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抱琴而来(175)

凤伽罗看着韦玄走了过来,而赵琴纹丝未动,有点纳闷又有点着急,喊道“紫彤,你愣住gān什么?好不给本王过来!”

凤伽祺看着这一幕,扬了扬眉,心想,这个女子看起来不一般啊。

赵琴看着凤伽罗,说:“王爷,紫彤有话问你。”

“问什么问?”凤伽罗发火了,“有什么问题你过来问,听到没有?”

赵琴摇摇头,说:“我要先问清楚才过去。”

“好吧!”凤伽罗无语了,说:“你问吧!”

“柳儿是谁?”赵琴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你……”凤伽罗没想到赵琴问的是怎么一个问题,凤伽祺也有些意外。

“凤伽罗!”赵琴说:“你告诉我,我想知道。”

凤伽罗看着赵琴半晌,赵琴一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两人对视了半天,凤伽罗无奈道:“好吧,我告诉你。”

十四岁那年,凤伽罗心爱的小狗误食毒物,口鼻流血死亡。

看着小狗凄惨的死状,凤伽罗哭了出来。后来,被闻讯而来的皇后斥责了一顿。他不仅没有得到安慰,反而因为软弱被罚饿着肚子睡觉。

凤伽罗躺在chuáng上,胃里像是火在烧,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最后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做起了噩梦。他从梦中惊醒,冷汗顺着背脊流了下来。也许是坐起来的动静太大,有人匆匆奔了进来,在账外小声说:“小王爷,我在这里,您喝点温水再睡吧!”

凤伽罗有些惊讶,因为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对他说话,侍女们一般都会问:“小王爷,您怎么了”。

拨开帏帐,一个女孩正跪在chuáng边,见他出来,立即递上一杯温水。这个女孩,他没见过。

凤伽罗问:“你是新来的吗?”

女孩回答:“是的。”

凤伽罗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回答:“柳儿。”

凤伽罗问:“几岁了?”

柳儿回答:“十二。”

是的,柳儿来到凤伽罗身边的时候只有十二岁。她聪明活泼,温柔可爱,凤伽罗很是喜欢。他向她倾诉自己的内心,开心也罢,悲伤也好,只要说给柳儿听,他就觉得开心能加倍,悲伤能减半。柳儿并不总是静静地听着,更多时候他们是在jiāo谈,谈着谈着话题就会越扯越远,等到发现时已足足聊了好几个时辰,两人不禁一起笑。

凤伽罗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柳儿,走到哪里都想带着她。于是,他的母后终于出现了。

“成大事者,怎么能被这些小事,这些卑贱之人所牵绊!”王后教训着他,并且命令他立即将柳儿送到远方去,从此再也不许相见,被他断然拒绝。

此事之后,凤伽罗和柳儿形影不离,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着她。

然后,百密终有一疏。有一天,凤伽奕叫凤伽罗前去议事。等他议完事出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在门外见到等候的柳儿。他发疯般地见人就问,得知柳儿被王后的人带去了王后的宫中。

等他跑到王后的宫中,却在一张chuáng上找到了柳儿,满面伤痕衣不蔽体的柳儿,还有……凤伽祺。

柳儿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在chuáng上躺了十天,凤伽罗日夜守着,守了十天。

可是,她还是趁着凤伽罗支持不住睡着的时候,用碎瓷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凤伽罗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那张美丽又苍白的脸,没有一丝生气。血污已经浸透了棉被。

“柳儿,我的柳儿……”凤伽罗悲愤地说:“凤伽祺,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哼!”凤伽祺说:“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赵琴对凤伽罗说:“凤伽罗,对不起,又让你痛了一遍。”

凤伽罗说:“好了,你的问题我说了,你可以过来了吧!”

赵琴点点头,说:“好,我这就过来。”说完,走了两步后又停住了,对凤伽罗说:“王爷稍等,我有话跟端王爷讲。”说着,转身走到凤伽祺的面前。

赵琴说:“端王爷,紫彤有话想对你说。”

凤伽祺看着她,问道:“你想说什么?”

赵琴说:“端王爷,你当年对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其实错不在你,对吗?”

“哦?”凤伽祺问:“何以见得?”

赵琴说:“凤王爷是在王后的宫中找到你和柳儿的,如果没有王后的默许,你怎么可能在那里对柳儿施bào呢?所以,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王后,而不是你,对吗?”

同类小说推荐: