我,救我……”赵琴qiáng撑着说出一句话后,又晕了过去。

掌柜站起来,对老李说:“你看,姐姐受了重伤,妹妹却不见踪影,两人所带的包袱行李也不见了踪影,这说明什么?”

“说,说明什么?”店小二缓过神来,哆哆嗦嗦地问道。

掌柜看了看店小二,又看了看老李,说:“说明妹妹谋财害命呗!”

“不会吧,我见她姐妹二人感情很好的。”老李说。

“感情好不好,表面上能看出来吗?”掌柜的说:“要不,你说现下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儿?”

“哎呀,掌柜的!”老李说:“先别说这个了,救人要紧,快请个大夫来吧!”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