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72)

雪球盯着她看了半天,终于跳到石桌上,盘着尾巴坐了下来。

凤伽罗走进院子,看到的就是这一人一貂对视的可笑情景。

“你在什么?”凤伽罗问。

赵琴头也不回地说:“和它培养感情。”

“培养感情?”凤伽罗问:“赵琴,本王发现你的脑袋瓜里装的东西很真是跟一般人不一样啊。好,你自己慢慢培养吧。”说完,转身进了房间。

凤伽罗都回来了,赵琴也不好再跟雪球培养感情了,把工作做好才是王道。而她的工作就是侍候着这个对自己居心叵测的王爷!

赵琴泡好一杯茶,端了进去,轻轻地放到凤伽罗的书桌旁。

凤伽罗抬眼看了看赵琴,问道:“赵琴,本王问你。如果有个人一直陷害你,而且还是三番两次的陷害你,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赵琴说:“当然反击了,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嘛!又不是傻!”

“好!”凤伽罗微笑道:“你的回答深得我心,不愧是本王的女人!”

又来了!赵琴在心里翻个白眼,说:“王爷,请你说话注意点,免得被别人笑话。如果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您了,先告退了!”说着,拿着托盘转身走出了房门。

凤伽罗笑笑,没有叫住他,忙起了正事。既然连赵琴都知道反击,那凤伽祺一定会进行反击的。只要他进行反击,自己就可以抓住他的把柄了。

“柳儿,我一定要为你报仇!”凤伽罗喃喃道,思绪渐渐飘远。

“王爷,王爷!”韦玄在门外叫着。

凤伽罗问:“何事?”

韦玄说:“宫里来人,说是请王爷即可进宫。”

凤伽罗说:“知道了。”说着,迅速起身,向外走去。

“王兄”,凤伽罗走进御书房,问道:“王兄这么急叫臣弟来,是为了何事?”

凤伽奕背着手,站在窗边,说:“行刺你的两名刺客被杀了,你知道了吧?”

凤伽罗点点头,说:“臣弟知道。”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凤伽奕问。

凤伽罗说:“王兄猜到了?”

“我真希望是我猜错了。”凤伽奕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天理公道。”凤伽罗说:“为了朝廷公义,为了渠làng州被bī死的冤魂,为了……柳儿。”

“为了这些,你就要不择手段吗?”凤伽奕说:“凤伽罗,那狱中死去的两名刺客,冤不冤呢?”

“不冤,”凤伽罗说:“他们是自愿的。他们自愿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这些公道正义。”

“凤伽罗!”凤伽奕叫道:“你这样做,与凤伽祺何异?”

凤伽罗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你……”凤伽奕沉默了半晌,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你好自为之吧。”

第六十三章 变故迭生

从御书房出来,天空yīn沉沉的,像是要下雨。

凤伽罗没有乘坐马车,而是步行在街道上。车夫赶着马车跟在后面。

御书房里,凤伽奕说的话言犹在耳。

自己布的局,破了。不但王兄知道,端王……应该也知道了吧。

不过,凤伽罗想,即使端王知道了他的计划,也一定会入局的。因为他那么自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一退再退。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一个机会,假戏真做的机会。

想到这里,凤伽罗转身上了马车。

回到王府,凤伽罗叫来韦玄,吩咐道:“韦玄,本王三天后要去九龙山狩猎,你去准备一下吧!”

“狩猎?”韦玄疑惑,道:“王爷,这个季节狩猎,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合适?”凤伽罗说:“本王说合适就合适,你下去准备就行了。”

“是!”韦玄应道,“奴才这就去安排!”说着,退了下去。

三天后,凤伽罗带着一队人马出了城,去九龙山狩猎。

赵琴被留在了王府里。王爷不在,她就很轻松,什么事也没有。

赵琴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云发呆。雪球在脚下转来转去,与她稍微亲近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么抗拒了。

“紫彤!”韦玄在院子门口叫道。

“韦总管,”赵琴向他看去,问:“有事吗?”

韦玄说:“王爷遣人回来拿一封书信,说是在房中,烦请紫彤姑娘找一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