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73)

赵琴站起来说:“没问题,我这就去找。”说着,推开凤伽罗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她走到书桌旁翻了起来,翻了一会儿,说:“韦总管,是什么样的书信啊,我怎么没有找到?”

没有听到韦玄的回答,赵琴直起腰刚想转身,突然一个人影从背后搂住她的腰,一块带着qiáng烈气味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赵琴瞬间失去了意识。

九龙山。

凤伽罗带着一队人马在树林里穿梭,猎杀着小动物。

“王爷!”一个亲兵大声叫道:“那边有鹿!”

“驾!”凤伽罗挥起马鞭,追了过去。

凤伽罗和几个亲兵追到了树林深处,后面的人马还没有跟过来。

突然,从身后骤然杀出几个黑衣人。

“王爷,小心!”亲兵们围了过来,“有刺客,保护王爷!”

凤伽罗的亲兵和刺客们打斗在一起。

凤伽罗被两个亲兵护着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心想,终于来了!

刺客越来越多,凤伽罗的亲兵死得死,伤得伤,情势十分危急。

疾风爆裂,两个黑衣人直冲凤伽罗而来。凤伽罗出剑既快又狠,bī的那两人不断后退,他剑鞘格住一人,长剑反挑,点在他咽喉上,只有一点血印,不过足够他倒下去。然后指间旋转,另一人咽喉飞出一溜血珠,便接着躺倒了。

凤伽罗杀死两人后,其余的刺客便围了上来。他这时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亲兵已经全部牺牲了。

树林里十分寂静,只有呼呼地风声。凤伽罗发现,自己连远处的马蹄声都听不见了。

看来……凤伽罗的嘴角浮出笑容,那人已经来了。

“你们的主子呢?”凤伽罗问着围着他的刺客,“该出现了吧!”

“哈哈哈——”一个人大笑着从树后走了出来,说:“这种情境下,凤王还能笑得出来,本王真是佩服!”

“端王,”凤伽罗说:“你终于舍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就喜欢当缩头乌guī呢。”

“你说什么?”端王说。

“不是吗?”凤伽罗说:“缩了这么长的时间,不是乌guī是什么?”

“呵呵,”端王说:“凤王逞这口舌之快,有用吗?这九龙山里里外外都是本王的人。你不是喜欢被刺杀吗?所以,今天本王就满足你。”

“是吗?”凤伽罗说:“就怕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说罢,长剑一指,凤伽罗施展轻功,向凤伽祺攻去。

“保护王爷!”凤伽祺身边的亲兵护在他的面前,几名黑衣人挡下凤伽罗的攻势,和他战在了一起。

尽管凤伽罗身手不错,但是架不住人多,不一会儿,身上也添了几处皮肉伤,鲜血染红了衣裳。

“凤伽罗!”凤伽祺说:“你若是束手就擒,我就饶你一命!”

凤伽罗持剑而立,说:“笑话,你以为我是三岁孩童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么多年了也该做个了断了。”

“了断?”凤伽祺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为什么?哈哈哈——”凤伽罗大笑出声,说:“你居然问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从柳儿死的那一天起,我就在想你的死状是什么样的。什么样的死法才最适合你。毒死、溺死、掐死……”

“凤伽罗!”凤伽祺大声叫道:“我们是兄弟,你为了一个卑贱的奴婢,居然不顾兄弟之情……”

“兄弟?”凤伽罗说:“你是想笑死我吗?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兄弟。”

“丧心病狂?”凤伽祺说:“说得好,说得好!既然你今天这么决绝,那就别怪我了!上!”

周围的刺客一拥而上,准备痛下杀手。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挡住了一众人等的凌厉攻势,和凤伽罗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王爷,我来了!”段天龙说。

“嗯,”凤伽罗点点头,说:“来得正好!”

“确实是来得正好,”凤伽祺说:“段天龙,我知道你武功高qiáng,在高手榜上都是有名的。不过,双拳难敌四手。我这里这么多的人手,你确定你能让你家王爷全身而退?”

“端王爷,”段天龙说:“王上已经在来九龙山的路上了,我只需要帮助我家王爷拖到他来就可以了。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我的事儿了。”

“你……”凤伽祺说:“那就试试看你们能不能拖到那个时候。都给我上,格杀勿论!”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